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2部分

……”林天龙的头忍不住高高扬起,叫骂的声音也被哽在喉咙里,身体被绷成一条直线,两腿间的密|丨穴被一个粗长的Rou棒填满。
  “放松……”硕大的分身被一阵温暖所包围,紧致的|丨穴口抽搐般的收缩著,夹的他舒爽无比,欲望稍稍得到满足,也让他的神智又恢复了几分。
  “你……他妈的……放松……看看……”林天龙大口喘著气,布满血丝的眼睛恶狠狠的看著他,咬著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柳易尘忍不住笑了一下,又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後便埋头努力的律动起来。
  暗红色的分身在後|丨穴里出出进进,每一次的抽出都会带出几丝血迹。因为没有很好的扩张,刚刚插入的时候林天龙还是不可避免的流血了,虽然他并不惧怕疼痛,但是那个柔嫩的地方被撕裂产生的痛感依然让他有些无法忍受。
  柔滑的触感包裹著自己的分身,每一次的抽插都带给他强烈的冲击,剧烈的快感如潮水般涌向自己的大脑,柳易尘豔丽的脸上布满的兴奋的绯红。探出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嘴角,柳易尘微眯的眼睛流转出迷人的光彩,看的身下恶狠狠盯著他的林天龙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後又被身下的剧痛唤醒。
  “嗯……好舒服……”柳易尘闭上了眼睛,嘴里喃喃的说道,下身不住的摆动,额角大颗的汗珠随著身体的摆动,劈劈啪啪的落在林天龙的身上。
  林天龙此刻难受的要死,後|丨穴传来的那种肿胀的感觉让他很清楚的意识到,柳易尘的“那个玩意”正插在里面律动,每一次的律动都会带出的鲜血沿著自己的双腿逐渐下滑,一开始剧烈的疼痛逐渐变得麻木,双臂无力的下垂,两条大腿被挂在柳易尘的手臂上,随著身体的摆动无力的摇晃。
  “你他妈的……等老子能动了……”林天龙瞪著柳易尘那张迷醉的脸,愤愤的说道。
  “嗯哼……”一声闷哼,柳易尘剧烈摆动的身体猛的停了下来,身体颤抖了几下。林天龙立刻感觉到一股热液在自己身後弥漫开来。
  =
  写肉文的感觉果然很爽XD~下面依旧是H君……H君说:米娜桑,咱们後天见……
  三日缠绵-7(美强甜文,该死的两清)
  “你……你……”林天龙的脸彻底变成了黑色,随著柳易尘拔出的动作,他很清晰的感觉到一些粘稠的液体正从後面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缓缓的向外流。
  “对不起……”柳易尘又说了一次,可这一次,无论是从表情上,还是语气上无一不带著浓浓的满足。
  “我操你妈的……”林天龙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身体似乎都在微微颤抖。“快放开老子!!!老子要砍死你!”
  柳易尘缓缓的撑起身子,看著自己身下的林天龙,健壮的双腿无力的大开,股间的密|丨穴被蹂躏的很凄惨,红白相间的液体沿著股缝缓缓下滑,尺寸不小的分身可怜兮兮的缩成一团,藏在黑色的毛发里,宽厚的胸肌上留下了几个明显的齿痕。涨的通红的脸上明显愤怒的表情,这一切都莫名的让柳易尘再次兴奋起来。
  “对不起……”柳易尘这一次很正经的说道,这让正在叫骂的林天龙愣住了。但随後柳易尘的行为立刻让他怒吼出声。
  “我操你姥姥!!!”
  接著刚刚射进去的液体,再次肿胀的肉茎很轻松的又插了进去。这一次,虽然还有药效的残留,但对於柳易尘来说,不在是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了。这一次他插进去後没有立刻运动,反而先握住了草丛里的可怜肉团,轻轻的抚弄。
  “你……你……你要干……干嘛……”正在叫骂的林天龙一下次结巴了,忽然被别人握住那种地方,是个男人都会害怕。
  “让你也舒服。”柳易尘抬头抛了个媚眼,迷的林天龙又是一阵失神。
  白皙的手指握著淡粉色的肉茎,用掌心揉捏一番,很快,原本缩成一团的东西便颤巍巍的立了起来。满意的看著手中的颜色,柳易尘的嘴角不露痕迹的挂上一抹微笑。
  “混……混蛋……别碰哪里……”林天龙顶著一张涨红的脸,结结巴巴的说道。虽然他是山贼的老大,但他们从来不劫掠妇女,再加上曾经看过他妹妹的惨状,他心里对於男女那些事其实是有些惧怕的,因此自然从来没有找过女人,偶尔欲望来了,也不过是偷偷的用手解决。
  俯下头,在林天龙壮硕的胸膛上啃咬,柳易尘很技巧的揉捏著手中的肉茎。
  “唔……不……哈啊……”毫无经验的林天龙根本抵抗不了他的服侍,没一会就毫无反抗之力的只能发出模糊的呻吟。
  看到林天龙闭上了眼睛,尽情享受,柳易尘开始轻轻的摆动腰部,仔细的变换不同的角度在密|丨穴中抽插。
  最开始的时候,林天龙还会因为後面的不适而微微皱眉,不过随著习惯了疼痛,前身的快感便逐渐让他忽视了後面的感觉。
  努力控制自己想要冲刺的冲动,柳易尘小心翼翼的在後|丨穴中探寻,随著一次抽插後林天龙身体轻轻的一颤,抬起头,对上的是林天龙震惊的表情。
  柳易尘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每一次的抽插也都朝著刚刚发现的那一点顶去。
  林天龙被快感激的神魂颠倒,刚刚身後传来的那种奇异的感觉让他忍不住颤抖,随著柳易尘大力的抽插,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带来同样的快感,那种奇异的快感在逐渐的增大,再加上身前的肉茎也不断的被抚慰著,两种迥异的快感入潮水般涌来,让他根本无法思考,只能无助的攀附著柳易尘的身体。
  “啊……你奶奶的……你……对……老子……做了什麽……”林天龙强忍著想要呻吟的欲望,冲著柳易尘说道。
  “让你也快乐啊……”柳易尘翘起一边的嘴角,笑的仿佛一只狐狸。
  “我……操……你……啊……”狠狠的一次撞击,让他惊呼出声。
  “现在……似乎是我操你吧……”柳易尘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得意了。
  “你……你……”林天龙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那个一直表现的温文尔雅的柳易尘,此刻……是在说脏话麽……但很快,这种疑惑就在如潮的快感中被冲到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去了。
  “嗯……真是太爽了……”舔了舔干燥的唇瓣,柳易尘美豔的脸上充斥著浓浓的情欲。
  “唔……慢……点……”林天龙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头一次接触情欲就这麽强烈,身後的疼痛早就淹没在巨大的快感之中,此时此刻他感觉全身都要飘起来了。
  “嗯……嗯……不行……我要不行了……”林天龙锐利双眼已经是一片迷蒙,下身被撞击的发麻,但一波一波的快感扔冲刷著他的神智。
  “啊!”一声低吼,林天龙的身体一阵颤抖,肿胀的分身吐出大量浓浊的液体。白色的液体飞溅在他的小腹和柳易尘的指间。
  “唔……”高潮後密|丨穴有规律的抽搐也让柳易尘无法控制的激射出来,大量白色的体液填满了密|丨穴。
  “呼……呼……”林天龙双眼茫然望天,脑子里一片空白。
  柳易尘则是满足的从林天龙的身上爬了下来,翻身躺在他的身侧,临下来前还不忘在他身上点了几下,解除了他手臂和大腿的禁止。
  可惜此刻的林天龙,别说是手臂了,恐怕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脑子里乱糟糟的想了很多东西。
  “先休息一下吧。”轻轻柔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天龙干脆一闭眼,沈沈的睡过去了。
  柳易尘帮林天龙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他的下身,随後也在他旁边睡了过去。
  等到柳易尘睡醒的时候,林天龙也已经醒了,正直勾勾的看著他。他穿上了那条裤子,光裸著上身,因为他的褂子已经被柳易尘撕碎了。
  “喂,姓柳的,我想过的。”看到柳易尘醒了,林天龙说话了。
  “嗯?”柳易尘慵懒的坐了起来,举手投足都带著风情。
  林天龙的呼吸猛的一窒,随後又舒缓了下来。
  “我说,咱们俩就算两清了。”
  “两清?”柳易尘斜眼睨著他。
  三日缠绵-8(美强H甜文,继续纠缠…)
  “唔……你当时救了老子的命,不过老子也被你上了,所以咱们两情了。以後你走你的阳关……你干什麽!!!”林天龙正在宣言般的说著,却看见柳易尘光裸著身体凑了过来,吓了一跳。
  “不干什麽。”柳易尘微微一笑,从地上捡起自己的长衫,慢悠悠的说道。“咱们还没有两清吧。”
  “什麽?”林天龙瞪大了眼睛,努力的回想自己还欠他什麽。
  “我救了你算是你欠我,你被我上了算是我欠你,这样虽然扯平了,可是你还解了我的春丨药,救了我命,这样一来,我就应该报答你啊。”柳易尘笑眯眯的说道。
  “啊……”林天龙有那麽一瞬间的呆滞,随後立即说道。“解你的春丨药和……被你上不是一回事麽……”越说声音越小。
  “当然不一样,被我上是解决我的欲望,解我的春丨药可是救了我的命啊。”柳易尘一本正经的说道。
  “是……这样吗?”林天龙糊涂了。
  “算了……不管怎麽样,反正以後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林天龙挥了挥手,烦躁的说道。他现在只想把这事尽快了解,以後再也不见这个人。
  “那可不行……我要对你报恩。自然要跟在你身边,在你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救你。”柳易尘笑的很灿烂。
  “你奶奶的,老子让你别跟著我。不然老子揍死你。”林天龙眼睛一瞪,怒吼道。
  “你打不过我的。”柳易尘冷静的说道。林天龙立刻语塞。
  “总之,在我们没有两清之前,我会一直跟在你身边的。”柳易尘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我……操……”憋到最後,林天龙嘴里蹦出这麽两个字。
  “好了,既然你休息的差不多了,咱们应该先去好好收拾一下给我下药的那个混蛋了。”柳易尘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泛起一丝寒光。
  “没错!他奶奶的,要不是他,老子也不会被你……”林天龙也恨恨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也许我应该饶他们一命……”柳易尘低声自语。
  “你说啥?”林天龙没听清他说什麽。扭过头问他。
  “没什麽。”
  林天龙也没多想,猛的站起身。
  嘶……
  一阵刺痛,让他几乎站立不稳。
  一双柔嫩的小手扶住了他的腰,耳边传来轻柔的声音。
  “你没事吧……是不是昨天的……”
  林天龙脸上一红,推开了柳易尘,一提起昨夜,他就忍不住回想那种强烈的快感,这甚至让他的下身有一些蠢蠢欲动。
  掩饰般的说道。“没事。走吧。”连忙一马当先,走出了山洞。
  柳易尘微笑著看著林天龙的背影在心中说道:
  “你跑不掉的。林天龙!”
  
  “喂,你这家夥到底认不认识路啊。”林天龙拖著沈重的身体,跟著慢悠悠的柳易尘走在官道上。
  “过了前面的小树林就是平安镇,咱们可以在那里休息。很累吗?”柳易尘柔声说道,脸上挂著一如既往的斯文笑容。
  “嘁,老子才不累。”林天龙撇撇嘴,脸扭向另一边。自从一天前发生过那件事之後,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很奇怪,莫名的,他就是不好意思直直的盯著那张漂亮的脸。
  要说在之前跟柳易尘交手的时候,他只是觉得柳易尘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娘娘腔,可是近距离观察後,发现,虽然他的容貌很漂亮,可是举手投足之间尽是英气,根本不像女人。而且,自从两人之间发生了那种事,他就一直觉得柳易尘看自己的眼神十分的古怪。偶尔自己回头的时候,还能看到他对著自己背影深思的样子。
  “快点走,老子要饿死了。”林天龙每次想起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就忍不住脸红,只好恶声恶气的对柳易尘说话。
  “好。”柳易尘点点头,没有多说话,只是看著林天龙有些别扭的步伐,微微皱了皱眉。昨天天晚上的时候,在客栈里,他曾经主动要求帮他查看一下那里的伤势,可惜就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後,他很清楚的看到林天龙脸上血色急速上涌,随後砰的一声,房门关闭在自己的眼前。
  原本两人已经商量好,林天龙跟随柳易尘回到关河县作证,等案子结束,就放他离开。本来柳易尘并不急著回去,因为关於那件案子,李大人手里还缺少一些关键的证据,而且,那件案子也并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麽简单。
  可惜柳易尘虽然不急,林天龙却是归心似箭,恨不得早早就结束这件事,然後回他的困龙山。这一点,也让柳易尘心底有那麽一丝丝的郁闷。
  “小二,两间上房。”两人很快来到了平安镇唯一的一家客栈,柳易尘开口要了两间上房,林天龙自然没有反对,反正不是他付钱,他现在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了。
  “客官……”小二的脸上面有难色。看著林天龙那张凶悍的脸,好像在瞪自己,好吓人啊。
  “怎麽了?”柳易尘笑了笑问道。
  “呃……是这样,本店只有一间上房了。”小二大著胆子说道,这位长得漂亮的公子,说话真是温柔啊。
  “那……”柳易尘沈吟了一下,转过头对林天龙说:“林兄,今晚可否委屈一下,与在下同房?”
  林天龙一听说要和柳易尘同房,脸色立刻变的不好看起来。屁股似乎也开始隐隐作痛。张口正想拒绝,却听见柳易尘低声在自己耳边说:
  “莫非林兄怕在下做些什麽不成?”
  林天龙眼睛一瞪,喊道:“老子会怕你???睡就睡。谁怕谁。”话一出口,林天龙就後悔了,可是已经说出去了,再反悔他实在是丢不起那个人。
  “既然如此,那就请林兄和我委屈一夜了。小二,带路。”柳易尘一看林天龙上套,连忙让小二在前面引路。
  三人沈默不语的登上了二楼,小二是被林天龙的脸色吓得不敢多说话,身後跟著的柳易尘则是面带笑容,不想再刺激林天龙;跟在最後的林天龙则是一直在为自己刚才的口快而後悔,满脸的阴霾。
  三日缠绵-9(美强H甜文,上药)
  “二位客官,到了。”小二停在了一间客房的门前,推开了房门。
  “谢谢。”柳易尘向他道了谢,又要了一些热水,便打发他走了。
  等他回过头却发现,林天龙双手抱胸,坐在靠窗的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林兄,你不会是打算就这样坐一夜吧。”柳易尘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林天龙没有理他,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
  “林兄,这张床铺足够咱们两人睡的了,我保证那天的情况不会再出现。”柳易尘苦笑著说道。这两天龙天龙对自己的防备可是非常谨慎。
  林天龙心里咯!一下,这两天,两人都十分有默契的闭口不谈那天发生的事。在林天龙看来,那天的事虽然是羞辱了他,可是他也很清楚这件事不能怪柳易尘,而且自己是男人,屁股被捅也不是什麽大事,所以那天他才说出了两清的话。
  可是这个柳易尘却偏偏不肯接受,反而找了一个诡异的理由非要跟著自己,他又不是傻瓜,因为当时的思维比较混乱才被柳易尘蒙混过关,後来仔细想想,柳易尘说的那个什麽救命的理由根本就说不通。
  而另一方面,那天的事,虽然自己没什麽经验,可也知道两个男人之间做这种事是不正常的,自己是被迫的自然没什麽话说,可是柳易尘当时虽然是被春丨药控制,可事後连一点的反感都没有,只让让他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难道他喜欢我。
  但很快,他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自己的条件跟柳易尘比根本就是天壤之别,自己不过是个山贼,他则是关河县有名的捕快,自己长相凶恶,有的时候甚至可以吓哭小孩子,而柳易尘则是面容姣好,穿上平常的衣服就是一位翩翩美公子,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柳易尘也不可能看上他。
  “林兄?林兄?”柳易尘的声音把林天龙从思绪中惊醒,睁开眼,对上的正好是那张漂亮精致的脸孔。
  一瞬间的错觉让林天龙把他当成了女人,瞬间红了脸,等他回过神,柳易尘已经带著淡淡的笑容走到床边了。
  林天龙想了一下,坐一宿的滋味绝对不会好过,可是跟柳易尘同床共枕却让他心有疑虑,毕竟他可是真的打不过柳易尘,要是他真对自己下手,那自己的屁股……
  刚刚想到这,林天龙恨不得立刻给自己一巴掌,自己到底在想什麽啊,即使哪个柳易尘喜欢男人,恐怕也不会喜欢自己这样的,当时是中了春丨药没办法,现在已经到了小镇里,如果他真的有需要完全可以去妓院嘛,相比妓院里的小倌要比自己美多了。
  思来想去都没什麽错误,那自己到底在担心个屁啊。
  摇了摇头,林天龙忍不住在自己心底自嘲,被男人插了一回就觉得自己是女人了吗?居然还担心有人对自己再次施暴。
  既然已经想开了,林天龙自然也就不担心了,干脆的脱掉了褂子,赤裸著上身,躺在床上。
  柳易尘看林天龙似乎放开了,没有之前那麽紧张,心底也松了一口气,要是林天龙总是这麽防备自己,自己也很难对他下手啊。
  身边传来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林天龙的心里蓦地紧张起来,闭著耳朵装作睡著的样子,他仔细的听著旁边的声音,准备一旦柳易尘要是有什麽异动,他可以第一时间做出反击。
  身旁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柳易尘只是脱掉了自己的外衣然後躺在他旁边,很快便传来了平和的喘息声,柳易尘似乎睡著了。
  林天龙偷偷松了一口气,绷紧的身体也松了下来,呼吸逐渐变的平稳。
  身边的人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萦绕在自己的鼻间,那种清雅的香味让林天龙觉得很舒服,很快便陷入了沈眠。
  就在林天龙陷入了沈眠後,身旁理应睡著的柳易尘却忽然睁开了眼,感觉到自己身旁平稳的呼吸,柳易尘微微弯了弯嘴角。
  小心的坐起身,他伸手如电,点中了林天龙的睡|丨穴。林天龙的脖子一歪,睡的更沈了。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柳易尘伸手解开了林天龙的腰带,轻巧的把他翻个身,脱掉了他的裤子,露出圆润的屁股。
  林天龙的屁股很翘,此刻上面还带著一些细小的划痕,那天在山洞里,虽然柳易尘已经尽可能的小心了,但是毕竟限於环境,身下的草垫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少的痕迹。
  小心翼翼的扒开两片臀瓣,柳易尘看到了那个被自己蹂躏过的小小入口。
  |丨穴口有些红肿,微微凸了出来,周围的褶皱被那天自己粗鲁的行为撕裂了几道小口,似乎林天龙一直没有处理过那里,现在还没有完全愈合,经过今天一天的跋涉,似乎又裂开了,缓慢的溢著血丝。
  微微叹了口气,柳易尘心里升起一丝惭愧。他确实是对林天龙很感兴趣,但是他并没有想要在这麽快的时间内就得到他的身体,只不过那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突然了,无可控制之下,他只好先用暴力得到了他的身体。
  本以为第二天面对的会是林天龙狂暴的怒火,柳易尘已经做好了被他捅两刀的准备,让他惊喜的是林天龙的态度似乎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暴怒,心生侥幸的他干脆编造出一个理由缠著他,既然林天龙并不排斥男人,那麽自己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
  陷入自己思绪的柳易尘,脸上挂上了迷人的微笑,直到林天龙发出无意识的梦呓,他才惊醒过来。
  轻轻碰触了一下|丨穴口,林天龙的身体瑟缩了一下,浓密的眉毛皱成一团,看的柳易尘心疼不已。
  从口袋里掏出一罐膏药,小心的涂抹在林天龙的後|丨穴上,连内壁里也涂抹了不少,上好的药品很快发生了作用,细密的裂口逐渐收缩,很快便不再流血了。
  三日缠绵-10(美强H甜文,著火了!)
  柳易尘忍不住苦笑,要是师傅知道他制作的“凝露”被他用到这种地方,恐怕连鼻子都要气歪了。
  稍稍等了一下,凝露很快便全部渗入了皮肤,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上下检查了一番,柳易尘确定没有其他的伤口了,便小心的帮他提上裤子,然後垂涎的摸了摸他的肌肉,解开他的|丨穴道後,倒在床上也睡著了。
  “走水啦!走水啦!”就在柳易尘睡著没多久,窗外忽然传来了更夫惊慌失措的声音。
  林天龙在第一时间蹦了起来,和柳易尘对视了一眼,立刻警惕的看向窗外。
  从窗户看去,小镇的西边燃起了巨大的火光,周围的居民逐渐被惊醒,越来越多惊慌失措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
  “去帮忙。”林天龙沈声说道,说完立刻就从窗口跳了出去。
  柳易尘自然不会反对,跟在林天龙後也也跳了出去。
  两道身影快速的在房檐上飞奔,很快便到达了起火的地方。周围的群众已经聚集了起来,手里拿著各种盛水的工具,阻止火势的蔓延。
  “我的仓库……天哪!我完了……”一个瘦弱的男人颤抖著身体,哭丧著脸说道。
  “我的布料……全完了。”瘦弱男人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脸上一片绝望。
  “里面有人吗?”林天龙从房檐上蹦了下来,抓住那个瘦弱的男人问道。
  “完了……全完了。”男人毫不反抗的任由林天龙抓著,眼中满是空洞,喃喃的说道。
  “该死的……”林天龙不耐烦的松开了手,任凭男人再次瘫倒在地上。转身想要再抓个人问问,正好一个强壮的男人从火海中冲了出来。
  男人踉跄的跑出来,被周围的群众一把接住,立刻哭喊起来:
  “陈四!陈四!陈四还在里面啊。”
  “里面还有人?”林天龙一把抓住那个哭喊著的男人,大声问道。
  男人被林天龙凶恶的脸孔吓了一跳,语气一窒,眼中闪过一丝慌张,随後又大声哭喊道:“陈四,陈四还在里面。”
  林天龙扔下男人,转身看向火场,熊熊的火焰冲天而起,整栋建筑都被火焰包围起来,不知道仓库里面究竟囤积了些什麽东西,火焰似乎有越烧越旺的趋势。刚刚那个男人冲出来的小门也被断裂的顶梁挡住了。
  林天龙犹豫了一下,他不确定在这种情况下他能不能把人救出来,如果他冲不出来,不但救不了人,恐怕自己也会死在里面。虽然他很想救人,但是,把自己也搭进去很明显是得不偿失。
  肩膀上忽然搭上了一只手,林天龙转过头。柳易尘静静的看著他,摇了摇头。
  林天龙无奈的叹了口气,紧绷的肩膀松垮下来。虽然他是个强盗,但是看著生命的流逝,这种感觉很不好。
  看到林天龙有些遗憾的表情,柳易尘心头动了一下,轻轻在他耳边说:“那个男人……有问题。”说完,看向那个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强壮男人。
  林天龙眉毛一挑,不明白怎麽柳易尘会说出这麽一句话。
  柳易尘没有多说,只是卷起袖子,参与到救火的行动中去。林天龙自然也不甘示弱,也抄起一个水桶跟了上去。
  折腾了大半夜,火终於灭了,天边隐隐泛出了鱼肚白。
  柳易尘和林天龙也忙了一夜,此刻,柳易尘那张白净的脸上沾上了不少的煤烟,黑一块白一块。相对来说林天龙就好多了,本来就是黝黑的肌肤,再黑一点也看不出来。(= =)
  看了看柳易尘脸上乌七八糟的样子,和平日洁净的样子判若两人,林天龙忍不住用手指著他哈哈大笑起来。
  柳易尘现实被他笑的一愣,然後顺著他的手指反射性的在脸上抹了一把,伸手一看,手指变的乌黑。联想到自己脸上恐怕干净不到哪去,柳易尘也展颜笑了起来。
  “让开!让开!让开!”正当两人相视而笑的时候,一个粗大的嗓门吼了起来。不远处有一队人马赶了过来。
  柳易尘眯起眼睛看向来人的方向。一行大约七八个人,身上穿的皆是捕快青衣,正是平安镇所属的密云县县衙的捕快。为首的一人,三十多岁,身形魁梧,下巴上有些胡子渣,右眼上一到明显的疤痕从额头延伸至颧骨,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添几股彪悍的气质。
  “哼!”身旁传来林天龙冷冷的哼声,柳易尘有些奇怪的看著他。
  林天龙斜睨了他一眼:“看什麽看,老子就是讨厌捕快。”
  柳易尘苦笑一下,林天龙是个山贼,山贼自然是讨厌捕快的,看样子……自己的路,还很漫长啊。
  “这是怎麽回事?”一句话的功夫,那一行人已经到达了仓库前面,为首的捕快跳下马来,环视一圈,问道。
  “华捕头。”一个老头上前一步,打了一个招呼,恭敬的说道。“昨夜本镇的朱家的仓库不知何故失火,刚刚才扑灭。不过……仓库的守夜人陈四,没跑出来。”
  华捕头锐利的双眼微微眯了一下,随後视线在人群中转了一圈,视线扫过林天龙的时候瞳孔微微收缩,露出一丝警惕的气息。再看到柳易尘的时候又猛然睁大,脸上出现了一副愉快的表情。
  柳易尘无奈只好拱了拱手,在华捕头眼中出现几分得意之後,在心底苦笑,惨了,这下子晚上要遭殃了。
  林天龙也注意到了华捕头跟柳易尘之间的互动,莫名的心里很不爽,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看向华捕头的目光也越发的不善起来。
  “我们进去看看。”华捕头跟小镇的镇长说了一声。随後便带著一群捕快走进了仓库。
  柳易尘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也跟著进去看看。
  “你进去干嘛?”林天龙不解的看著他。
  “昨天跑出来的另一个守夜人,有古怪。”柳易尘轻轻侧过脸在林天龙耳边说道。
  ==
  写古文好慢啊……o(┘□└)o……好多一时想不到应该用什麽,然後就会卡壳……悲剧啊……
  三日缠绵-11(美强H甜文,华大哥…)
  灼热的呼吸轻轻的从耳边刷过,林天龙猛的打了一个激灵,身体有些发软。反射性的一巴掌挥向柳易尘,柳易尘侧身一闪,闪过了他的攻击有些诧异的看著他。
  “你死远点,有话说话,靠我这麽近干嘛。”林天龙脸上挂著烦躁的表情,不满的说道。随即转身走向火场。
  柳易尘的眼中一黯,但他并没有说什麽,只是跟在林天龙的後边。没走几步,他却眼尖的发现,林天龙的耳後似乎有隐隐的红色。
  若有所思盯著林天龙的背影,柳易尘停下了脚步。
  走了几步发现柳易尘没跟上来,林天龙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满脸不耐烦的看著他:
  “快走啊,你不是说要去看看吗?”
  柳易尘仔细观察了一下林天龙的表情,没发现什麽异常,心头微微一叹,再次迈开了步。
  两人走进仓库,正好看见华捕头正蹲在地上,仔细观察著一具焦黑的尸体。
  “什麽人?”两个站在一旁的捕快看见两人走了进来,立刻把刀半拔警惕的看著他们俩。
  华捕头扭过头,看到柳易尘,咧嘴笑了笑,脸上的刀疤越发的狰狞。站起身来拱了拱手。
  “柳捕头,好久不见啊。”
  “华捕头,的确是很久不见啊。”柳易尘展颜一笑,拱手还礼道。
  “这位是关河县的柳易尘柳捕头。”华捕头转过身,向站在自己四周的几个捕快介绍。
  “柳捕头。”几个捕快连忙向他见礼。
  “诸位。”柳易尘自然立刻还礼。
  “这位是密云县县太爷的公子,关乐羽,也是我们的仵作。”华捕头指著站在自己身後的一位黑衫青年。
  青年长的很清秀,大约二十岁上下,一身黑色的长衫衬得他的身形越发的修长,满身的书卷气,看起来一派斯文,实在让人想不到他会整天与尸体为伍。
  青年微笑著向柳易尘拱了拱手,柳易尘也还了礼。
  “这位是……”华熊的目光转移到了林天龙的身上。心里琢磨著,柳易尘从来都是看起来温文尔雅,但对人处事相当的疏离,并不容易接近。要不是又一次自己无意中撞到了柳易尘的醉态,恐怕自己也不会被他视为朋友。
  但是这个人满脸的彪悍气质,身上也明显有功夫在身,可是并没有丝毫公门中人的气质,但是偏偏在柳易尘身上没有对他丝毫的排斥,可见两人的关系十分的不简单。
  “这位是……林天龙,是我的……朋友。”柳易尘犹豫的一下,还是决定这麽介绍。
  “林天龙。”华熊的目光猛的收缩了一下,他记得困龙山上面那夥山贼的首领就叫林天龙。不过,不管他是不是那个林天龙,既然柳易尘说了他是自己的朋友,那麽自己也没必要再多说些什麽。
  冲著林天龙拱拱手算是打了招呼。林天龙自然也是冷冷的还了一个礼。
  “咳咳,我们昨天正好路经这里,火灾发生的时候,我们是头一批赶到的人。”柳易尘看到华熊眼中的精光,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介绍他不满意,但是此刻他也没办法详细说,只好尽量转移话题。
  华熊深深的看了林天龙一眼,目光扫过柳易尘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用目光告诉他:“晚上咱们“详细”谈。”
  柳易尘头上有些发麻,但是脸上依旧是一片斯文有礼的样子。
  “说说你们看到的情况。”华熊问道。柳易尘自然是把昨天他们看到前前後後仔细说了一遍。在说到那个从火场中逃出来的另一个守夜人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我觉得他脸上表情很慌张。”
  “著火了自然就会慌张了,这有什麽可奇怪的。”站在一旁的一个捕快不以为然的说道。
  他觉得这个长得很漂亮的男人说的都是废话。刚刚介绍的时候说他是总捕头,跟他们华老大平级他就有些不相信,这个男人会是捕快?看他一副斯文柔弱的样子,该不会跟贼人一个照面就软了吧。说不定他旁边的那个男人就是他的保镖。
  “没错,著火自然会慌张。可是,他的慌张确实在看到我朋友追问他里面有没有人的时候出现的。”柳易尘解释道。对於那个捕快不屑的目光他根本不在意。
  倒是华熊看到那个捕快的表情,眼中一寒,什麽时候,他华熊的手下也会以貌取人了,看来,只调教他们三个月还远远不够。
  目光扫过华熊眼中的寒气,柳易尘忍不住好笑,同时用怜悯的目光看了那个小捕快一眼,惹恼了华老大,至少也要脱一层皮下来。
  “这麽说,那个逃出去的守夜人有很大的疑点?”华熊沈静的说道。
  “恩,极有可能是他……杀人纵火。”柳易尘沈声说道。
  华熊思虑的一下,目光转向正在检查尸体的关公子。
  关公子正好站起身,看到华熊投过来的询问的目光张口说道:
  “死者的脑後有一个不明显的缺口,但是尸体烧的太厉害了,我现在不能确定那是被刀剑砍伤的,还是被房梁之类的东西砸的。”
  “恩。”华熊点了点头,冲著那帮小捕快说,“仔细检查一下周围,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东西,顺便让仓库的老板来点验一下,那边还有一些没烧毁的东西。”
  “赵七!”
  “属下在。”刚才那个一脸不屑的捕快应声道。
  “你跟关公子把尸体运回衙门去。”
  “遵命。”
  “然後依旧跟在关公子身边把他检验的结果记录下来。”
  “属下……遵……命……”这一次他回答的很艰难,脸色看起来有些发白,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而其他的捕快则都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著他。只有关公子还在淡淡微笑。
  “好了,兔崽子们,快点开始干活。”华熊一声大吼,几个捕快连忙动了起来。
  ==
  大哭……呜呜呜呜……今天去修本本……结果钱包被偷了……郁闷死了……我和老公的身份证,还有银行卡……TMD……该死的小偷,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你偷走钱也就算了,你倒是把钱包扔在附近的垃圾箱啊,居然还带走了。我诅咒你天天被人爆菊花!!!!
  .T 呜呜呜……补办身份证好麻烦……
  三日缠绵-12(美强H甜文,和华熊的关系)
  “华捕头,我住在本镇客栈的天字七号房。”柳易尘留下了自己的地址便离开了。虽然他也是捕快,但这里毕竟不是他的辖区,即使华熊跟他关系很好,他也不会随意在别人的区域里办案。
  从头到尾,林天龙一直没说话,只是沈默的看著他们。
  “你和那个捕快很熟?”回客栈的路上,林天龙开口问道。
  “嗯。”柳易尘点头承认道:“华兄破案是把好手,我们之间合作过几个案子,偶尔还会在一起喝酒。”
  随後苦笑了一下说:“恐怕今天晚上这顿酒是跑不了了。”
  “哦。”林天龙闷闷的说道。他觉得自己很奇怪,柳易尘承认跟那个华捕头很熟还要一起去喝酒的时候,自己居然会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有这种感觉。
  “怎麽了?”柳易尘扬眉问道,林天龙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没事。”林天龙烦躁的回答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会这样。
  柳易尘到时在心中有了一丝喜色,林天龙肯开口问一些关於他的事,说明他开始在意自己了。这是一件很大的好事。
  两人一路无语的回到了客栈,林天龙对晚上柳易尘和那个华熊的约会有那麽一丝的烦躁,脸色越发的阴沈,而柳易尘似乎是感觉到了林天龙对自己的在意,脸上的喜色越发的明显。
  看到柳易尘脸上遮都遮不住的喜色,林天龙更加觉得他是十分期待晚上的约会,於是就更加的不爽。
  无论林天龙如何不爽,夜幕低沈的时候华熊还是找上门了。
  柳易尘打开门口,站在门口的华熊看到林天龙仰躺在床上,眼中忽然一亮,面带笑意的看著柳易尘。
  柳易尘干咳了两声,都没邀请他进入房间便急急的扯著他的袖子跑掉了。
  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林天龙看到柳易尘居然“迫不及待”的出去跟华熊约会,心里不知道是什麽滋味。
  坐在酒楼的雅座里,柳易尘对上华熊带著调笑的表情,无奈的解释道。
  “华兄,你真的误会了。”
  “哦?”华熊哦了好长一声,然後端起茶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
  “什麽时候,我们的柳大捕快居然能和别人同住一室了。”
  “……”柳易尘无语。
  “哼哼,快点从实招来。”华熊突然低下头,眯起眼睛看著柳易尘,那副表情,怎麽看怎麽奸诈,跟他凶悍的外貌毫不匹配。
  “呃……好吧,我说就是了。”无奈败下阵来的柳易尘只好摸摸鼻子说道。
  “知道就好。”华熊嘿嘿一笑,翘起二郎腿等著柳易尘坦白。
  “我的确喜欢他。”柳易尘慢慢垂下眼帘,轻声说道。
  一阵沈默……
  “然後呢?”华熊不满的瞪大铜铃般的眼睛。
  “没然後啊。”柳易尘苦笑。
  “没然後你让他住在你房间里面?”华熊睁大眼睛。
  “因为客栈只有一间房间啊。”柳易尘也很无奈。
  “唔……”华熊语塞。
  “那家夥……真的是林天龙?”华熊问道。
  “啊?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