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3部分

声,没料到会被冷枭翔的脚绊倒。
在向前扑倒的那一瞬间,她条件反射地回身,用右手猛然乱抓一气,希望能抓住点什么东西来防止自己跌倒。
“啊——!”这次的惨叫声是冷枭翔发出来的。
紧接着,只听“砰砰”两声巨响,罗莉和冷枭翔华丽丽地先后摔倒在木质地板上。
“我靠!你个腹黑的小屁孩!你干嘛绊我?”罗莉被冷枭翔压得差点喘不过气来,她无比气愤地向他投向了杀人般凌厉的眼神。
“臭丫头,你说谁是小屁孩?”冷枭翔痛得脸都变白了,声音也颤巍巍的,有点走调,“你还不快点放手?你想让我们冷家断子绝孙吗?”
“什么断子绝孙啊?你在胡说什么……”说到这里,罗莉突然回过神来,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的右手
果然,刚才她右手里抓住的东西不是别的,居然是冷枭翔小朋友胯下的那个什么……一根小黄瓜外加两个鸡蛋……啊,不对,是鹌鹑蛋!
回过神来后,尽管冷枭翔只是个十二岁的小正太,但罗莉的脸仍然刷地一下红了。她忙不迭地松了手,恶声恶气地骂道:“死正太!这是你自作自受,活该!”
“枭翔,你没事吧?”在一旁看完了整场好戏的安然,此时简直哭笑不得,试图将冷枭翔从罗莉身上拉起来,“快起来,我陪你到厕所里看看,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
在安然的搀扶下,冷枭翔吃力地站了起来,愤愤然盯着罗莉道:“臭丫头,我告诉你,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死定了!”
说完,他就气呼呼地转身,用手捂着被罗莉蹂躏过的下体,一瘸一拐地走向了厕所。
“噗——!哈哈哈哈……”看着冷枭翔那副悲催逆流成河的模样,罗莉顿时仰天狂笑,“死正太!你们老师没教过你吗?害人终害己!”
冷枭翔和安然刚走进厕所,就见张佣人急匆匆地从一楼赶了上来,冲进卧室便劈头盖脸地问:“莉莉,发生什么事了?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啊?周局长让我上来看看你和娇娇。”
“没事,没事!”罗莉连连摆手,然后好奇地问,“不过……娇娇是谁啊?”
“‘娇娇’是枭翔的小名……”张佣人的话还没说完,罗莉就喷饭了:“噗——!哈哈哈哈……一个男生居然叫‘娇娇’,笑死我了,哈哈哈……”
见罗莉笑得前仰后合,张佣人也忍不住笑了:“因为周局长特别想要女儿,所以提前就给她的孩子取名叫‘娇娇’,谁料生出来的又是个儿子,而局长又舍不得浪费了‘娇娇’这个名字,所以‘娇娇’就成了枭翔的小名。”
“就算是小名也很搞笑,哈哈哈……”罗莉用手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太喜剧了,腹黑的正太冷枭翔,小名居然叫娇娇?这个小名不仅很女气,还跟她家邻居的宠物狗同名……哇哈哈哈,捶地!
“哎,莉莉,”张佣人咳嗽两声,一本正经地提醒罗莉,“等会儿你可别跟枭翔哥哥说,是我说出了他的小名哟!否则他一定会生我的气!因为这几年来,他一直反对我再叫他‘娇娇’,可我从他小时候起就叫习惯了,所以现在总也改不了口。”
“哈哈哈,张阿姨,你放心,”罗莉俏皮地冲张佣人眨眨眼睛,“我绝对不会告诉枭翔哥哥,是你说他的小名叫‘娇娇’的。”
得到罗莉的保证后,张佣人的心里这才踏实了:“既然没事,那我就煮饭去了。对了,娇娇……哦不,枭翔和安然呢?”
“他们俩去上厕所了,马上就会回来的。”罗莉嘿嘿一笑。
“好吧,那你们慢慢玩哟,我下楼了。”说着,张佣人就离开了。
过了N久,当罗莉给芭比娃娃拧了N次发条后,当她翻来覆去地听了N次从芭比娃娃肚子里传来的音乐声后,冷枭翔和安然终于从厕所回来了。
“娇娇,你怎么样了?没事吧?”罗莉笑眯眯地看着冷枭翔,清甜的童音娇软得几乎可以腻死人。
一听“娇娇”这两个字,安然立马破功了,情不自禁地放声大笑:“莉莉,你是怎么知道枭翔的小名的?”
“罗莉!”冷枭翔的黑脸开始往茄子皮方向发展,“我数三声,你马上给我说‘对不起’,否则你就别怪我不客气!”
罗莉咯咯地笑,火上添油地问:“为什么要给你说‘对不起’啊?娇娇哥哥,我真的不知道我错在哪里了耶!”
“你!你到底说不说‘对不起’?”冷枭翔的鼻孔中好似要喷出火来。
“可是人家真的不知道人家错在哪里了呀?”罗莉嘟着粉嫩的小嘴,无辜地望着冷枭翔。她的声音嗲得让她自己都觉得一阵恶寒,鸡皮疙瘩也掉了一地……
“好!你不说是不是?我有办法让你说!”冷枭翔气得差点吐血,回头愤恨地对安然说,“安然,你到门外去帮我把风。如果有人上来了,你就咳嗽几声!”
“枭翔,你别生气了。”见冷枭翔真的发了火,安然有点担心了,“莉莉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儿而已,虽然她以前用鱼钩挂破了你的裤子,但刚才毕竟是你先绊倒她,所以她才……”
“废话多!叫你出去你就出去!”冷枭翔彻底火山爆发了,“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
“这……”安然不禁犯了难,好半天才勉强开口道,“好,我出去帮你把风,不过你不要乱来啊,顶多骂莉莉两句就算了。”
“啰嗦!我自有分寸!”冷枭翔不耐烦地一把将安然推出卧室门外,然后“砰”地一声关了门。
“你为什么要叫安然哥哥出去?”罗莉的嘴角剧烈抽了抽,“你该不会是想打我吧?”
冷枭翔冷哼一声,没有回答罗莉,反而走到桌前,打开电视,又摆弄起那种古老的电子游戏的卡带来。
金色的阳光透过洞开的窗户,轻轻地洒在了核桃色的地板上。
很快地,熟悉而悦耳的《超级玛丽》的音乐声就飘荡在房间内,让罗莉有了瞬间的恍惚。
“枭翔,你该不会是想跟我PK《超级玛丽》的游戏吧?”罗莉望着沉浸在阳光中的、冷枭翔那青春逼人的侧脸,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竟然有些感伤。
年轻就是好啊,跟冷枭翔比起来,心理年龄二十九岁的她,好像已经太老了……
“叫我‘枭翔哥哥’!没大没小的臭丫头!”冷枭翔气结地瞪着罗莉,又忍不住开口问道,“对了,什么叫‘PK’,什么叫‘正太’,什么又叫‘腹黑’?为什么你说的话我有时候听不懂?”
“噗哈哈哈哈……正太你真是个天然呆啊,哈哈哈哈……”罗莉狂笑不止,拼命用小手捶床。
“回答我的问题!‘天然呆’又是什么意思?”冷枭翔很不爽地提高了音调,这小丫头太可恶了!
“你真的想知道吗?”罗莉坐在床边,悠闲地翘起了二郎腿,同时坏坏地斜睨着冷枭翔,“想知道的话,就乖乖叫我一声‘阿姨’。”
“你!”冷枭翔完全没想到罗莉居然会冒出这么一句不伦不类的话来,顿时气得全部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只见他暴跳如雷地迅速调大了电视机的音量,然后恶狠狠地,一步一步向床边的罗莉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罗莉吓得吞了吞口水,顿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因为她这时才发现,正太不仅腹黑,而且完全可以说是可怕!想想看,他为神马要调大电视机的音量?当然是为了掩盖她的尖叫声或求救声!
年下攻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向我道歉。”冷枭翔的俊脸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那个……”罗莉苦着一张小脸,开始冥思苦想她到底错在了哪里。
不过很可惜,还没等她想起来,她整个人就被冷枭翔一把拎了过去,重重地按倒在他的膝盖上!
喂喂喂,这又演的是哪一出啊?晕死!
五岁的小萝莉还没来得及抗议,两条大腿上就感到了一阵冰冷的凉意——原来冷枭翔竟然撩起了她的裙子!
“冷枭翔,你快放开我!”罗莉急急忙忙地喊着,心中隐约有了不祥的预感。
冷枭翔冷笑两声,一把扯掉罗莉的粉色小内裤,让她光溜溜的白嫩小屁股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跟我说‘对不起’!”冷枭翔一边冷冷地开口,一边高高举起右手,猛然挥出,“啪”地一声打在了罗莉一丝不挂的小屁股上。
“啊——!放开我啊,你这个变态的死色狼!”罗莉没料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十二岁的小正太打屁股,不禁羞愤欲死,拼命挣扎起来。
“什么色狼!你这丫头的思想怎么那么复杂!”被罗莉骂成“色狼”,冷枭翔觉得有点尴尬,但他的手却毫不留情地再次用力打了她的屁股一下,“快说‘对不起’!”
“说你妹啊!你放开我啦!”罗莉的小脸蛋已经变得红如熟透的番茄,她力不从心地继续挣扎着,试图摆脱冷枭翔的魔爪,额……
“快说!”他气鼓鼓地说着,同时接二连三地向她的小屁股狠狠打去!
“啊——!好痛——”罗莉痛得惨叫不已,小屁股剧烈地摇摆着,就连眼泪也差点夺眶而出。
“你到底说不说?!”见罗莉并不屈服,冷枭翔便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啪啪啪”地重重往她的屁股上打了十几下。
“说你妈的头啊!死变态!”罗莉痛得龇牙咧嘴,索性和冷枭翔杠上了。
见罗莉还是不肯认错,冷枭翔有些意外,但同时也有些心虚了
本来他只是打算给罗莉一点小小的教训,好让她向自己说声“对不起”,可谁料打了这么多下,她也不道歉呢?
如果再打下去的话,搞不好会惊动他爸妈和她妈妈,到时候就麻烦了。更何况,他刚才一时冲动打了她这么多下,她的屁股已经又红又肿了,今晚她妈妈帮她洗澡的时候,很可能会发现她被人打过!
怎么办?冷枭翔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前思后想,他终于决定不再对罗莉痛下毒手。
“算了,看在你年龄小的份上,我就不再打你了。”冷枭翔一边说,一边想替罗莉拉起内裤,“不过,以后你要是再敢叫我‘娇娇’,我一定还会收拾你!”
“啊——!痛死了!你轻点!”罗莉尖叫起来,小屁股紧张得一阵痉挛。
“知道了。”冷枭翔又好气又好笑,只得放慢了动作,小心翼翼地替罗莉拉起了内裤,又把她从他膝盖上拉了起来。
罗莉苦憋地撅着小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没好气地瞪着冷枭翔:“我说娇娇,你打完了吧?就算上次我用鱼钩勾破了你的裤子是我不对,那现在我们俩也算扯平了!”
“……”冷枭翔满头黑线地搓了搓自己的双手,由于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缘故,他现在觉得手心火辣辣地痛,“你为什么不哭?你还真敢再叫我‘娇娇’,你就不怕我再打你?”
“切!谁怕你啊?”罗莉嗤笑一声,眼神中明显是对冷枭翔的不屑。
“……”冷枭翔哭笑不得。
话说他打架是出了名的厉害,所以学校里没有一个同学敢惹他,但谁料眼前这个所谓“神童”的小丫头,却居然一点儿都不怕他,还若无其事地继续叫他“娇娇”!
“娇娇,你敢不敢跟我玩《超级玛丽》?”罗莉兴致勃勃地转过身子,眼睛发亮地盯着电视机上超级玛丽的画面,“谁要是输了,就脱了裤子让对方用棍子打五十下屁股,而且不可以还手,也不可以向大人告状,怎么样?”
“……”冷枭翔的脸部肌肉不禁剧烈抽搐长达五分钟,“好,这可是你说的,我要把安然叫进来当裁判,免得你到时候耍赖。”
“没问题,谁耍赖谁是小狗。”罗莉玩味地斜睨着冷枭翔,心里差点连肠子也笑断了。
嘿嘿,小正太,你死定了!老娘马上就能把你刚才打我的巴掌连本带利地讨回来!想欺负我?哼哼,下辈子也没那个可能!
这时,只见冷枭翔打开房门,对站在楼梯口处把风的安然喊道:“安然,你进来吧!”
安然一脸纠结地走了进来,先是看了看罗莉,然后又忐忑不安地看向冷枭翔:“枭翔,你没欺负莉莉吧?”
“他当然欺负我了,他往我屁股上打了几十个巴掌,痛死我了!”罗莉努努嘴,不满地说,“所以我现在想报仇雪恨!我和他打算玩《超级玛丽》,输的人要被赢的人用棍子打五十下屁股,我们想让你当裁判。”
安然被一副小大人模样的罗莉逗乐了:“枭翔哥哥真的打你了?那你怎么没哭?估计是没打痛吧?”
“没打痛?”罗莉嗔怪地瞪安然一眼,“那你来试试!”
虽然罗莉现在的生理年龄只有五岁,但她的心理年龄毕竟二十九岁了,再加上她天生长着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所以她这嗔怒的模样,看起来竟是又娇又媚。明明是小女孩的脸蛋,眼神中却自然而然地平添了几分属于女人的妩媚风情。
于是乎,安然就被她这一眼看得心中升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往床边一坐,接着一把搂住了她的小蛮腰,略一用力,就将她抱在自己怀里。
“你干嘛?”她翻了翻白眼。
安然笑着亲了一下她的小脸蛋:“我来检查检查,看看枭翔哥哥是不是真的打了你?”
说完,他就伸手去撩她的浅粉色连衣裙。
“……”她呆若木鸡,直到安然已经扒掉了她的内裤时,她才回过神来,无比悲愤地用力抓住他的狼爪,同时仰天狂吼,“你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就想耍流氓啊啊啊?”
面对她血泪般的控诉,安然不禁尼加拉瓜瀑布汗,而冷枭翔则直接爆笑出声,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哈哈哈哈……安然,我忘了跟你说,刚才我打她屁股时,她就骂我是‘色狼’;没想到她现在还说你‘耍流氓’,哈哈哈……”
“笑什么笑!”罗莉恼羞成怒地吼出声。
他奶奶的,她身为一个成熟女性,可是今天居然已经被第二个小正太脱裤子了!天理何在,正义何存呐呐呐?!
“安然!你为什么要亲我?”罗莉奋力拉起自己的卡通猪粉色小内裤,同时对安然怒目而视,“难道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嗯?以后不准再亲我了!”
我靠,被小正太亲脸蛋的感觉真是太奇怪了!好吧,她不纯洁鸟,为毛她突然囧囧有神滴想到了“年下攻”这三个字?捂脸……
“为什么不能亲你?”安然好笑地看着罗莉,“你那么小,根本算不上女生。”
话音未落,他又坏坏地故意往她的脸上很响亮地亲了一下:“啵!”
“你……”面对安然这样无赖的笑面虎,罗莉简直欲哭无泪,只好自认倒霉地用手背抹掉脸上的口水,“我怎么不算是女生了?我不是女生难道是男生吗?”
冷枭翔狂笑不已:“就你那样的也算是女生?你看看你,身材就跟搓衣板一样!如果放两颗葡萄干在你后背上,估计别人都分不清楚你的前胸后背了!”
“死娇娇,我现在还没发育好不好!”两辈子以来第一次被嘲笑平胸,罗莉顿时气得吐血N升,张牙舞爪地扑过去就想掐住冷枭翔的脖子。
因为吧,重生前的罗莉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波霸,拥有性感得让男人流鼻血的G奶哦!G奶是什么概念,你懂的……
“好好好,你还没发育,行了吧?”冷枭翔一边大笑,一边轻轻松松地抓住罗莉的两只手腕,“你不是说要玩《超级玛丽》吗?什么时候开始玩?”
“现在就开始吧!”罗莉咬牙切齿地回答,“先说好,我们每个人只能用一条生命来通关,可以选集。谁通过的集数更多,谁就赢了。
“没问题,你先来还是我先?”冷枭翔懒洋洋地松开罗莉的手腕。
“你先吧!”罗莉不假思索地说。
“好!”冷枭翔答应得很爽快,“安然,你来当裁判,防止她输了以后耍赖。”
夕阳西下,冷枭翔操纵着他的玛丽上下跳跃,吃蘑菇、踩乌龟、得金币、爬升天藤……畅通无阻地冲到了8—3,直看得一旁的罗莉心惊肉跳:没想到这小屁孩那么厉害哇,8-4就要翻版了啊,内牛满面……
SM角色扮演
正当罗莉无比郁闷之时,突然,一个不小心,冷枭翔的玛丽就被天上的娃娃云吐出的刺猬给蛰死了!
“哈哈哈,该我了!”罗莉放声大笑,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活动筋骨,准备大战一场。
冷枭翔斜睨了罗莉一眼:“别高兴得太早,我就不信你能通过8-3!”
“嘿嘿,那我们就骑驴看剧本——走着瞧吧!娇、娇!”罗莉哈哈大笑,两只小手左右开弓,毫不客气地捏住了冷枭翔的脸颊。
“没大没小!”冷枭翔抓狂了,“啪”地重重打掉罗莉的手,“叫我‘哥哥’,不准再叫‘娇娇’!”
“我就要叫,你能把我怎么样?”罗莉冲冷枭翔扮了个鬼脸,然后拿起了游戏机的手柄。
冷枭翔脸色铁青:“你就得意吧!等会儿你要是输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二十分钟后。
只见罗莉轻车熟路地把《超级玛丽》翻版,然后回头冲已经石化的冷枭翔贼笑:“哎呀,怎么办呢?人家一不小心就翻版了耶,不好意思哦,娇娇哥哥!”
“……”冷枭翔的脸比锅底还黑。
“枭翔,看来罗莉是你的克星啊,你就认命吧!”安然强忍住笑,同情地拍了拍冷枭翔的肩膀。
“愿赌服输,你们等着,我马上回来!”冷枭翔牙痒痒地扔下这句话,愤愤然地走出卧室。
“咦?他去干什么了?”罗莉一时没回过神。
安然捧腹大笑,笑得形象全无:“肯定是找棍子去了!”
“有道理,哈哈哈哈……”罗莉也跟着狂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冷枭翔回来了,但手里却并不是拿着一根棍子,而是拿着一条……皮鞭!
“我没找到棍子,你就用马鞭打我吧!”冷枭翔紧绷着一张极品正太脸,说得一本正经。
“噗……”罗莉直接喷饭了。马鞭?敢情你是想跟我玩SM啊?好重的口味啊,哈哈哈!
“我真的没找到棍子,”冷枭翔见罗莉大笑不止,还以为她不相信他,于是忍住怒气解释道,“这条马鞭打人也很痛的。”
“哦,那我就将就一下吧,哈哈,你这马鞭是从哪里来的?”罗莉接过马鞭,笑得就像偷到五百只鸡的小黄鼠狼。
“是我叔叔给我的。他以前是马帮,所以给了我好几条马鞭,这条鞭子还是最短最小的。”冷枭翔一边回答,一边考虑着要不要让安然出去,毕竟他脱掉裤子被一个五岁小丫头打屁股的确是很丢脸的事。
“行,小样儿你挺聪明的啊!”罗莉威风凛凛地“啪啪”甩了几下马鞭,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你故意拿条最短最小的马鞭给我,免得把你打痛了,是不?”
冷枭翔嘴角抽搐了几下:“我是看你年龄小,太长的鞭子你拿起来不方便!”
“哎呦,娇娇哥哥,你真的好好体贴哦,我好好感动哦!”罗莉奸笑几声,“啪”地将皮鞭猛然一抖,“废话少说,给老娘躺到床上去!”
一见罗莉小人得志的架势,冷枭翔无语地看向安然,用眼神示意他出去。
谁料,安然不但不出去,反而笑着调侃道:“哈,你冷枭翔也有今天啊?放心,莉莉还小,就算你被她用马鞭打五十下,也肯定不会痛的。”
说完,安然就过去关上卧室门,然后慢悠悠地走到床边,笑眯眯地看着罗莉道:“莉莉,既然枭翔哥哥刚才打了你的屁股,那你现在就使劲用鞭子抽他。别怕,安然哥哥会保护你的。”
“咳咳咳……”罗莉被口水呛得咳嗽不止,又来了一个腹黑的大尾巴狼啊!本来看安然一副温润如玉的白衣少年模样,她还以为他很温柔很善良呢!
“安然,你不要落井下石!”冷枭翔的脸色堪比猪肝,他开始暗自腹诽自己是否交友不慎。
“娇娇小娘子,快脱了裤子躺到床上去啊,大爷我已经等不及了,哇哈哈哈!”罗莉笑得Yin荡无比,甚至还猥琐滴抖了几下肩膀。
冷枭翔狠狠地瞪了罗莉一眼,走到窗户前拉上了淡蓝色的落地窗帘,这才折回来,忍辱负重地开始解裤子皮带。
见状,罗莉笑得差点昏过去:臭小子,今天姑奶奶就用鞭子让你长点儿记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打我?!
很快地,冷枭翔就脱掉了黑色牛仔裤,仅穿一条骚包的黑色四角内裤,面朝下地躺到了床上。
罗莉嘿嘿地奸笑:“内裤也要脱哦,刚才你打我的时候,也脱了我的内裤的。”
“……”冷枭翔转过头,用阴森森的目光向罗莉投射飞刀。
“快点脱裤子啦,是你自己说的‘愿赌服输’嘛!”罗莉瞪圆了大眼睛,“难道你想耍赖吗?”
“谁说……谁说我要耍赖了?”冷枭翔别别扭扭地嘀咕着,白皙漂亮的正太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粉红色,“刚才我们又没约定说要脱内裤,只说要脱裤子。”
“切!就知道你要耍赖,没意思,我不跟你玩了。”罗莉生气地将马鞭甩到地上,转身就要离开卧室。
什么嘛,她千算万算,怎么就在节骨眼儿上失策了呢?早知道刚才就该跟冷枭翔约定好“脱掉内裤打屁股”,嘤嘤嘤嘤……
“哎,你别走,我脱就是了。”冷枭翔知道罗莉是想报他打她屁股的仇,再说他也不想背上“耍赖”的坏名声,于是一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挡住了罗莉的去路。
罗莉还没反应过来,冷枭翔就在她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扒掉了自己的内裤,又随手把内裤往床上潇洒地一甩:“我现在已经脱内裤了,你过来打吧!”
“……”这回轮到罗莉傻眼了,几秒钟后,她才“啊”的尖叫一声,满面通红地用双手捂住眼睛。
晕死!这十二岁的小屁孩居然已经发育了,那她以后会不会长针眼儿啊?!
见她害羞成这个样子,冷枭翔反而坦然了,奸笑着戏谑道:“丫头,你不是想打我屁股吗?但现在你连我的屁股都不敢看,那你还打个屁啊?!”
罗莉一口鲜血直接喷出来:“我怎么不敢看你的屁股了?你给我躺到床上去!”
冷枭翔笑个不停,果然乖乖地躺到床上,光溜溜的屁股朝上:“我躺好了。”
闻言,罗莉怒冲冲地放下遮在眼睛上的双手,又蹲下身拾起地板上的马鞭,走到冷枭翔身边,二话不说就“啪”地一下抽在了他的屁股上!
不过很可惜,由于她年龄小,手劲也小,所以她这一鞭子打下去,不但一点儿也不痛,反而像是在替冷枭翔挠痒痒。
“用点力,太轻了。”冷枭翔轻笑一声,转过上半身,用右手臂支着脑袋,饶有兴趣地看着罗莉。
可恶的小屁孩!我让你嚣张!
罗莉气得浑身发抖,小手一扬,鞭子化作一道褐色的波浪,翻滚着向冷枭翔接二连三地抽去。
此时此刻,旁边的安然已经笑得浑身抽搐,甚至直接笑趴在桌子上。
啪!啪!啪……
就这样抽了冷枭翔三十鞭后,罗莉累得手都酸了,可冷枭翔还是笑嘻嘻地看着她,那得意洋洋的小样儿相当欠扁。
“还剩二十鞭,我打不动了,我们换个玩法。”罗莉踢掉白色软底凉鞋,气鼓鼓地爬到冷枭翔的背上坐下,“你来当大马,我来骑,你驮着我在床上走五圈,我就不打你了。”
“……”冷枭翔黑线又黑线,他现在还光着屁股好不好?
“莉莉,你可真是个活宝啊!”安然的眼泪都笑出来了,他一边大笑,一边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床边,“这样吧,你不要再打枭翔哥哥了,让他穿上裤子,免得着凉了。安然哥哥给你当大马,好吗?”
罗莉想了想,嘟着嘴从冷枭翔背上起身:“那……好吧!”
“安然,你这句话才像句人话!”冷枭翔满意地点点头,拎起内裤开始穿。
等冷枭翔下了床后,安然便上了床,跪趴在床上,笑着对罗莉说:“上来吧!”
见安然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罗莉顿时童心大起,欢呼一声,果真屁颠屁颠地跨坐在安然的背上。
“坐好了,大马要开始跑了。”安然朗笑出声,“哦,对了,莉莉,我想提醒你:如果你想上厕所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千万不能尿在我背上啊!”
“知道了!”罗莉立马庐山瀑布汗。我靠,安然这小正太还真把老娘当成五岁小孩了?!
想到这里,她打算来一场轰轰烈烈的SM角色扮演。于是乎,她重重甩了一下鞭子,大叫道:“驾!”
安然哈哈大笑,四脚并用开始往前爬,绕着大床转圈。
“驾……驾……驾……”罗莉越玩越兴奋,手里挥舞着鞭子,一双白嫩嫩的小脚丫在半空中不停地晃啊晃。
哈哈,挺好玩的嘛!当女王就是爽啊!叉腰狂笑ing……
话说安然哪里知道罗莉的这些龌龊心思?驮着她走了好几圈后,他停了下来,笑道:“莉莉,玩够没有?下来了吧,等会儿该吃晚饭了。”
“哦!”罗莉看安然也爬累了,只好恋恋不舍地从他背上下来。
“安然,谢了。”冷枭翔这时已经穿好了牛仔裤,双手环胸,含笑站在床边,“多谢你帮我解决这个麻烦精。”
“你才是麻烦精呢!”罗莉从鼻子里冷哼一声。
“怎么?又生气了?”冷枭翔一边问,一边拿起床头柜上一个包装精美的玫瑰红礼品盒递到罗莉手中,“给你,别气了,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倒霉透顶
“啊?你还给我准备了礼物?”罗莉无比惊讶,嘴巴大张得几乎可以吞下鸵鸟蛋。
“那当然,我和安然事先都给你准备了礼物。”冷枭翔似笑非笑地说,“不过呢,当我发现我妈想收的干女儿居然是你之后,我就不想把礼物送你了。”
“那你现在干嘛还送我?”罗莉翻翻白眼。
冷枭翔貌似无奈地摊手,懒洋洋地道:“没办法啊,等会儿吃完晚饭你就要回家了,要是到时我妈发现我没送你礼物,一定会生气的,所以……”
说到这里,他轻轻捏了捏罗莉的小脸蛋,眼中有笑意闪过:“便宜你了,臭丫头。”
切!别扭的小屁孩!罗莉努努嘴,低下头打算拆开礼品盒。
撕掉玫瑰红的包装纸后,一个很漂亮的雕花原木盒子出现她面前。她好奇地眨眨眼,打算打开盒盖。
谁料,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把这盒盖打开。
“枭翔,你送我的是什么礼物啊?”努力了半天却徒劳无功,罗莉只好可怜巴巴地看着冷枭翔,“我打不开盒子,要不你帮我打开吧?”
“没门。”冷枭翔双手插在裤兜里,酷酷地看着罗莉坏笑,“你自己搞定!”
罗莉料定冷枭翔不会帮她,于是只好咬了咬下嘴唇,用小狗般乞求的眼神望向安然:“安然哥哥……”
“安然他不会帮你开盒子的,你乘早死了这条心!”安然还没表态,冷枭翔就迅速打断了罗莉的话。
靠,死小孩!罗莉正想对冷枭翔破口大骂,门外却突然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
由于安然离门最近,所以他上前几步,将门打开——原来是赵芸和周局长来楼上找他们了。
“你们在楼上玩些什么呀?吃饭了哦!”周局长笑盈盈地说。
“周阿姨!”罗莉像看到救星一样迎了上去,把木盒举高到周局长的面前,“你来得太好了,帮我打开这个盒子好不好?这是枭翔哥哥送我的礼物,但我怎么也打不开。”
“哦?是不是你力气太小了,所以打不开啊?”周局长接过木盒,笑得很温婉,“那阿姨就帮你开好了。”
说着,周局长就用左手托着木盒,右手去开盒盖。
“妈,不要……”冷枭翔大叫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话还没说完,周局长就打开了木盒。
“砰!砰!砰!”
几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之后,五彩缤纷的烟火从盒子里高高地喷射而出,直冲天花板!
“啊——!”
周局长、赵芸和罗莉同时吓得尖叫起来,而周局长也条件反射地慌忙扔掉了手中的木盒。
惨了,这下死定了!冷枭翔暗暗叫苦,拔腿就往门外跑去,想乘老妈还没反应过来之时溜之大吉。
谁知,他的动作快,周局长比他更快!
“冷枭翔!你给我站住!”周局长暴跳如雷地一把拽住冷枭翔的胳膊,“这就是你送给莉莉妹妹的礼物?这么危险的礼物怎么可以拿来送人?幸好刚才打开盒子的是我,假如是莉莉打开盒子,万一那些火药不小心炸伤了她,那该怎么办?”
“妈,那些不是火药,是烟花。”冷枭翔心虚地低下头。
原本,他是打算用整人礼品盒吓唬一下罗莉,然后再塞给她一本童话书作为礼物,威胁她不准把礼品盒的事说出去的,可谁料礼品盒居然被他老妈打开了呢?他真是太倒霉了!
“烟花难道不是火药做的吗,每年春节时被烟花爆竹炸伤的人难道还少吗?”周局长气急败坏地扬起手,重重地甩了冷枭翔一个耳光!
“啪!”冷枭翔白皙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个清晰的鲜红巴掌印!
“哎呀,小萍,你别再怪枭翔了。”赵芸赶紧拉开周萍,好言劝说道,“他还小,不懂事,你好好跟他说啊,千万不要再打他了!”
“是啊,周阿姨,你不要生气了。”安然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于是也着急地替冷枭翔求情,“枭翔送莉莉的是整人礼品盒,是绝对不会伤到人的,你看我们几个人不是都没事吗?”
“行了,下楼吃饭!”周局长并未消气,反而严厉地提高了音调,“枭翔,由于你这次犯了错误,所以妈妈要扣你一个月零花钱!再罚你洗一个星期的碗!”
见周局长对冷枭翔如此严格,罗莉的心猛然一跳:根据她重生前的历史发展,冷枭翔只能活两年了!如果到时他出车祸身亡,那么周局长会不会因为曾对他如此严格而后悔?
想到这里,罗莉突然浑身冰凉,急切地抓住周局长的手:“周阿姨,你不要再生枭翔哥哥的气了,好不好?其实我觉得他送我的礼物很有趣,我真的很喜欢!”
顿了顿,罗莉又急急忙忙地补充道:“所以,你不要扣枭翔哥哥的零花钱,也不要罚他洗碗,好不好?”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愣。
几秒钟后,还是冷枭翔最先反应过来:“小丫头,你装什么好人啊?不用你帮我求情!”
“枭翔哥哥……”罗莉莫名其妙地鼻子一酸,“我没有装,我真的不希望你受罚……”
“小萍啊,你就不要再责怪枭翔了。”赵芸继续劝慰着周局长,“你看,我们莉莉多担心枭翔,都快急哭了!”
“呃?”闻言,周局长铁青的脸色稍有缓和,她低头看向罗莉
果然,就如赵芸所说,小丫头眼圈红红的,两只小手怯生生地抓着自己的手,看样子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莉莉……”周局长的怒气瞬间消失了,她怜爱地摸摸罗莉的头顶,“周阿姨听你的,不罚枭翔哥哥了,我们下去吃饭吧!”
“谢谢周阿姨!”罗莉忍不住扬起嘴角,对周局长灿烂一笑。
呵呵,事实上她根本就不是为冷枭翔受罚的事难过,而是为他两年后就要死翘翘的事伤感!不过,周阿姨和老妈又怎么可能知道她的想法呢?耸肩……
窗外的天色渐黑,客厅里,一盏奢华的水晶烛台吊灯,在天花板上散发着璀璨的金色光芒。
现在是吃晚饭的时间,只见周局长接二连三地给罗莉夹排骨、肉丝,笑道:“莉莉,你正在长身体,多吃点哦!”
“谢谢周阿姨!”罗莉甜甜一笑,露出脸颊边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看上去有说不出的娇俏可爱。
“乖孩子,不用谢。”周局长越看罗莉越觉得喜欢,想让冷枭翔今后娶罗莉的念头又添了一分。
然而,在刚才周局长、赵芸和冷锋的聊天中,冷锋却并不同意让罗莉成为冷家的媳妇,只说愿意收罗莉为干女儿。因为他认为冷枭翔和罗莉都还小,更何况婚姻的事应当由儿女自己做主,做父母的不宜过多插手。
听冷锋那样一说,周局长非常郁闷,但也不得不同意了冷锋的看法;至于赵芸,她认为自己家的经济条件和冷家有着天壤之别,所以对冷锋不愿意跟她做亲家也表示理解。最后,三人说定了,将罗莉收为周局长的干女儿,至于冷枭翔和罗莉以后能否结婚,顺其自然就好。
“莉莉……”周局长犹豫了一下,笑着道,“周阿姨和冷叔叔都非常喜欢你,你给我们当干女儿,好不好?”
“哈?”罗莉眨巴两下眼睛。
刚才在车上,周阿姨不是还和自己的老妈说什么“指腹为婚”吗?为什么现在周阿姨又打算收自己为干女儿了?难道……应该是冷叔叔不同意这件事吧!
哼,不同意更好!我才不想嫁给那个腹黑又毒舌的小屁孩冷枭翔呢!
思及此,罗莉笑嘻嘻地看着周局长:“好!谢谢干妈,谢谢干爸!”
见状,赵芸和周局长相互对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地开始庆幸年幼的罗莉不知道什么是“指腹为婚”。
“枭翔,以后莉莉就是你的干妹妹了。”周局长清清嗓子,宣布了她的重要决定,“我、你爸爸还有赵阿姨已经商量好了,以后的每周一到周五,莉莉都住在我们家,我会专程为她收拾一个房间;至于周末,莉莉就回她家去住。”
“什么?!”罗莉惊讶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冷枭翔的脸部肌肉则开始剧烈抽搐。
“莉莉,你不要怪妈妈呀!”见罗莉脸色不佳,赵芸立刻解释道,“妈妈和爸爸平时工作很忙,等你上了小学后,我们根本就没空照顾你,也没空给你煮饭和检查作业。周阿姨家里不仅有张阿姨煮饭,还有专门的家庭老师给你和枭翔哥哥补课,你如果住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比在我们家里过得好,学习成绩也会更好。”
他帮她洗澡?
“我知道了,妈妈,我没有怪你。能住在枭翔哥哥家里,我很高兴。”罗莉轻轻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老妈说的都是真的。
因为在前世,她并没住到冷枭翔家里来,而老爸老妈没空管她,所以就专门请了一个保姆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保姆的工资每个月都是好几百块钱,在当时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见罗莉居然在叹气,冷枭翔微微皱眉,只觉得她眼中似乎流露出一种不符合她年龄的忧郁和无奈。
她到底为什么叹气?刚才又为什么帮他求情?冷枭翔的心里藏着无数个问号,可他现在又不能直接问罗莉。
“既然莉莉也同意了,那事情就这样定了。”冷锋笑着说,“张姐,你吃完饭后把枭翔卧室旁边的那间卧室收拾一下,今晚莉莉要在这里睡。”
“爸,你没必要那么心急吧?”冷枭翔冷着一张俊脸,“你那么心急地想让罗莉住进我们家,我这个当儿子的会吃醋的,你怎么能重女轻男呢?”
“枭翔,你爸爸不是重女轻男,你千万别误会。”赵芸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是因为我和你叔叔明天想到L古镇去玩,所以这几天就想把莉莉留在你们家。”
“…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