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6部分

0鲜币)三日缠满-30(真的是合奸…)
  双腿被轻松的分开,柳易尘抽出手指後,便试探性的把自己的Rou棒抵在柔软的洞口。柔软的|丨穴口很轻易的吞下了巨大的Gui头,柳易尘一阵狂喜,一个用力──
  噗滋一声,粗长的肉茎全根没入。
  “嗯啊……”林天龙发出一声粘腻的呻吟,後|丨穴猛然缩紧,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唔……”柳易尘被这突如其来的紧缩夹的差点射了出来。连忙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的心神,把林天龙的双腿挂在自己的手臂上,狂浪的狠插猛干起来。
  “哈啊……柳……啊……易尘……你这……混蛋……轻……唔……轻点……”林天龙的一句话被猛烈的撞击撞成了破碎的呻吟。
  狂暴的抽插带来的是剧烈的快感,一股一股彷如潮水般的舒爽感觉,让他快活无比。
  眼角微微发红,他用无力的双手撑住柳易尘的胸膛,绸缎般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手指无意中摸到一个突起,带著老茧的指腹轻轻的摩擦了几下,立刻听到了柳易尘湿润的声音。
  “嗯啊……天龙……唔……你想让我快点射出来吗。”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胸部也会如此的敏感。刚刚被粗糙手指摩擦的时候,一瞬间的电流居然让他的欲望生生又胀大了几分。
  柳易尘摆动著腰肢,狠狠撞击身下这句强壮的身体,林天龙脸上那种难忍欲望却又强自按捺的神情简直让他疯狂。
  感觉到自己身後的东西似乎又胀大了一圈,林天龙吃惊的看著柳易尘……这家夥是怪物吗……
  很享受对方脸上吃惊的表情,柳易尘仿佛吃了春丨药一般,撞击的更加猛烈。
  “他妈的……你……啊,慢一点……”林天龙简直都要哭出来了,他真是後悔的要死,刚才真是鬼迷心窍了,怎麽就放人柳易尘对自己做了这种事呢。
  看到身下的大汉被快感侵蚀的眼角泌出了泪水,柳易尘只觉得自己脑海中嘎!一声,什麽东西……断掉了。
  “唔……天龙……你的小嘴好棒……简直都要爽死我了……”柳易尘眼睛里放出危险的光芒,嘴里开始连绵不绝的吐出一些连林天龙这个强盗听了都会脸红的Yin词浪语。
  “唔……哥哥的大Rou棒操的你很爽吧……”
  “唔……你真是天生就是要被我操的……看,你的小嘴把我含的这麽紧。”
  “呵呵,天龙,你看,你的小嘴一缩一缩的,舍不得我拔出来呢。”
  “我……”林天龙瞠目结舌,这柳易尘怎麽又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什麽?”柳易尘斜斜的抛了个眉眼给他。“哦,我知道的,你还要是不是?放心,我保证会喂饱你这张Yin荡的小嘴的。”
  “去……你妈的……啊……我……没……”林天龙来不及解释的话语被撞击的语不成调,双手撑住他的胸膛,只剩下喘气的份了。
  纤细的腰部有力的摆动著,柳易尘看著身下的林天龙感觉到无比的满足,嘴里还在不停的说著一些让林天龙羞愤欲死的话,但从林天龙肿胀的开始颤抖的分身来看,这种带著强烈羞耻感的快感已经快让他高潮了。
  伸手摸上林天龙粗大的分身,红嫩嫩的分身被手指一碰,便迫不及待的从顶端的小口冒出一些白色的液体。
  “唔……天龙的这根也很粗呢,呵呵,可惜,他只能被我欺负欺负了,没什麽机会一展雄风了。”柳易尘抚摸著手中的肉柱,调笑道。
  “放屁!老子……唔……想用……就用……被你欺负个毛……”林天龙顶著一张通红的脸,强硬的说道。
  “是吗?呵呵……”柳易尘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停下了动作。“看样子,我应该让天龙认识到,为人夫的责任呢。”
  “去你妈的……为人夫……唔……老子……老子……要休了你……”柳易尘一停下动作,後|丨穴那种搔痒的感觉开始突然爆发出来,贪婪的肠壁立刻不知餍足的蠕动起来,仿佛勾引著体内的Rou棒继续抽插。
  “休了我?”柳易尘脸上的表情越发危险了,体内灼烧的欲火同样刺激著他,可是他觉得,似乎应该给林天龙一个教训,让他清楚的认识到,他──柳易尘才是他的男人!别人想碰这具诱人的身躯?门都没有!
  此时,林天龙的理智已经快被烧光了,要不是硬挺著一口气就是不想松口,说不定此刻他已经开始自发的摆动腰部寻求快乐了。
  舔了舔干燥的唇瓣,柳易尘绽放出一个迷人至极的微笑。他轻轻俯下身,在林天龙耳边柔声说道:“天龙,我想,应该让你知道,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柳易尘的人。”
  “放……啊……”嘲讽的话还没出口,林天龙已经被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撞击顶昏了。
  Yin靡的肠壁热烈的欢迎著来侵犯的Rou棒,争先恐後的摩擦著,体内最敏感的一点被巨大的Gui头不断的顶弄,摩擦,肉|丨穴里分泌出的透明汁液沿著股沟滑落到床上,濡湿了一大片床单。
  “啊……嗯啊……唔……停……”林天龙忘情的低吼,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了,肌肉纠结的大腿紧紧的夹住柳易尘的纤腰,腰部随著柳易尘的撞击而摆动。
  “停?”柳易尘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是不要停吧。天龙,你可真不诚实。呵呵,是不是很舒服。”
  “啊……好……好舒服……”挺立的分身被柳易尘灵活的手指不断的玩弄著,後|丨穴贪婪的肠壁也一根粗大的Rou棒填满了,两处涌来的,如潮水般的快感已经彻底淹没了林天龙的神智。
  “乖……就是这样。把你的感觉都告诉我。”柳易尘眉梢露著笑意,继续用轻柔的话语引诱著。“说你喜欢我……天龙。”
  “唔……什麽……”林天龙睁大茫然的双眼,合不拢的嘴角流出透明的涎液,似乎搞不懂柳易尘在说什麽。
  (10鲜币)三日缠绵-31(合奸之後…)
  柳易尘低下头,煽情沿著涎液滴落的痕迹同舌尖轻舔,直到回到嘴角处,才尽情的侵入对方的口腔,强迫那条厚实的舌头与之共舞。
  “唔……唔……”可怜的林天龙本就被强烈的快感击打的无法思考,被堵住的口腔更是无法提供充足的氧气,此刻他脑子基本上已经彻底停止了工作。
  “乖……天龙,说我是你的男人。”柳易尘用轻柔的声音说著。
  “唔……男人……”林天龙喃喃的说著。
  “说,柳易尘是林天龙的男人……”柳易尘继续勾引著。手上套弄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唔……不要……停……还要……”林天龙扭动著粗实的腰,伸手抓住刚停下了动作的柳易尘的手,示意他继续动。
  “呵呵……乖,说我是你男人,我就继续哦。”柳易尘的声音说不出的勾人。手上也开始缓慢的套弄起来。
  “嗯啊……柳易尘……唔……是……哈啊……我……男人。”欲望得到了满足,林天龙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句话。刚才失去的理智似乎有回笼的迹象。
  “快说……你最喜欢被我的大Rou棒操了……”柳易尘的呼吸很急促,该死的,他快要不行了,但是他一定要让林天龙说出这句话。
  “唔……”林天龙咬紧了下唇,脸上涌起的血色简直让人怀疑他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
  “快说。”柳易尘忽然握紧了手中的Rou棒,紧紧的箍住根部。这让即将达到高潮的林天龙生生被憋在那里。
  “唔……放开……”林天龙真的要哭了,被人握住命根子的感觉实在难受了,更何况还是在他即将高潮的时候。
  “说了我就放开……天龙,不过是一句话而已。”柳易尘轻轻顶弄了两下,这下,连搔痒的後|丨穴也开始向林天龙抗议了。
  “你……他妈的……”林天龙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瞪著柳易尘,这该死的混蛋明显是在趁火打劫。
  如果这要是严刑拷打,林天龙说什麽也不会屈服,但是这种欲望得不到发泄的感觉实在是太难熬了,即使神智已经回笼也抵抗不了这种折磨。
  “……”咬牙切齿的看著柳易尘,发现对方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林天龙恨恨的咬著牙,最终。
  “他妈的,老子最喜欢被你操!行了吧!”咬牙切齿的说完,林天龙缩了缩後|丨穴,让柳易尘快动。
  虽然和自己的原话不一样,不过深明见好就收的道理,柳易尘自然是松开了手,剧烈的摆动腰部,操弄著柔软的後|丨穴,最终把两人同时送上高潮。
  “唔……天龙你好棒。”柳易尘趴在林天龙身上,软掉的Rou棒还没有拔出来,甜腻的亲吻著浑身上下只有眼睛能动的林天龙,满足的不得了。
  “混蛋……”恶狠狠的说完,林天龙最终还是没能抵抗住全身泛起的疲惫,沈沈的睡了过去。
  看著林天龙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柳易尘从他身上爬了起来,露出一丝苦笑,这下糟糕了,本来想温柔的做,没想到,林天龙的一个表情,就能让自己不受控制的露出粗鲁的本性,这下子等他起来,肯定会炸毛了,唔……应该怎麽安抚才好呢。
  算了,不想了,等他醒过来再说吧。柳易尘果断的下了一个决心,毕竟,面独一林天龙这种直线思维的动物,说不定只要被他打两拳就可以了。
  低下头,注意到床上林天龙粘腻的身体,柳易尘微皱眉心,穿上衣服後,打了一盆温水,小心翼翼的给他清理安静。
  出乎柳易尘的意料,醒过来的林天龙并没有暴怒,或者对他拳打脚踢,只是用一副很若有所思的表情对著他,仿佛在思考什麽深奥的问题。
  看到林天龙这副样子,柳易尘是彻底的懵了,想要讨好却又找不到什麽合适的理由,只能眼睁睁看著林天龙穿好了衣服,走出门,出门前还特意打了个招呼,自己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默默的看著林天龙离开,柳易尘的心里,仿佛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想要跟出去,却又怕真的惹怒了他,万一他一走了之怎麽办。
  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坐在床上发呆。
  其实相对於林天龙表面上的平静,此刻他的心里正刮著足以引起海啸的飓风。从衙门出来之後,他便急匆匆的赶到了平安镇附近的一个小树林里。
  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蹲了下去,双手揪住自己的头发,脸色在一瞬间变得粉红。如果他不承认,没人会知道如今这个一脸羞涩的男人是当初困龙山上面的那个山贼头子。
  “他妈的,这该死的柳易尘到底搞什麽。”林天龙一边揪自己的头发一边嘟囔著说到。其实他也明白,他心里或多或少肯定是喜欢柳易尘的,不然昨天一开始也不会放松柳易尘就那样做了下去。
  虽然後来事情的发展稍微有些出乎意料,而且柳易尘的表现也让他很……羞耻,但总的来说,他昨天还是很舒服的。
  再加上事後柳易尘以为他睡著了,所以小心翼翼的替他清理身体,当他感觉到自己的後|丨穴探入一根纤细的手指的时候,他的脸上开始发烧,肠壁也不受控制的蠕动。柔软的触感引导著体内的液体流了出来,随後又被一层温暖的湿布擦拭掉,最後又轻柔的替他擦干净身上的粘液,然後盖上被子。
  这种小心呵护的感觉让林天龙简直甜到了心里。
  莫名的……他今天早上醒来,看到那个看起来很斯文的柳易尘的时候,居然猛的蹦出一个想法,昨天那个有些粗鲁的柳易尘似乎也不错。
  当这个想法出现的时候,他真是吓了一大跳。
  该死的,自己中了什麽邪了,昨天被那个混蛋这样那样,那样这样,最後还被逼说了那麽多羞耻的话,自己居然还觉得那家夥不错,脑子出问题了吗?
  (10鲜币)三日缠绵-32(华熊悲剧的开始)
  无法面对柳易尘那张美豔的脸,因为他发现,只要自己看著他,思绪就会不受控制的往某些不纯洁的方面联想,无奈,他只好先跑了出来,找个安静的角落,好好捋一捋自己和他的关系。
  林天龙此刻有点说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感觉,隐隐约约中,他也能感觉到柳易尘对他的感情,虽然他一开始只是感慨於柳易尘的美貌,心里并没有哪方面的想法,但是後来几次的肌肤相亲中,自己除了心里对被压有点怨念,但身体上却是舒服的不得了,而且,他也不明白,为什麽每隔那麽几天,自己就想要的受不了,甚至有时候还会想要主动把柳易尘往床上拖……
  “妈的……难道老子天生就是让人压的命麽……”林天龙有些愤愤不平,想他也是雄纠纠气昂昂的男子汉,被柳易尘那种美貌纤细的人压在身下,真是让他有点不爽。
  “呃……难道老子天生喜欢男人?”林天龙试图在脑子里想象寨里的猴子撅著嘴要亲他的样子……
  “呕……”林天龙忍不住想吐……
  “我靠……太他妈恶心了。”林天龙脸色发青,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试图把刚才的恐怖画面从脑子里面拍出去。
  “难道我真的那麽喜欢那个柳易尘?”林天龙有些苦恼,按理说,山贼和捕快应该是天生就对立的,但是这个柳易尘的所作所为,还真是让他无法讨厌……
  一想到柳易尘,林天龙的脑子里开始勾勒出柳易尘赤裸著身体,压在自己身上卖力律动的场景。
  裤裆里的东西立刻受到了影响,开始鼓胀起来,身後那个隐秘的地方也在不住的蠕动,|丨穴口一开一合,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吞进粗大的物体……
  “操……老子没救了……”林天龙欲哭无泪的低著头,看著裤裆里面鼓起了一个大包,後|丨穴似乎也有一种难耐的搔痒。
  “混蛋!都是因为那家夥我才会变成这样。”林天龙愤愤不平的仰天吼道:“不管了,他妈的既然老子已经喜欢上你了,你要是敢变心老子就阉了你!你胯下那玩意也只能属於老子。”
  刚刚说过的宣言似乎刺激的他的身体更加的饥渴,身後的小|丨穴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行使自己的权利,吞下那根给自己带来无上快感的肉茎,贪婪的蠕动著,|丨穴口泛起了湿意。
  “妈的……昨天才喂过你……”林天龙双手捂住自己的屁股,哭丧著脸。该死的,自己的反应怎麽这麽大。
  似乎感受到了林天龙的羞窘的心情,那股忽然兴起的欲望逐渐淡了下去,直到胯下的肿胀彻底的消了下去,他才从小树林里面走了出来。
  回到了县衙,其他的一些捕快都出去调查月印城的那个商人去了。华熊正在跟关大人讨论著下一步的行动,柳易尘──
  柳易尘不见了???
  原本想要找柳易尘说个明白,顺便宣誓一下自己对他身体的所有权,没想到回到房中却发现人不在,林天龙在县衙里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
  不清不愿的去找了华熊,刚一进门,却正好看到华熊看到他,若有所悟的露出一脸的暧昧笑容……
  林天龙看到那个碍眼的笑容,很干脆的转身,哼,那麽大一个活人还能丢了不成。愤愤的想著,却正好看到大门口“飘”进来的柳易尘。
  真的是飘进来的……
  柳易尘手里拿著几个油纸包,白衣翩翩,衣抉飘动,像一阵风一般飘到林天龙的面前。
  “天龙,饿了吧,我去买了醉乡楼的烤鸭。”柳易尘一脸的谄媚,把还冒著热气的油纸包递给林天龙。
  林天龙微微愣了一下,接过了还有些烫手的烤鸭,心里头不知道泛起一股什麽滋味,酸酸的,似乎还有些甜甜的……
  “咳……呃……你……你也一起吃吧。”林天龙忍不住扭过脸,不想看到柳易尘那张漂亮的脸孔,此时笑的像个傻子……
  “好……我们一起吃。”柳易尘脸上的笑容灿烂的简直能刺瞎人的眼睛。
  於是,有人看不下去了……
  关大人刚巧离开,没有看到如此肉麻的一幕,可留在这里的华熊却被刺激的一身的鸡皮疙瘩,正巧关乐羽路过,於是华熊便故意扭扭捏捏的凑了故去,拉住他的胳膊,捏著鼻子,用一种尖细的声音,撒娇道:
  “诶呀,死相,人家也要吃烤鸭。”
  关乐羽面无表情的看著他,完全没反应。
  华熊一看他不配合,玩性大发,干脆拉著他的袖子摇晃起来,嘴里继续说道:
  “讨厌啦……你这样看著人家,是要亲我麽。”
  一旁的林天龙满脸通红,而柳易尘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不以为意,毫不在乎,实际上他已经忍笑忍到要抽筋了……
  就在华熊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没想到,剧变突起……
  原本面无表情的看著华熊表演的关乐羽忽然抓住了他的胳膊,踮起脚尖,迅速的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华熊瞬间石化……
  林天龙:=口=
  柳易尘:=口=
  “没错。”关乐羽撂下这两个字,淡定从容的离开了,留下院子里三个石像好长时间回不过神来。
  “我刚才……好像眼花了……”直到关乐羽已经走的没影了,林天龙才犹犹豫豫的说道。
  “我什麽都没看见。”柳易尘果断说道,然後拉著林天龙离开了庭院,留下华熊依然呆立在哪里,久久没有反应。
  “刚才真的是我眼花了?”一直到被拽回房间,林天龙还是有点回不过神来。
  柳易尘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实在是对他的迟钝无语。
  “喂,你那是什麽眼神!”林天龙眼尖的看到了柳易尘的神色,立刻不满起来。
  “烤鸭要凉了,我们还是先吃东西吧。”柳易尘提起手上的纸包,浓浓的香气立刻从林天龙的鼻尖飘过……
  唔……吃饭最大,反正华熊神马的跟自己也没什麽关系,就当自己看错了吧……
  林天龙一边吃著烤鸭,一边开心的想著。
  (10鲜币)三日缠绵-33(华熊失身了?)
  随後的几天,县衙里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气氛。华老大似乎陷入了一种不正常的状态,整天神情恍惚,说出的话语无伦次,甚至还有一次居然被门槛绊倒,狠狠的跌倒在地上,让林天龙嘲笑了好久……
  这样下去不行……
  柳易尘无奈的叹气,这样的华熊,别说破案了,恐怕连自理都要出现问题了。
  “我下午要去跟华大哥喝酒……”柳易尘对刚刚睡醒的林天龙说道。
  林天龙懒洋洋的打著哈欠,在听到华大哥这三个字後,立刻精神起来,坐起来,目光炯炯的盯著柳易尘。
  盖在身上的被子滑了下来,露出他壮硕的肌肉,和胸前斑斑的吻痕。
  柳易尘眼中的色泽变深,昨天晚上,他过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林天龙的配合让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尽情的索取著对方的身体,直到最後被实在受不了的人一巴掌拍开,才清醒过来,随後脸上的表情满足的好像一只快要被撑死的章鱼,四肢紧紧的缠住了林天龙的身体。
  “为什麽要和他喝酒?”林天龙目光不善,奶奶的,昨天才和我在床上缠绵,今天居然敢去找别人,想死了是不是?
  “呃……这两天华大哥太不对劲了,我去开导他一下。”柳易尘看著林天龙越来越危险的目光,小心翼翼的解释著。
  “他有什麽可开导的?”林天龙对这个解释很不满。在他看来,华熊根本就是自作自受。自己先去招惹人家,结果被亲了,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呃……华大哥可能是受的刺激过大了……”柳易尘摸摸鼻子,一个正常男人突然被另一个男人亲了一口,恐怕都会受刺激吧……呃,眼前这个是例外,就连被自己上了似乎也没什麽反应,真不知道他是迟钝还是什麽……
  林天龙不屑的哼了一声,一个大男人,居然就为这麽点事就市场,那个华熊真是太没用了。
  “哼,你随便吧。别吵我,我还要继续睡觉。”随便挥了挥手,林天龙把身子缩紧被里,又躺了下去,昨天做了太多次,现在腰还有点痛,要不是後来自己给了他一巴掌,恐怕他真的会被做到精尽人亡,真是,明明身体那麽纤细,长得那麽像女人,那玩意却那麽大,而且还那麽有精力。
  “天龙,我跟华大哥没什麽的。”柳易尘笑了笑,在林天龙脸上亲了一下,体贴的替他掖好被角。
  “嗯嗯。”伸出一只手挥了挥,又缩了回去。林天龙当然知道他们俩没什麽,不然华熊也不会被男人亲一下就失魂落魄这麽多天了,他只是不爽华熊那个人而已。
  “柳……柳老弟……嗝……喝……咱们再喝……”华熊大著舌头,整个人都瘫倒在桌子上,手里握著酒杯,还试图往自己嘴里灌。
  “华大哥……”柳易尘有些头痛的看著醉成一滩泥一般的华熊。本来他是打算开导开导他的,哪知道一进到厢房里面,华熊就叫了十斤花雕,然後拼命的喝了起来。
  无奈之下,他也只有先陪著他喝,直到後来,华熊开始抱著坛子狂饮起来,他才无语的看著华熊,心里有一丝的不解,华熊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也并没有表现出反感的情绪,怎麽不过是被亲一下,他的反应居然这麽大?
  他哪里知道,华熊这两天的失魂落魄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对关乐羽的那个吻一点反感都没有,这才是他震惊的原因。原来他还想娶个贤惠的老婆,生一堆可爱的孩子,可是如今……这些东西似乎是离他越来越远了。
  “华大哥……你这麽反感男人和男人吗……”柳易尘这话问的有点艰难,华熊是唯一知道他秘密的友人,他真的不像失去这个朋友。
  “不……嗝……不反感……”华熊趴在桌子上,双眼圆睁,但是却没有焦距,一边打著嗝,一边说道。
  “那你……”柳易尘不解。
  “嗝……就是……不反感……才可怕……嗝……”华熊结结巴巴的说完,稀里糊涂的睡著了。
  柳易尘有些震惊……他万万没想到,华熊的失魂落魄,是来源於他并不反感那个吻。
  扣扣……
  包厢门外忽然传来的敲门声。
  以为是店小二,柳易尘随口说了一句:进来。
  走进来的,却是一身青衫的关乐羽。
  关乐羽看到喝得烂醉如泥的华熊,摊在桌子上,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看,有些责备的把目光转向柳易尘。
  柳易尘苦笑,摊了摊手:“他被你刺激到了。”
  “我知道。”关乐羽回答的很平静,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
  “多谢你和他喝酒,我先带他走了。”关乐羽冲著柳易尘点了点头,随後扶起华熊,淡定的离开了包厢。
  柳易尘看著关乐羽离开的背影,心里泛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发生什麽事吧,不过……看那个关乐羽的表情……
  柳易尘默默无语,华大哥,我会为你祈祷的……
  第二天。
  华捕头没有出现,据说,是关公子替他告的病假。
  第三天。
  华捕头依然没有出现,据说,依旧是关公子替他告的病假。
  第四天……
  华捕头出现了,不过从他黑如墨汁的脸色来看,大家都猜他一定病的很重……
  “那个华熊和那个关乐羽是怎麽回事?”别人不知道,但是当天就在现场的林天龙却感觉到了这两个人之间的不对劲。
  “……”柳易尘难得的语塞了。那两个人现在之间的关系他也搞不清楚,不过华大哥貌似,大概,好像,有点不对劲……
  看他似乎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林天龙撇了撇嘴,切,算了,他们两的事跟自己有什麽关系,什麽时候,自己也开始关心这种八卦新闻了。
  “喂,今天我们做什麽啊?”林天龙斜靠在床上,有气无力的问道。
  “嘶……”昨天做了好几次,现在身後那个地方还有些刺痛。
  “你今天什麽都不用做,先休息吧。”柳易尘脸红红的按摩著他的腰。
  (10鲜币)三日缠绵-34(林天龙被骚扰了…)
  一想起昨天晚上林天龙扒光了他的衣服,握著他胯下那玩意理直气壮的宣布那东西属於他的时候的神情,他又有些蠢蠢欲动,昨天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他有些失控,做了好多次。
  不过,他们现在应该算是两情相悦了吧。
  柳易尘美滋滋的想著。
  “喂,你干嘛笑的那麽Yin荡。”林天龙斜睨著柳易尘,问道。
  “呵呵,没什麽。”此刻的柳易尘笑起来傻乎乎的,完全没有平日里的精明。
  “嘁……”林天龙撇撇嘴,从前几天他很配合的和柳易尘欢爱,到昨天晚上他宣布那根粗大的Rou棒属於自己,柳易尘就变得傻兮兮的,时不时的就在傻笑。
  “那个刘平抓起来了吗?”林天龙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问道,唔,柳易尘按摩的真是舒服。
  “恩,华大哥他们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刘平很好赌,他前不久欠了一笔赌债,想要偷仓库里的东西去抵债,没想到被陈四发现了,於是他就打死了陈四,因为过於慌张,碰翻了桌子上的油灯,引起了大火。”
  “唔,往下一点。……那咱们接下来做什麽?”林天龙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柳易尘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这里的案子已经了解了,不过那个月影城的商人跑掉了,华大哥他们没有抓到人。”
  “恩?你想去月影城看看?”林天龙扭过头看著柳易尘。
  柳易尘摇摇头,“那边的官衙我不太熟,贸然过去很不礼貌,而且……我担心那边可能会有那个组织的内应,我不想去打草惊蛇。”
  林天龙一听见他提起那个组织,立刻精神了起来,翻身坐起,“你觉得那个月影城的官衙有那个组织里的人?”
  柳易尘沈吟了一下:“据华大哥手下的捕快们说,他们去了以後,当地官衙的人非常的配合,立刻就带著他们去抓捕那个商人,可是他们到了那里之後,商铺里面已经是空无一人了。”
  “既然非常配合,还有什麽可怀疑的?”林天龙不懂。
  柳易尘苦笑了一下:“官场上的事,不是这麽简单就能说清楚的。”
  “说说看。”林天龙有些不以为然。
  “这麽说吧……天龙你是困龙山的强盗。”柳易尘决定打一个比方。
  恩,林天龙点头。
  “那如果泗水县的山贼跑到你们山下去打劫,你会怎麽样?”
  “当然是把他们打出去!老子的地盘怎麽能让外人来撒野!”林天龙愤愤的说道,随机恍然大悟。“你是说……”
  “没错。”柳易尘点头。“官衙之间也是非常反感别人的手伸到自己的范围内,咱们能和这关河县的县衙没有任何的摩擦,主要是因为我和华大哥的关系非常好,而且这些捕快也都认识我。但是华大哥也曾经说过,他和月影城的官衙并不熟,所以……”
  “他们应该是很生气这里的捕快去那边抓人,而不是非常热情的配合对吧。”林天龙说完了柳易尘要说的话。
  柳易尘点了点头。
  “这麽说来,这个月影城的官衙还真是有点可疑啊。”林天龙摸著下巴思索道。
  柳易尘也沈默了下来。
  “那咱们要不要去看看?”考虑了一会,林天龙提出了这个建议。
  “不行。”柳易尘断然拒绝。
  “为什麽?”林天龙有些不爽。
  “太危险了。”柳易尘严肃的说道。
  “老子不怕危险。”林天龙跳了起来,这个柳易尘居然敢小瞧他。
  “天龙……”柳易尘扶额。“不光是咱们的危险……”
  “什麽意思?”
  “当时我就说过吧,那个组织的人以为那份名单在你的手里,一定是正不遗余力的追捕你,而刘大人就要趁这个机会好好调查名单上的人。如果你这个时候去月影城,不是正好给他们一个抓到你的机会吗。”柳易尘苦口婆心的解释道。
  “再说,如果他们发现我和你在一起,肯定会想到官府已经拿到那份名单了,那麽刘大人手上的那条线索很有可能就断了,要是再拖延下去,说不定会有更多的人受害的。”
  “……”林天龙沈默了,自己果然还是太欠考虑。
  “别想得太多。”柳易尘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咱们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保证你不被那群人找到。其他的事情,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能控制的了的。”
  “死开,别跟摸小孩子一样摸我。”林天龙一巴掌拍开了柳易尘的手,脸上有点红红的。
  柳易尘脸上笑意更浓,他的天龙,真是越看越可爱。
  “喂,我想吃醉乡楼的烤鸭,你去给我买。”受不了柳易尘用哪种甜死人的目光看著自己,林天龙只好想个办法把他支出去。
  “好,你等等,我很快就回来。”柳易尘点头答应,起身就用轻功飘了出去。留下林天龙一个人在屋子里准备睡个回笼觉。
  叩叩叩……
  柳易尘刚飘出去没多远,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
  迷迷糊糊的想著柳易尘怎麽回来的这麽快,林天龙无意识的应了一声:“进来。”
  随後立即反应过来,柳易尘回来怎麽可能敲门?随後第一时间把被子卷到了自己的身上。猛的坐起来,睁开眼,对上的是华熊的那张大脸。
  华熊脸上那种哀怨的表情,让林天龙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你想干嘛。”林天龙紧紧的卷著身上的被子,倒不是他怕华熊会对他做些什麽,而是……他身上那些青紫的痕迹要是被人看到,真是太丢人了。
  华熊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用一副幽怨的表情对著他,高大的身形,配上那副表情,让林天龙觉得寒毛直竖。
  “你到底……”
  “为什麽……”华熊幽幽的问道。
  什麽为什麽?林天龙一头的雾水。这华熊搞什麽,他不是一向和自己不对盘吗?怎麽会来找他。
  “为什麽你被男人上了还这麽想得开呢……”华熊幽幽的问道。
  林天龙先楞了一下,随後立即炸毛了!!!
  “操!老子被男人上关你屁事!”林天龙冲著他吼道,挥舞著拳头。“是不是找打啊你!”
  (10鲜币)三日缠绵-35(真的失身了?)
  华熊又不说话了,目光锁定在林天龙的前胸,因为刚才的动作,被子滑了下来,露出大块青紫的吻痕。
  林天龙顺著他的视线一看,脸上一红,立刻把被子又拉了起来。羞怒的吼道:
  “你看个屁啊!”
  华熊直勾勾的看著林天龙被遮住的胸膛,要不是知道华熊这家夥绝对不会对自己有兴趣,林天龙都想要大喊非礼了……
  “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眼看华熊沈默半响不说话,林天龙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该死,自己的屁股坐了这麽长时间,很痛啊,这家夥怎麽还不走。
  “你……”华熊犹犹豫豫的开了口,吐出一个字又没有声音了。
  “他妈的,你是不是男人啊,说话吞吞吐吐的。”林天龙怒了,这家夥还有完没完。
  “……”华熊又蔫了,继续沈默。
  林天龙终於忍不住了。
  “你他妈的不就是被关乐羽上了吗,你至於吗你?要是喜欢就跟他过,要是不喜欢就宰了那小子,要是打不过就干脆忘了那件事,磨磨叽叽的……”
  林天龙不屑的撇了撇嘴,一扭头却被华熊可怖的脸色吓了一跳。
  华熊神情扭曲,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谁他妈说老子被关乐羽上了……”
  林天龙也愣了一下,随後勃然大怒,怒吼道:“你没被男人上到我这里来干毛啊。还一脸幽怨的样子。”
  随後又觉得不对劲。
  “你被没被男人上跟我有个屁关系,你到底找我干嘛。”
  “我……”华熊欲言又止。说起来,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找林天龙干嘛,只是隐隐约约的觉得,林天龙大概会理解自己此刻的心情罢了。
  “你到底想说什麽啊,吞吞吐吐的,没事我要睡觉了。”林天龙不耐烦的说道。
  “没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华熊慢悠悠的说道。
  “聊?跟我?”林天龙一脸不解。“你不是一向跟我不和吗?怎麽想起跟我聊天?”
  “我也不知道……”华熊其实也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为什麽就是想要跟林天龙聊天。
  “行了,我看你今天是不会放过我了。你快说吧。”林天龙无力的扶额,看样子,这华熊不把话说完是不会走的了,还是赶紧让他罗嗦完再把他打发走吧。
  一听林天龙要听他诉苦,华熊脸上出现了几分喜色,开始一股脑的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告诉了他。
  其实这事说起来,也难怪他苦恼。自他懂事以来,他最大的愿望无非是娶个贤惠的老婆,生一群小毛头,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辈子。
  後来通过一个案件认识了柳易尘,无意中的一次醉酒,发现了柳易尘醉後的秘密,没想到醉後的柳易尘跟他很是趣味相投,两人鬼使神差的就成了至交好友。
  对著漂亮的柳易尘,他从来就没兴起过什麽奇怪的念头,即使在知道了柳易尘喜欢男人後,也不过在心里感慨了一下,啊,原来柳易尘喜欢男人啊,也就完了。
  後来见到了柳易尘和林天龙的组合,虽然很纳闷自己的好友怎麽会喜欢上一个这麽粗鲁的大块头,不过这种比较私人的事,他从来是不去关心的,对於他来说,即使柳易尘喜欢上了一头猪,他依然是自己的好友。
  那天在花园里当著柳易尘和林天龙的面,自己忽然被关乐羽亲了一下,不啻於一根大锤在他头上猛敲了一下,敲得他昏头转向,迷迷糊糊的过了两天,这两天里,他一直在思索自己被亲的理由,无端又想起一些平日里和关乐羽相处的情况,不得不说,平时没有注意,但是仔细想起来真是越想越心惊,似乎,好像,大概,那个关乐羽一直对自己很好……完全无条件的哪种好。
  一想到这点,华熊变得十分的苦闷,按理说有个人对自己好,自己应该高兴,但是一想到这背後隐藏著的情谊,他就觉得──自己好像很没良心的样子,享受著别人对自己的关爱,自己却对对方的感情一无所知。而且……他也并不想要接受。
  凭良心说,关乐羽的长相确实不错,绝对称得上是清秀可人,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它下面带把……如果他是个女人的话,就凭他对自己的好,自己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把他娶回家,可是……
  无奈的叹了口气,华熊的心里很不好受,乱成一片,而正巧柳易尘来找自己喝酒,抱著“一醉解千愁”这个想法,华熊毫不犹豫的去了。
  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
  当他喝的一塌糊涂之後,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惊悚了……
  因为眼前正躺著一具白花花的身体!!!而自己也是光溜溜什麽都没穿!
  “你醒了。”当关乐羽发现华熊醒过来之後,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轻柔的说道。
  当时华熊的脸色简直可以用精彩来形容,绝对是红黄蓝白黑转了一圈。呆愣愣的抱著被子躺在床上,(想下床但是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华熊拼命的想著自己昨天到底做了什麽,可惜酒醉後的大脑完全不给面子,只留下一片空白,一丝回忆都没有留下。
  关乐羽刚要起身,突然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随後缓缓的坐了起来,一只手揉著腰,腰上有一个手掌型的青紫痕迹。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