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3部分

”柳易尘立刻装傻。
  “别跟老子装傻。”华熊不满道。
  “呵呵……是。”柳易尘承认。
  “不得不说……你的喜好……真的很特殊。”华熊脸上的表情很古怪。
  虽然他基本上也猜到了那家夥是谁,但是他确实没想到柳易尘喜欢他,直到刚才在柳易尘的房间里面看到他。林天龙那可是相当彪悍的山贼,虽然他们打劫的时候不随意杀人,但是遇到黑吃黑的时候可是毫不手软的。再加上他凶悍的长相,快跟自己有一拼了,柳易尘这麽绝色的容貌居然会喜欢他,真是让人觉得……世界之奇妙啊。
  “我也不知道……怎麽就喜欢上了。”此刻的柳易尘没了平日里的从容,脸上的表情垮了下来。“最开始听说他的事,是他在困龙山上当山贼,劫货但不杀人,我就觉得他这个人有点意思。後来又出现了那件事,当时我看到一个被凌虐过的女孩的时候,我都恨不得去杀了那帮禽兽,可我毕竟有官职在身……”说到这,柳易尘轻轻叹了口气。
  “後来得知那个叫林天龙的家夥把那群禽兽全部杀了,我很佩服他。再後来,我奉命请他回去配合大人办案,这一路上,我一直追著他,追著追著,不知不觉,就把他追到我心里去了。”柳易尘无力扶额,虽然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但是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喜欢上的,居然就这麽……有特色。
  “嘿嘿,还真别说,听你这麽一讲,我倒觉得这林天龙是个真男人。”华熊点头称赞。随後话锋一转:
  “不过那个林天龙啊,他……喜欢男人吗?”华熊有些担忧的说道,虽然表面上他和柳易尘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但是本质上两人都是一样的,所以两人才能成为朋友。
  两年前的一晚,他知道了柳易尘的两个秘密,而其中一个就是柳易尘喜欢男人。不过华熊对这件事没什麽意见,兄弟嘛,乐意喜欢谁就喜欢谁呗,那是人家的爱好,就算柳易尘喜欢阿猫阿狗也无损於两人之间的友谊。
  “不……排斥吧。”柳易尘犹犹豫豫的说道,那天早上林天龙平静的表情还留在他脑海里。对於他的平静,他还真是不知道该悲该喜。
  “不排斥不就完了。我兄弟长得这麽漂亮,没理由那个林天龙不喜欢你嘛。”华熊一巴掌拍在柳易尘的背上,对他非常的有信心。
  柳易尘也精神了一点,华熊说的对,自己的外貌的确是自己最有利的武器,只要那个林天龙不是从根本上抗拒男人,自己就有机会。而且,那天跟他欢好的时候,他发现,林天龙的身体非常的敏感,说不定这也是他的一个契机。
  “行了,别想了,菜来了,咱们俩今天可是不醉不归啊。”华熊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小二已经把菜端上来了。
  “……”柳易尘无奈,他就知道,每次跟华熊见面他都会把自己灌醉,作为他的一大乐趣。
  三日缠绵-13(美强H甜文,柳易尘喝醉了)
  酒过三巡,楼下的小儿隐约能听到雅座里面开始传出一些粗鲁的吆喝声,微微笑了笑,华捕头还是这麽有精神啊。
  “嗝……他喝……喝多了,麻烦你……照顾他一晚。”华熊一手扶著柳易尘,一边醉眼朦胧的嘱咐著林天龙。
  林天龙在看到靠在华熊肩膀上呼呼大睡的柳易尘时,眼角不自觉的抽动一下。
  “嗝……我兄弟……就……交给你了。嘿嘿。”华熊用力拍了拍林天龙的肩膀,顺手把柳易尘递了过去。
  “我……我……走了。嗝……”华熊摇摇晃晃的挥挥手,转过身,走下了楼梯,在走下楼梯的一刹那,本应朦胧的双眼闪过一丝精光。
  兄弟,大哥能帮的可都帮你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林天龙脸色发黑的看著柳易尘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的香甜,心里有种想要把他扔出去的冲动。但是一看见他那样豔若女子的脸,就始终下不去手,最终只能无奈的拖著他把他拖到了床上。
  “妈的。”把柳易尘甩在床上後,林天龙愤愤的骂道。他清楚的知道柳易尘是个男人,可是对著那张脸,似乎动手欺负他就好像在欺负女人一样,而偏偏林天龙对男人怎麽都行,只有对女人从不下手,这不得不说,柳易尘的运气非常好。
  “喂,滚里面一点。”林天龙骂骂咧咧的说道。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可此刻柳易尘正好躺在床的中间,左右两边都没有足够的空间留给他,他只好用手推了推柳易尘。
  “嗯……”柳易尘轻轻发出一声呻吟,浓浓的鼻音带著情欲的腔调,听的林天龙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在他身上。
  林天龙被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看著柳易尘,仿佛在看什麽妖怪。白皙的脸庞带著酒液染上的绯红,在灯光的照射下泛著薄薄的光晕,灵巧的舌尖不自觉的探出,舔了舔干燥的唇瓣。毫无防备的躺在那里的柳易尘,散发著诱惑的味道。
  扑通!
  扑通!
  林天龙仿佛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他一直都知道柳易长的很好看,也知道他是个男人,但他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也可以有这麽勾人的神情。
  著魔般的伸出手,在粉嫩的唇瓣上摸了一下,粗糙的手指上传来柔柔的触感,林天龙仿佛被电击了一般,猛的收回手。一抬头,正对上柳易尘那双灿若繁星般的眼睛。
  “你……”偷摸别人的嘴唇被发现,林天龙做出了一件他这辈子都没做过的事──他心虚了。
  人一心虚自然就气短,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柳易尘会揍他一顿的准备,因此,当柳易尘朝他伸出手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反抗。
  於是,毫无意外的,他又被点|丨穴了。
  呆愣了一会,林天龙这才回过神来。
  “我操!你干嘛点老子的|丨穴。”林天龙悔啊,非常的後悔,他怎麽就心虚了呢,当初柳易尘把他OOXX,又OOXX都没心虚,他只不过摸了他一下,他心虚个毛啊。
  柳易尘坐了起来,把他放倒在床上,双手支撑在他身体的两侧,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你他妈的又想做什麽?”林天龙对他破口大骂,但是他的心里此刻却是惊异不定,因为他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大腿上,硌著一个很硬的物体。
  “老子要干你。”柳易尘优雅的张开嘴,吐出一句让林天龙吐血的话。
  “什……”林天龙目瞪口呆,他刚才听见什麽了,刚才说话的是那个斯文有礼的柳易尘吗?他听错了吧,他真的听错了吧。
  “没听清吗?那我再说一遍。老─子─要─干─你。”柳易尘一字一顿的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就像那天一样,老子要用老子的大Rou棒狠狠的干你下面的那张小嘴。”柳易尘露出一个极度恶劣的笑容。
  林天龙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极度诡异的念头:眼前这个柳易尘难道是谁易容假扮的?
  “啧啧,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能走神,真不知道该说你什麽好。”柳易尘此刻的表情跟白天简直判若两人。
  “我去你妈的!从老子身上滚下去。”林天龙终於回过神了,开始破口大骂。
  “哼,你以为你有反抗的能力吗?”柳易尘轻笑了一下,嗤的一声震碎了他的衣服。
  “他妈的,你再敢碰老子,老子非杀了你不可!”林天龙眼睛都红了,可是偏偏身体无法动弹,只能大声叫骂。
  扑哧,柳易尘笑了,脸上绽出一个绝美的笑颜,看的林天龙有一瞬间的发呆。
  “老子很喜欢你,以後你的小嘴就乖乖的等著老子来干吧。”柳易尘再次开口,依旧是完全不符合他气质的粗俗话语。
  那句喜欢你让林天龙的思考有那麽一个停顿,但随後而来的那句话再次点燃了他的怒火。
  “你妈……唔……”林天龙的下巴被擒住,嘴巴也被堵住,刚刚诱惑他的小舌此刻正蛮横的在他口中翻搅。
  啵的一声,两片唇分开了,柳易尘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满意的说:“真甜,有机会也要试试你上面这张嘴。”
  “咳咳……”林天龙的脸被自己的口水呛的通红,说不出话,恶狠狠的盯著柳易尘。
  “老子最喜欢你这种眼神了,你用这种眼神看著我。我可是会更兴奋。”柳易尘眯起眼睛,危险的盯著林天龙。林天龙毫不示弱的用目光瞪他。
  柳易尘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伸手一扯,林天龙的裤子也立刻碎成了一片一片。
  从刚才起,林天龙就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从他著魔般的摸到柳易尘的唇瓣开始。他觉得此刻仿佛有一把火在他胸口烧,他本以为是对柳易尘的愤怒,但此刻柳易尘扯碎了他的裤子,他却感觉到了清晰的不妙。
  “啊……原来你已经这麽硬了。”柳易尘轻轻的握住了手中的Rou棒,脸上带著兴味的笑容。
  “怎麽,老子刚才说要干你,就已经让你这麽兴奋了吗?”柳易尘俯下身子,在林天龙耳边轻轻说道。
  
三日缠绵-14(美强H甜文,酒後乱“性”)
  林天龙羞愤欲死,他也不知道为什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自己下身的硬挺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他感觉到柳易尘只是用手握住了自己那根,自己就兴奋的快要战栗了。
  “啧啧,真没想到,原来林兄这麽喜欢被男人干。”柳易尘啧啧有声的说道。随後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不过……从今天起,你只能被老子干!不管你上面还是下面的小嘴,都只有老子能动。”
  “我去你妈的,老子才不喜欢男人。”林天龙愤怒的吼道。
  “是吗?”柳易尘毫不介意,只是猛然伸出两根手指,插进了他的後|丨穴。
  “唔……”林天龙闷哼一声,但并没有上次那麽疼痛。
  “看……”柳易尘抽出了两根手指,探向林天龙。两根手指间有好几缕粘腻的丝线。“你下面的那张小嘴都已经准备好了。这麽迫不及待的想要吞下我的大Rou棒吗?”
  “他妈的,老子根本不喜欢男人。”林天龙破口大骂。
  “难道……你不喜欢别的男人,只喜欢我?”柳易尘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林天龙猛然窒住,脑子里跳出一个念头:难道我真的喜欢他?
  “你明明说你不喜欢男人,可是,只是被我一碰,你的小|丨穴就湿成这样,还不停的抽搐,还说是不喜欢我?”柳易尘得意的说道。
  “老子……”林天龙还想嘴硬,可心里底气不足却让他的声音小了下来,因为他正对自己身体的反应感到震惊。
  “乖乖的,我这就把大Rou棒喂给你。”柳易尘猛然抬起了他的双腿,在他还没回过神的瞬间一挺腰。
  扑哧!
  粗大的Rou棒狠狠的插入了粉嫩的肉|丨穴,借著|丨穴里分泌的液体,Rou棒毫无凝滞的连根没入,重重的撞击在林天龙的体内。
  “啊……”林天龙大叫一声,他的脑子正乱成一团,虽然从没跟女人做过,但是寨子里的男人偶尔聚集在一起自然就会炫耀一些女人,他也曾经听别的男人说过,跟自己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自己的女人要是喜欢自己,欢好的时候就会湿的特别快,男人做起来也就特别的爽。
  可是让他糊涂的是,他这算是什麽,他分明是男人,也从来没喜欢过男人,为什麽自己会……“湿”,虽然自己并不想承认,可事实摆在眼前让他无法逃避。(= =你中春丨药而已……)
  “呼……呼……真爽。”柳易尘卖力的在林天龙身上耕耘,眼睛闭紧,额角的汗珠随著身体的摆动而落下。
  “嗯啊……”林天龙脑子里正怀疑者自己对柳易尘的感情,根本分不出神来抗拒身体的快感,嘴里胡乱的呻吟著。
  “天龙……你的身子可真是敏感。”柳易尘嘿嘿笑道,用手指掐弄他胸前的|丨乳丨粒。
  “呜……”林天龙此刻,身体在春丨药的作用下至少比平常敏感了五倍,胸前被揉捏的一阵酸麻,但却不由自主的挺胸想要更多。
  看到林天龙的动作,柳易尘的目中闪过一丝惊喜。干脆低下头,啃咬起那个小小的|丨乳丨粒。
  “啊……”敏感的|丨乳丨头被两颗牙齿咬在中间,并没有用力,但是硬硬的牙齿上下摩擦著,让他的身体忍不住一阵战栗。
  “天龙……你喜欢吗?”柳易尘用手指抚摸林天龙结实的小腹,然後沿著小腹下滑,再次握住了挺立的分身。
  “啊……哈啊……”林天龙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大口喘著气,凶恶的眼神被水汽覆盖,泛起一阵朦胧。
  柳易尘恶劣的笑了笑,腰上发力的同时也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剧烈的快感侵袭林天龙的全身,他仿佛跳上岸的鱼一般,除了张嘴喘息,什麽都做不了。
  “哈啊……天龙,你下面这张小嘴可真会吃。唔……简直快把我吞下去了。”柳易尘再次闭上眼睛,尽情体会下身传来的快感。
  丝绒般柔嫩的内壁紧紧的吸裹他粗大的Rou棒,不住蠕动收缩的甬道贪婪的想把他吞到最深处。敏感点上那个小小的凸起总是在他撞击的时候摩擦著他的Gui头,带来一股细密的快感。
  越缩越紧的|丨穴口紧紧的夹住他的分身,迫使他每一次抽插的动作更加用力,带同时也带来了更强烈的快感。
  “呜……”林天龙被柳易尘顶弄的一阵发昏,刚才不自觉发出的呻吟声让他羞耻万分,紧紧的闭上嘴,把未出口的呻吟堵在了喉咙里。
  看到他强自忍耐的样子,柳易尘挑起一边的眉毛,把Rou棒拔了出来,只是用Gui头顶在|丨穴口摩擦,就是不进去。
  “嗯……”空虚的後|丨穴传来一阵阵的搔痒,林天龙不断收缩著後|丨穴,敏感的|丨穴口能感觉到Gui头的硬度,可偏偏不进来,让他|丨穴里的嫩肉不住的抽搐。
  “想要我干你吗?”柳易尘此刻的表情是说不出的恶劣。
  林天龙愤恨的盯著他,可是却无计可施。身前的欲望还在被那只手温柔的抚慰,可偏偏用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在摩擦,堆积起来的快感无法冲破顶峰,後|丨穴的瘙痒还在逐渐增大,各种难受的感觉让林天龙快要疯了。
  眼睁睁看著林天龙因为身体的难过,连眼中都出现了雾气,可偏偏死倔的看著他就是不肯求饶,最终还是柳易尘败下阵来,托起他的双腿,再次狠狠的把Rou棒插了进去。
  “啊!”林天龙大吼一声,再次被充满的快感让他几乎昏了过去。
  弹性良好的屁股被人托著,|丨穴口周围的褶皱,被那人胯部的耻毛摩擦的麻酥酥的。双腿屈在胸前,身後的肉|丨穴被一根粗大的性器抽插著,林天龙看不到此刻自己羞耻的样子。
  “嗯……天龙,我干的你爽不爽!你看你的小嘴开始抽搐了,你的Rou棒在颤抖,是不是要被我干泄了,嗯?”柳易尘伸出手,摸著两人结合在一起的地方,小|丨穴周围的褶皱被彻底的抻平,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带出一部分粘腻的液体,沿著股沟滑落。
  三日缠绵-15(美强H甜文,噩梦)
  灵巧的手指沿著会阴向上摸,很快便摸到了柔软的囊袋,此刻两个囊袋缩成了两团,似乎即将到达爆发的顶点。轻轻揉捏一下,林天龙的身子立刻跟著抖了一下。
  “哈啊……哈啊……”柳易尘觉得自己也即将到达顶点,加大了撞击的力度,但他下定决心,在自己泄出来之前,一定要让林天龙爽出来。
  “啊……啊……好爽!”林天龙此刻只能大吼著呻吟,甬道被摩擦的发麻,异常舒服,不断抽搐般的缩进,但粗大的Rou棒仿佛没有止境一般不断的深入,硕大的Gui头抵住敏感点死命的摩擦,要不是他现在四肢无法动弹,恐怕他会紧紧的抱住柳易尘让他再深入一点。
  满意的柑橘到林天龙的後|丨穴痉挛般的收缩,柳易尘握住他Rou棒的手快速套弄了两下,然後轻轻一捏。
  “喔……喔……出来了……”林天龙大叫一声,猛的射了出来。大量浓浊的Jing液喷洒在他自己的小腹上。
  紧致的肉|丨穴更加剧烈的收缩起来,夹的柳易尘舒爽无比,肉壁疯狂的蠕动,强烈的摩擦让他最终难耐的射了出来。
  “呼……呼……真爽。爽死老子了。”柳易尘趴在林天龙身上,大口喘著气。胯下半软的分身没有拔出来,享受著小|丨穴偶尔的抽动。
  “林天龙,老子挺喜欢你,做老子的人吧。”柳易尘眯著眼睛说完这句话,半天没有反应,不满的抬起头却愕然发现,林天龙已经在刚才强烈的快感中混了过去。
  “妈的,老子第一次说喜欢人,这家夥居然没听到。”柳易尘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後起身,把自己的Rou棒拔了出来。
  被撑的过开的|丨穴口一时何不拢,白色的液体汩汩而出,看的柳易尘又是一阵兴奋。
  无奈的叹了口气,柳易尘起身穿好衣服,打了一盆水,小心的替林天龙清洗身体。做完这一切,他有些忧心的看著沈睡中的林天龙。
  如今,自己的秘密是肯定瞒不住了,而且,自己居然在醉酒後说了那麽多粗俗的话……
  柳易尘无奈的扶额,这样子怎麽博得李天龙的好感呢。
  谁也不知道,柳易尘从小生活在一家书香门第,後来一场瘟疫袭击了他们生活的小镇,他的家人全死了,後来他被他师傅御龙老人捡到带回了家,干脆就随著师傅学起了武功。可御龙老人实质上是个爱恶作剧的老头,因此他手下的十个徒弟,无一不是被他折磨的欲仙欲死,柳易尘自然也不例外,被他调教了整整十年,再怎麽斯文有礼的人也会变得恶劣。
  後来柳易尘出师之後,无意中进了六扇门,跟随在刘大人麾下,而知书达理的刘大人自然也就成了他的榜样,这才让他平时保持的斯文有礼的样子。但他一旦喝醉酒,那粗鲁的性格便会再次冒头。
  华熊就是这样跟他变成朋友的。
  看著林天龙沈睡的样子,柳易尘忽然笑了。不管怎麽样,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改变了,无论林天龙愿不愿意,他绝对没有放手的意思。更何况,昨天虽然恶劣,但本质上还是他,他可是很清楚的看到,自己说林天龙喜欢自己时,对方那震撼的表情,还有眼中隐藏的一抹心虚。
  轻轻摸了摸他的脸,指腹上传来略显粗糙的感觉,柳易尘俯下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轻声说道:
  “我不会放弃的。”
  说完,眼珠一转,脱掉了自己的外套,躺在林天龙的身边,搂住他的腰,睡著了。
  林天龙做梦了,他梦见自己被抓了,他被绳子紧紧的捆在一间房间里面,对面站著一个纤细的身影,脸隐藏在黑暗中。
  他警惕的看著对方,总觉得对方的身形似乎有些眼熟。对面的人影忽然动了,一步一步向前走来,最终出现在灯光下──
  赫然是柳易尘!
  林天龙大吃一惊,他明明记得柳易尘是要找他协助那个刘大人办案,为什麽会绑著他?难道他骗他。
  拼命挣扎了几下,始终挣不开身上的绳子,在一抬头,柳易尘已经站在自己的眼前。
  “你想干什麽!”林天龙大吼一声。
  柳易尘没有说话,只是绽放出一抹甜甜的笑容,双手搂住林天龙的腰,轻轻的凑近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喜欢我。
  林天龙大吃一惊,随後立刻惊慌失措起来,更加拼命的挣扎起来。
  “呵呵……”柳易尘发出低低的笑声,眼角眉梢都带著笑意,手向下探,隔著裤子摸上了他胯间的分身。
  “不……”林天龙惊慌的叫了一声,随後恨不得羞的钻进地缝。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下身早就已经膨胀起来,而此刻更是在柳易尘的手中越发的茁壮。
  “你看……你是喜欢我的,没等我摸,就已经硬了。”柳易尘清脆如泉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林天龙羞赧的转过脸,他无法反驳柳易尘的话。
  “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我?”柳易尘的脸贴的很近,近到林天龙耳侧的皮肤都可以感觉到对方散发出来的热气。
  “说吧……承认事实有什麽难的呢?”对方说出的话彷如恶魔的耳语。
  “告诉我,你喜欢我。”柳易尘板正了他的脸,直视著他的双眼。“你喜欢我的,对不对。看看你自己身体的反应,你还想骗谁呢?”
  “我……”林天龙还想要嘴硬的反驳,柳易尘却轻轻的用手指掩住了他的嘴。
  “不要抗拒自己心底的渴望……你的身体在告诉你,你喜欢我。”柳易尘的双眼仿佛有魔力一般,林天龙感觉自己仿佛被看透了。
  “告诉我,你喜欢我。这里没有其他人,不会有别人知道。”柳易尘坚持不懈的劝说著。
  林天龙始终不明白为什麽自己的身体会对柳易尘如此的渴求,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喜欢一个男人,而且还是被压的那一个。无力的叹了口气,他仿佛认输般的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好像是喜欢你的。”
  柳易尘展颜笑了,那是一个足以让人迷醉的笑容,随後他开口说了一句话:
  ……
  ……
  ……
  “那就快点脱了裤子让老子干你。”
  ……
  ……
  ……
  “混蛋!你去死!!!”
  三日缠绵-16(美强H甜文,成亲?)
  林天龙猛的惊醒,一头的冷汗,身体麻麻的,似乎还被禁锢著,扭头一看,却发现原来是柳易尘正睡在他旁边,一手一脚牢牢的缠在他身上,害得他以为自己被绑牢了。
  怒气冲冲的把他的手脚从自己的身上拿掉,他觉得自己怎麽会做刚才的那种梦,真是鬼迷心窍了。
  刚刚想要坐起身,却发觉自己的腰不受控制的软了下来,不明所以的动了一下,全身上下立刻传来仿佛被千军万马踩过一般的酸痛。
  “唔……好疼。”呲牙裂嘴的呻吟了一下,他这才想起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麽。
  越回忆脸越黑,很快,青红白紫就在他脸上转了一圈,咬牙切齿的转过头,看著在沈睡中还试图靠近他的柳易尘,林天龙感觉自己的牙齿在咯咯作响。
  这个混蛋居然还敢睡在自己的旁边,以为自己不敢杀了他吗?
  越想越生气,林天龙愤怒的抬起手想要打他一掌,却悲哀的发现,虽然自己身上的|丨穴道已经被解了,可他的腰和大腿昨天被弯曲过度,现在根本没办法使力,随便动一动就会传来针扎般的疼痛。
  “妈的,先放你一马,等老子能动了,再收拾你。”林天龙无奈的说道,然後愤愤的闭上眼,继续休息。
  而沈睡中的柳易尘对此一无所知,正午的豔阳下,一强壮,一纤细两天人影,在床上不知不觉的缠在了一起……
  林天龙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窗外已经是夕阳西下。
  撑著自己的腰勉强坐了起来,林天龙便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
  “天龙,你醒了?”有些欣喜的声音。林天龙扭头一看,正是柳易尘,手上还端著一个托盘,上面放著一碗面。旁边的小碟里是一盘牛肉。
  林天龙冷冷盯著柳易尘,可柳易尘却仿佛没看到他的表情一般,笑容不变,把面放在了桌子上。
  “天龙,你饿了吧,睡了这麽长时间,;来吃碗面吧。”
  “柳易尘!你当老子是傻子吗?你以为昨天的事就那麽算了?”林天龙恨恨的说道。
  “唉?昨天的事……”柳易尘扭过头看著他,随後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眼,轻声说道:“怎麽能算了呢。”
  “你知道就好!”林天龙啪的一声拍在了床上。“说,你想怎麽死!”
  “恩?为什麽要死?”柳易尘仿佛一脸的不解。
  “你这混蛋!你昨天对我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说到这,林天龙忍不住有些脸红,总觉得这种说法好像怪怪的。
  “禽兽不如?”柳易尘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你在说什麽啊天龙。昨夜不是你向我求亲,然後我答应了,然後我们不就洞房了吗?”
  “放屁!老子什麽时候跟你求过亲。”林天龙怒吼。
  “可是……是你先摸了我的唇啊。”柳易尘斯文的笑道。
  “……”关键时刻,林天龙又心虚了。但他也立刻反应过来:“胡说!我摸你的嘴巴怎麽了,这根求亲有什麽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柳易尘坐了下来,施施然说道:“这是我们家族的传统,我们家族无论男女,只要被人碰到了唇,就必须和对方结为夫妇。”
  说到这,他看了林天龙一眼:“昨天你趁我睡觉的时候偷摸我。是不是因为知道我们家有这条家训。”
  “放屁!!!”林天龙想要吐血。“分明是你对我……”
  “不管怎麽说……”柳易尘再次打断了他。“天龙,昨天按照我们家族的家训,你想我求亲,我也答应了,而且我们洞房的时候,你分明也很兴奋啊。”
  说到这,还意有所指的向林天龙的胯下看了一眼。
  被他一说,林天龙忍不住又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的反应,同时也想起了那个梦,更加的心虚了。
  “恩,我也知道,天龙你是男人,可能有些接受不了。”柳易尘沈稳的说道,林天龙连忙点头。
  没错,他莫名其妙的被这个男人上了两次,第一次他中了春丨药也就算了,可昨天晚上那次算什麽,自己居然会有反应,难道自己真的喜欢这个男人?但是结为夫妻分明应该是一男一女才行,两个男人能结为夫妻吗?
  “但是我们家族里,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柳易尘认真的解释道。
  “正常???”林天龙觉得很奇怪,他在困龙山上看到的从来都是一男一女在一起。从来没看到过两个男人。不过转念一想,毕竟自己也没去过其他的什麽地方,而自己的家乡一直都是在那个小村子里,後来就直接上了困龙山,不知道这些事情也不奇怪。
  “而且……别忘了,天龙,昨天是你先摸我的。”柳易尘瞟了他一眼,说的非常有底气。昨天晚上是林天龙先摸了他,这一点,就是他的依仗。
  “……”林天龙默不作声,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吃了个大亏,可昨天的确是自己先动的手,当时自己也不明白怎麽就伸手了,真是鬼迷心窍了。
  “这样吧。”最後,柳易尘总结道:“天龙可能还不习惯咱们两个之间关系的改变,不如我们慢慢发展好了,既然你昨天先摸了我,那证明你对我也没什麽反感,既然如此,那麽我们好好相处一下,你也不吃亏不是吗?”
  “而且我保证……”看到林天龙已经动摇的眼神,柳易尘立刻又加了一句话:“只要天龙没有碰我,我绝对不会对你出手,如何?”
  “好……吧……”林天龙犹犹豫豫的答应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柳易尘,但是说实话,对著那张美豔的脸,说他很反感那绝对是骗人的,而且,到现在他也不清楚为什麽自己的身体会对柳易尘有那麽大的反应,既然如此,本来就决定两人一起回关河县协助刘大人办案,那麽所谓的跟他相处跟那个也没什麽区别,那麽相处一下也没什麽。
  “那就好。”一听到林天龙答应,柳易尘立刻在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林天龙决然的离开他,只要还能跟他在一起,凭借著两次林天龙对他的反应,他有信心他一定会喜欢上自己。
三日缠绵-17(美强H甜文,疑团?)
  “既然做了决定,那麽……天龙,先吃点东西吧。你饿了很久了。”柳易尘柔柔的笑道。
  “嗯。”林天龙答应了一声,他可是山贼,矫情?那是什麽玩意。更何况,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先喂饱肚子再说。
  嘁哩喀喳,一碗阳春面,一碟酱牛肉很快就消失了。吃饱了的林天龙抹抹嘴巴,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很久没吃到这麽合口味的饭菜了。
  “还合你的口味吗?”柳易尘展颜问道。
  “不错!这家店的厨子手艺挺好。”林天龙拍拍肚子说道。
  “下次你想吃我再做给你。”柳易尘笑著说道。
  “这你做的?”林天龙吃惊的睁大眼,怀疑地上下打量著柳易尘。
  柳易尘含笑点头。林天龙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呆呆的也跟著点了点头,林天龙哦了一声,心里忍不住琢磨起来:这家夥长的这麽漂亮,手艺也很好,性格也非常温柔,为什麽会喜欢自己?
  不对!!!这家夥性格温柔个屁啊!
  林天龙忽然反应过来了,他昨天晚上在床上简直比自己还流氓!一个长得这麽斯文秀美的男人,昨天晚上居然说了那麽多粗俗的话,简直是太不对劲了!
  林天龙警惕的看著柳易尘,似乎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间变成昨天晚上的那样子,要知道,他的功夫可是不如他,万一他忽然变身,自己可真是无处可躲。
  “天龙,你放心吧。我不会随便就变成昨天的样子的。”柳易尘似乎有些尴尬。“我保证,昨天是个意外。”
  “意外……哼!”林天龙冷哼一声,不过才几天的功夫,他已经碰见两次意外了,谁知道会不会还有第三次。
  柳易尘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对不起,昨天我喝醉了才会变成那个样子,我保证以後喝酒不会过量了。”
  林天龙不屑的眨眨眼,你骗鬼啊,喝酒喝醉了顶多睡觉,谁会像你一样变了一个人一样。
  柳易尘无奈的苦笑,眼看刚刚有点放松的林天龙又警觉起来,他也很无奈,不过幸好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还很长,他有足够的时间和他慢慢耗,总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吧。
  “咳咳……”轻咳的两声,柳易尘换了一个话题。“昨天的那个案子你怎麽看?”
  林天龙瞥了他一眼,“水火无情,还能怎麽看。”
  “你觉得那是正常的火灾?”柳易尘眯眼。
  “我不知道。”林天龙摊手,“我又不是捕快。”
  “呵呵,有没有觉得那个逃出来的看守有点奇怪。”柳易尘笑了笑。
  林天龙闭眼回忆了一下。
  “他好像很惊慌。”回忆起昨天的情况,林天龙也开始发现了一些不对劲。“虽然他从火场里面冲出来的时候看起来就很惊慌,但是,是在我追问他里面有没有人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惊慌起来。”
  柳易尘笑了,他一直觉得林天龙的天赋不错,粗中有细,如果可以的话,会是一个很好的捕快。
  “有没有兴趣去帮忙破案?”柳易尘调皮的眨眨眼。
  “我?”林天龙惊讶的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
  他是真的很惊讶,虽然说他很讨厌捕快,但实际上,他以前学武的最大愿望就是做一命惩奸除恶的捕快,可惜後来因为种种事情,他成了一名山贼,捕快的梦自然也就只能是被他深深藏在心底,虽然他面对华熊和柳易尘的时候总是表现出一种厌恶的表情,实际上,那不过是他的嫉妒心在作祟罢了。
  “没错。咱们去跟华大哥凑凑热闹。”柳易尘起身,拉著林天龙赶往被烧毁的那个仓库。
  两人赶到的时候,正巧华熊和关乐羽从仓库里面走了出来,华熊手上还拿著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华兄。”柳易尘冲著华熊拱拱手。
  华熊摆手说道:“咱们兄弟就别弄这套虚的了。你怎麽来了。”
  柳易尘摸摸鼻子:“来华兄这里凑个热闹。”
  “嘁,说吧,有什麽发现。”华熊一脸的不以为然,要他说,他还是喜欢喝醉了之後的柳易尘,粗鲁归粗鲁,但是没那麽多废话。
  “是这样的,昨天我和林兄救火的时候,发现逃出来的那个看守脸上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
  “哦?”华熊和关乐羽对视一眼,眼中似乎显出几分明了。
  “看样子,华兄似乎也是有所发现。”柳易尘说道。
  “呵呵,没错。”华熊哈哈一笑,指著关乐羽说道。
  “小关发现,那个陈四似乎是被人用棍子打晕之後才被烧死的。”
  “哦?那那个看守就是最有可能的犯人了?”柳易尘沈思道。
  “恩,至少他的嫌疑最大。”说完,华熊转身对身後的两个捕快说:“麻子,黑三,去,把那小子给我带回县衙先关起来。”
  “遵命。”两个青衣捕快一拱手,领命而去。
  “走吧,柳老弟,咱们再去喝一杯。”华熊眨眨眼,哈哈大笑著说道。
  林天龙眼角抽搐,恶狠狠的瞪著这个家夥。刚刚柳易尘说了,他只有喝醉後才会那样,也就是说,昨天他之所以被柳易尘这样那样,那样这样,全都是面前这只熊的过错,更何况,昨天他还特意把柳易尘送回来,根本就是存心不良!!!
  柳易尘一看林天龙的表情,忍不住苦笑:“华兄,昨天你喝得还不够吗,你就放过我吧。”
  “哈哈!”华熊看到林天龙恶狠狠的视线,心情更好了,虽然不知道昨天两人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不过看样子自己的柳老弟恐怕没少占便宜。
  “华兄……”柳易尘哭笑不得,自己的这个朋友啊,真是……
  “好了,好了。言归正传。”华熊收敛的笑容,拍了拍柳易尘的肩膀,眼睛盯著林天龙说:“柳老弟,你们什麽时候回去?”
  “刘大人那边的证据还不够。”柳易尘沈吟了一下。“我觉得还是先不要回去的好,毕竟……”目光转向林天龙。“他现在太显眼了,如果回去的话,我怕护不住他。可是要是不回去,我又怕刘大人那边不好交代。”
  “恩。”华熊低头考虑了一下,眼珠一转:
  (10鲜币)三日缠绵-18(美强H甜文,大阴谋?)
  “不如这样,既然你们不想急著回去,不如在我这休憩几天,我可以让关老爷给刘大人修书一封,就说你们在这里协助办案。太长的时间我不敢保证,不过拖个十天半个月的应该没什麽问题。”
  “也好。那就多谢华兄了。”柳易尘没怎麽考虑就同意了,现在除了刘老爷那边不方便他们太快回去之外,他自己也不希望和林天龙分开。
  “你们罗罗嗦嗦到底在说些什麽。”林天龙不满的嚷嚷,这两个家夥凑在一起,小声的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麽,这让他有一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
  “哈哈,怎麽?想知道吗?想知道就去当捕快啊,当了捕快我就告诉你。”华熊嘿嘿笑道。
  林天龙一口气憋在胸口,吐不出来。这该死的混蛋!他要是能去当捕快,谁还会去当山贼。
  “华兄……你就别挤兑他了。”柳易尘无奈。
  “怎麽?心疼了?”华熊特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柳易尘无语……
  “好了,好了。”关乐羽站出来打了圆场,笑眯眯的拍了拍手说:“大家都很辛苦了,不如一起回县衙吃个饭。而且,柳兄既然暂时不回去了,不如就到我们县衙住下吧。”
  “那有劳关兄了。”柳易尘连忙说道。
  关乐羽笑了笑,首先走了出去,华熊自然跟在他身後,两人还不时讨论一下昨天的案情。
  四人一行很快就到了县衙,在华熊跟县太爷打过招呼後,柳易尘和林天龙在华熊的暗示下,被安排在了一个房间里面。
  一直到进了房间之後,林天龙依旧黑著脸,他就知道,那群捕快瞧不起他这个山贼。那个柳易尘也那个大熊蛇鼠一窝,居然背著自己跟他说悄悄话。
  “天龙。”柳易尘小心翼翼的拉了拉林天龙的袖子。
  “滚开。”林天龙怒火冲天。他觉得自己真是个傻瓜,居然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