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12部分

後突然冒出了大量腥浓的液体,毫无防备的林天龙被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
  一遍咳嗽,一遍忍不住瞪了柳易尘一眼,这家夥,要出来了也不说一声。却没想到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柳易尘一副呆滞的摸样,目光奇异的看著他。
  柳易尘著魔一般盯著林天龙的嘴角,几缕白色的丝线正沿著嘴角下滑,微张的口中还能看到许多白色的浊液,随著对方的咳嗽轻轻的颤动。
  “天龙……喝下去,喝下去好不好……”双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柳易尘的眼睛闪闪发亮,看著林天龙的目光带著满满的渴求。
  看著对方的目光,林天龙也说不出来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居然说不出拒绝的话,只是反射性的闭上了嘴,咕噜一声,真的吞了下去。
  一瞬间,柳易尘的眼中猛的亮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是说不出的兴奋,整个人都扑了过来,搂住他的头狠狠的吻住了他,毫不在意他口中还有自己的Jing液。
  “唔,唔……”嘴里被一条灵活的舌头蛮横的翻搅,满满的都是对方的味道,这一吻,差点让林天龙昏了过去。直到他感觉到那个刚刚才发泄过的东西已经又一次生龙活虎的顶在了自己的|丨穴口蠢蠢欲动,这才反应过来,不对,他明明是想要上柳易尘的。
  “等等……”林天龙挣扎著。
  “等不了了,天龙,真的等不了了。”柳易尘在他脸上胡乱的吻著,焦急的说道。
  “我……让我来……你,你躺下。”好不容易在对方亲吻的空隙,把这句话说完,林天龙这才脱离了对方的魔爪。
  以为林天龙要主动骑乘,柳易尘已经兴奋的找不到北了,立刻乖乖的躺了下去。满是期待的看著他。
  看到柳易尘期待的目光,林天龙忍不住有点心虚,不过一想到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是错过了,他恐怕这辈子都没有上他的机会了,於是,咬咬牙,伸手去摸润滑用的杏花膏。同时把事先藏好的药丸捏碎。
  柳易尘十分兴奋的看著林天龙略带羞涩(= =其实是心虚。)拿出了润滑用的膏剂,一边打开盖子,一边揉捏著自己的腰侧。
  但是看著,看著,却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因为拿到膏剂的林天龙并没有给自己润滑,反而是十分期待的看著自己。想要伸出手去接过膏剂,但是却赫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结合林天龙刚才的动作,他立刻得到了结论,自己的师傅肯定跟他见过面了。
  (10鲜币)三日缠绵-66(意外的结果)
  此刻自己动弹不得,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动弹不得,再联想刚才林天龙的行为,柳易尘的额角忍不住滴下了一滴冷汗。
  “天龙……”柳易尘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
  “我在。”林天龙也立刻回他一个笑脸。
  “你见过我师傅了?”
  “没错。”承认的很痛快。
  “咳咳,那你……是想要?”柳易尘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想上你。”林天龙咧开嘴笑了笑。
  柳易尘立刻满头黑线,果然……
  “那个,天龙,你怎麽忽然想要在上面呢?”柳易尘眨眨眼,状似不解的问道。
  “也没什麽,就是看你每次上老子那麽爽,老子也想试试。”
  “……”柳易尘十分无语。但是他仍然不死心。“天龙,你看,咱们平时不是很好吗,为什麽你一定要在上面呢?难道是我伺候你伺候的不够好吗?”
  “呃,那倒不是,跟你做很爽。”
  “那你何必……”
  “老子就是想试试在上面的感觉。”
  “……”柳易尘此刻简直就是欲哭无泪,这林天龙怎麽就突然冒出了这种想法呢?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师傅那个老变态诱导的。
  “好了,别废话了,老子要上你了。”生怕那个药丸的效果会很快过去,再加上刚才两人早已经是欲火中烧,林天龙迫不及待的分开了那两条柔韧的双腿。
  柳易尘闭目苦笑,这次肯定是跑不掉了,只希望林天龙这家夥不要太粗鲁,搞的自己屁股开花就好……
  林天龙盯著股缝间那个小小的入口,感觉很不可思议,真的是用那个地方吗?用手指轻轻的碰了一下,浅褐色的花蕾瑟缩了一下,闭合的更紧了。
  看著自己下身那个粗大的东西,无法想象,那种地方怎麽可能容纳下这种尺寸的肉茎,不会裂开吧。
  联想起当初柳易尘被人下了春丨药强Bao自己之後,那种剧烈的疼痛,林天龙的脸色忍不住有点发白。难道,这种疼痛也要让柳易尘经历一次?
  眼看著那个小小的洞口就在眼前,只要自己想要,柳易尘也没有反抗的能力,不知怎麽,林天龙忽然没了兴致。
  等了好一会还没感觉到後面的疼痛,柳易尘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到林天龙表情沮丧的坐在床边,忍不住问道:“怎麽了?”
  林天龙悻悻的看了他一眼,撇撇嘴:“老子对著你的屁股硬不起来。”
  一听到这话,柳易尘简直要放声大笑了,真是没想到,这种好事也能被他碰到,平日里欢爱的时候,两人明明都很兴奋,可是此刻林天龙却说对著他的屁股硬不起来,这是不是意味著,以後他也不用担心林天龙想要反攻的念头了。
  “你笑个屁。”看到柳易尘眯著眼睛,林天龙极度不爽的骂道。
  “我没笑。”尽量板著脸,柳易尘不想让林天龙看出此刻自己有多麽得意。
  “他妈的……”恨恨的骂了一句,但是林天龙也知道这并不是柳易尘的错,一想到这些狗屁倒灶的事,自己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天龙……”一看林天龙不在生气,柳易尘立刻甜腻的叫道。
  “干嘛。”斜斜的睨了他一眼,林天龙对他爱搭不惜理的。
  “你看……”用眼神示意自己再次膨胀起来的下身,柳易尘眼里满是小星星。
  看到对方勃起的肉茎,刚刚还没有消下去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後|丨穴不住的蠕动,内壁也再次湿润起来。
  “真他妈的,又是老子被干。”愤愤的骂了一声,林天龙打算主动躺下,不然这麽不上不下掉在这里,实在是难受。
  “等下。”柳易尘忽然出声。
  “又干嘛?”欲火燃烧的更加的旺盛,林天龙的语气中也有了那麽一丝不耐烦。
  “天龙,我现在可是动不了啊。”柳易尘苦笑。
  林天龙猛然僵住,该死的,忘了这个问题了……
  “我现在可是一个指头都动不了了。”柳易尘连忙说道,顺便还特意强调了一下“一个指头。”
  林天龙自然明白他是什麽意思,脸上的表情青白不定,最终还是抵不过瘙痒的後|丨穴,愤愤的骂了一句娘,然後双腿分开,跨坐在柳易尘的腰上,挖出一坨杏花膏摸在他的Rou棒上,自己坐了下去。
  “恩哼……”拖延了这麽久得欲火终於得到了满足,湿滑的内壁紧紧包裹住自己的Rou棒,柳易尘满足的直哼哼。
  “唔。他妈的,果然还是这样爽。”林天龙一边摆动自己的腰,一边上下起伏著身体,粗大的肉茎深深的顶入身体,摩擦著滚烫的肉壁,带来一波一波的快感。
  “哈啊……天龙……你夹的好紧。”柳易尘虽然不能动,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享受林天龙的服侍,反而更是让他空出嘴来,不停的调戏著对方。
  “嗯……”林天龙紧闭著眼,额角不断的有汗水滴落,平日里总是会被恣意怜爱的|丨乳丨尖此刻孤零零的悬在哪里,看起来十分可怜。
  “呼……爽死了,天龙你的小嘴真是越来越会吃了。”不知道是不是跟林天龙这个粗人相处久了的缘故,两人欢爱的时候,柳易尘越来越容易流露出他粗鲁的本性了。
  “对,就是这样……啊,你的小嘴夹这麽紧是想我射出来吗?”柳易尘难耐的呻吟著,咬住下唇,克制著想要射出的欲望。从他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自己粗大的肉茎在对方暗褐色的密|丨穴中出出进进。被灼热的内壁融化的杏花膏散发著浓郁的香味,沿著两人交合的地方向下滑落。
  “哈啊……少罗嗦……嗯,好爽。”摆动著自己的腰部,感受著粗大的Rou棒摩擦著自己的内壁,今天林天龙居於主导地位,所以很轻易的就可以控制著硕大的Gui头每一次都撞击在体内最爽的地方。
  “天龙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太Yin荡了……”柳易尘轻笑著说道,眼睛闪闪发亮,虽然他的表情看起来很轻松,但是越发红润的脸颊昭示著他的兴奋。
 (10鲜币)三日缠绵-67(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滴)
  “唔……唔……啊……”身後的密|丨穴被填的满满的,逐渐积累的快感让他的荫茎涨的发疼,平日里总会有一只柔软的手掌触摸自己,可惜今天柳易尘无法动弹,自然也就不能抚慰他的身体。林天龙恶狠狠的瞪了柳易尘一眼,柳易尘则是一脸的无辜。
  万般无奈之下,林天龙只好在柳易尘亮晶晶的期待眼神中,摸上了自己的肉茎。
  “恩啊……”一边套弄著手上的肉茎,一边上下起伏著身体,强烈的快感刺激如潮水般把他淹没,粗壮的双腿此刻却在微微发抖。
  “唔……再快一点,天龙……我……我要不行了……嗯,你吸的太厉害了。”柳易尘的脸上染满了红晕,尽管他在努力克制,但此刻的林天龙实在是太诱惑了,粗壮的双腿分的很开,腿部的肌肉随著起伏的动作不断绷紧,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自己的荫茎上下套弄,湿热的密|丨穴紧紧箍住粗大的Rou棒不住的吞吐,粘稠的汁液在柳易尘的小腹上糊成一团。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啊……天龙……我要被你吸出来了……啊……”柳易尘暗哑的声音猛然拔高,随即一股热液在林天龙体内弥漫开来。
  “唔……”闷哼一声,林天龙起伏的动作猛然停住,後|丨穴紧紧吸住还没软下去的Rou棒,手上套弄的动作加快了几分,白灼的液体喷涌而出,散落在柳易尘的小腹上。
  “呼……呼……”大口喘著气,林天龙无力的趴在柳易尘的身上,脸上的潮红看起来十分诱人。
  柳易尘不断的在他头上亲吻著,嘴里还在喃喃的说著什麽天龙你真棒之类的话。
  “走开。”一巴掌把柳易尘推开,林天龙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在微微的颤抖。无奈的双手撑住他的胸膛,支撑著自己的下半身,离开了他的小腹。
  啵的一声,已经软掉的Rou棒从密|丨穴中滑了出来,软塌塌的垂在两腿之间,此刻柳易尘的表情满足的像一只快要撑死的老虎, 虽然药效还没有完全过去,依旧坚强的用刚刚才能移动的手臂在林天龙厚实的胸膛上画著圈,时不时还会捏一捏硬的如小石子一般的|丨乳丨头。
  “呼……”长舒一口气,林天龙在他的身边躺了下来,全身放松,这时才感觉到,全身沁出一层薄汗,腰部十分的酸软,被撑得过开的|丨穴口流出大量白色的液体,两腿之间更是被两人的体液弄得一塌糊涂。
  体会了一阵高潮的余韵,林天龙忽然睁开眼,看著身边有些昏昏欲睡的柳易尘,脸上出现了一种懊恼的申请,该死的,难得有这麽好的机会,为什麽自己会心软呢,更过分的是,心软也就算了,居然会主动骑上去……难道,这一辈子自己就是在下面的命了?
  看著柳易尘十分餍足的带著微笑陷入梦乡,林天龙摸了摸鼻子……算了,反正在下面也没什麽不好,反正自己都疼过了,没必要再让那家夥疼一次。都已经是一家人了,还计较什麽,再说……疼媳妇本来就应该是男人的责任麽……
  既然想开了,林天龙自然不会再去自寻烦恼,身体很疲惫,刚刚欢爱带来的兴奋感觉逐渐褪去,迷迷糊糊就睡著了。
  静谧的小院里,一颗大树上,一个瘦小的黑影愤愤的骂道:“你个没出息的家夥,居然又受了……真是气死我了。”
  随後又喃喃自语道:“该死,这下子那个臭小子肯定知道我来了,估计以後就不好上当了……对了,哈哈哈,听说老五好像也弄了个男人,说不定能比这个笨蛋出息点。我去找老五玩咯,让小二继续担心我什麽时候会出现吧。哈哈哈……”
  黑影倏地一个纵身,几个起落就消失在阴暗的树影中……(= =辛先生,你保重……)
  *
  “唔……什麽时候了,怎麽还会有苍蝇。”睡的迷迷糊糊的林天龙不耐烦的挥著手,试图让那只千方百计想要落在自己脸上的苍蝇飞走。
  没想到苍蝇没赶走,就连那只大手也落入了别人的魔掌,指尖传来一股湿热的感觉,猛然睁开眼,就看见柳易尘正喊著他的手指慢慢的吮吸。
  林天龙一看见那张脸,就忍不住联想起昨天自己骑在他身上放浪的扭动腰部的样子,忍不住脸一红,收回了自己的手。
  柳易尘一脸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仿佛林天龙夺走的不是自己的手指,而是什麽珍馐美味一样。
  不敢去看床单上的一片狼藉,林天龙灰溜溜的爬下床,四处寻找昨天被柳易尘剥掉的衣服。昨天的情况,用偷鸡不成蚀把米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
  从被子里找出自己的内衣,椅子上摸回了裤子,床底下藏著一件外袍,忙乎了好一阵,总算把衣服穿戴整齐了。林天龙一回头,看见柳易尘光溜溜的坐在床上,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忍不住老脸一红,这家夥,衣服也不穿,也不怕冻著。大踏步走了过去,伸手拽起床上的被子,把柳易尘一包,林天龙转身打算去前院看看。
  刚迈出一步,身後猛的传来一股力度,害得他倒退两步,跌坐在床上。
  “你干嘛?”不满的瞪了柳易尘一眼,林天龙有些气恼。
  “天龙……”柳易尘笑眯眯的,但是双眼却闪过一丝光芒。
  及时扑捉到那缕光芒的林天龙突然觉得有些不妙,头皮似乎有点发麻,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什麽……我……我还有事,先……”
  “天龙……你不会忘了,昨天对我下药的事情了吧……”柳易尘的手指,探进他的衣服里面,在胸前画著圈,揉捏著小巧的|丨乳丨头。
  林天龙留下了一滴冷汗……昨天被那个老头忽悠的有点激动,差点忘了,原本想要送给柳易尘的礼物,变成了下药把他麻倒,然後打他屁股的主意……好像不太好。
  (10鲜币)三日缠绵-68(初露端倪)
  而且,这家夥的功夫可比自己高很多,如果昨天他狠狠的做一次,也许此刻柳易尘绝对爬不起来,他也就不用害怕了,可偏偏他心软没有做,虽然自己的屁股现在并没有什麽不适,但是恐怕一会就回很“不适”了……
  “我……我……还有正事……”林天龙此刻心虚的很,很努力的视图从柳易尘的怀里挣脱出来。可惜,功夫上的高下差异,让他完完全全就是徒劳。
  “昨天,你说好要送我礼物的。”柳易尘慢条斯理的说道。
  “……”林天龙很想破口大骂,老子的礼物送的还不够重麽,都主动骑上去被你干了。
  “但是……”话音一转。“昨天因为“某种药”的关系,我做的很不尽兴。”
  “……操,你想怎麽样。”林天龙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死活逃不掉,爱怎样怎样吧。
  “不怎麽样啊。”柳易尘此刻笑的像狐狸一样。“只不过,最起码,你应该让我做够本吧。”
  “……做就做,老子怕你不成。”林天龙也是豁出去了,反正昨天自己下药的行为确实有点不厚道,干脆把刚穿上的衣服又脱了下去,光著身子看著柳易尘,一副你想怎麽样就怎麽样的样子。
  “那我就不客气了。”柳易尘的眼睛闪闪发亮,鲜红的舌头在唇边划过一圈,看著林天龙的眼神简直要把他吞下去了。
  轻垂的纱帐被人放了下去,两道模糊的人影重叠在了一起,断断续续的呻吟从窗户缝里飘了出来,随後又被微风吹的不见踪影。
  一个时辰後……
  “唔……你他妈的……有完没完……”
  一个半个时辰後……
  “柳易尘……啊……你这混蛋……别太过分……”
  两个时辰後……
  “呜呜……不行了……受不了了……”
  两个半时辰後……
  “……”
  看著浑身上下布满青紫吻痕,双腿间一片狼藉,眼角带著水光昏睡著的林天龙,柳易尘露出了一丝奸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打我屁股的主意!
  **
  “姐,好像有些不对啊。”如非有些为难的看著如月。
  如月蹙了蹙眉,“怎麽了?”
  如非有些委屈。“那个林天龙……好像对我不感兴趣啊。”
  如月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不是说他在接近你吗?”
  “对啊。”如非嘟囔著说道。“可是最近这几天,也不知道怎麽了,无论是穿著还是举止,我都尽量模仿那些小倌了,可那家夥怎麽反而是一脸厌恶的表情?”
  “会不会,你推测错了,他不喜欢男人?”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如非犹豫了。“那天我,我可能是急了点,难道……他真的不喜欢男人?”
  看著如非犹豫的眼神,如月叹了口气,看样子,那天提到黑罗殿的事把他吓坏了,做事有点过於急躁了。
  “你先别急……我们总会有机会接近他的……”如月咬了咬牙,看样子,不采取一些非常手段是没办法接近他了。
  看到姐姐的表情,如非多少有些安心,只要姐姐说出来的事,基本上就是代表她现在有办法了。
  “如月。”门外忽然传来了猴子大嗓门的吼声。如月脸上一闪而过一丝厌恶,但是却挂上了微笑的表情。
  “找我什麽事。”淡淡的微笑,柔和的神情,如月此刻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青春的少女神态。
  猴子脸上微微有些发红,从身後拿出了一个包袱,递给她,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们今天下山了,呃……我正好看见这块布料,觉得挺适合你的……就……就买下来了,正好你也没什麽过冬的衣物……这个,就给你做件棉袄吧。”
  如月接过了猴子递过来的包袱,轻笑了一下,“谢谢你了。真是多亏了你,我们姐弟俩到山寨里来,没少受你的照顾。我真不知道该怎麽感谢你。”
  “没啥……嘿嘿,都是一些小事。”猴子摸摸後脑勺,笑的傻乎乎的。
  “啊,看我多疏忽,猴子你要进来坐一下吗?”如月恍然大悟般的问道:“你看,都怪我,光顾著炼药了,都忘了招呼你了。”
  “没事……我……我就是来把布料送来,恩,你们忙去吧。”从半开的门缝里,猴子看见了坐在炉子旁边煽火的如非,如非正聚精会神的看著炉子里的火,对上他的目光,也是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一点没有起来迎接的意思。
  “呃……可是,你都来了,怎麽也应该进来喝杯水吧。”如月微微皱眉,一副很懊恼的样子,似乎是为无法招呼猴子进来坐而生气。
  “没事,真没事。”猴子连连摆手,“我……啊,我其实还有事,那个,我先走了啊。”
  “啊?你还有事啊?”如月一脸的错愕神情,随後又放松了下来,笑了笑。“想必你忙的都是些正事,那我也就不留你了,有时间要来这里喝茶啊。”
  “一定,一定。”有些无措的搓著自己的手掌,猴子看起来一副局促的样子,脸上还带著几丝红晕。
  “那……那我先走了。”期期艾艾的说完,猴子几乎是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如月的小院。
  在心底冷笑著看著猴子离去的背影,如月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嘁,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凭他也想娶姐姐你。”如非一脸的不屑,对猴子的讨好行为嗤之以鼻。
  “行了,他只不过是个小人物,不用理他,我们现在还是要专心接近林天龙才行,至少应该要你能打听到,他究竟有没有扔掉那份名单。”如月随意的挥了挥手,像猴子这种幼稚的求爱,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要不是因为潜伏在这里需要一些人来给她打掩护,她根本就不会理会他,更别提还在这扮演著什麽贤良淑德的无知少女。
  “姐……我有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如非忽然眼睛一亮,脑子里冒出一个主意。
  “说。”
  “刚才那家夥不是喜欢你吗。”如非笑的很阴险。
  如月挑眉,隐隐约约知道了如非的意思。
  “继续说。”
  (10鲜币)三日缠绵-69(计划…)
  “姐,你想啊,像林天龙这种男人,如果有人问他,在那些尸体上是不是发现了什麽东西,他也许会起疑心,但如果是他最好的兄弟跟他打听他杀了那些狗官的壮举,他应该就不会隐瞒什麽了吧,说不定还会详详细细的把所有的细节都说出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不就知道那份名单到哪去了麽?”
  如非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不错,想想也是,每个男人都会有炫耀的天性,同时也不会对自己的好兄弟多家防备,让他的号兄弟去套话,绝对是最有把握的。
  如月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虽然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成功的几率显然更大。而且,猴子喜欢自己,这就让他很容易就对自己毫无防备,自己的诱魂术应该能控制住他。
  换个角度想,大不了被林天龙发现,自己和弟弟凭著手中的毒药,平安的逃离这里应该不是什麽问题,不关怎麽说,也比就这麽干耗在这里要强得多,毕竟,组织里让他们在这里潜伏的时间是三个月,时间已经快到了,如果到时候没有什麽成果拿出来,恐怕那个老不死的不会放过自己,与其这样,还不如放手一搏。
  咬了咬下唇,如月下定了决心,抬起头看著如非:“事不宜迟,咱们今天晚上就下手。”
  “那我去把猴子找来。”如非立刻跃跃欲试。
  “等等……”沈吟了一下,如月皱了皱眉头:“还是晚上吧,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看剑他来我们这里。”
  如非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华灯初上,就在林天龙犹豫著究竟要不要上了柳易尘的同时,如月的房间里,猴子一脸局促的看著近在咫尺的如月。
  如非站在一旁,脸上带著微笑:“好了,姐,我可以把猴子哥带来了,你有什麽话,就“好好”跟他说吧。”
  如月听了如非的话,脸上浮起一层红晕,略带羞涩的拿起茶壶,斟了一杯茶递给猴子。
  猴子痴迷的看著如月羞红的脸,心情十分激动,不知道如月这麽晚找他来要说些什麽。
  “猴子大哥……”似乎有些羞於开口,说话之前,如月的脸色又红了几分。
  “唉唉,我……什麽事。”猴子也不自觉的紧张起来,说话有些结结巴巴的。为了消除自己的紧张感,他连忙喝了一大口茶水。
  “是这样……我们姐弟到寨子里来,多亏你多方照应。”如月脸上露出一副感激的神情。
  “哈哈,没什麽……如月妹子你客气了。”猴子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嘴里有些干燥,又喝了一大口茶水。
  一旁的如非看著他在心底冷笑。
  “猴子大哥,我在这里还有个不情之请。”如月微微低下头,留下一个形状姣好的侧脸。
  “什麽事,你说,只要是我猴子办得到的,我绝对没有二话。”猴子用力拍了拍胸口。
  “那我先谢谢猴子大哥了。”如月微笑著抬起头,走近了几步,清澈的目光直视著猴子的双眼。
  猴子略感迷蒙的看著如月的眼睛,黑亮的眼睛彷如有魔力一半,漆黑的瞳仁里似乎有一个漩涡在旋转,让猴子完全挪不开眼神。
  “猴子大哥,你会帮我的对吧。”如月轻柔的嗓音好像清风一般吹入猴子的耳际。
  “对……我会帮你……”猴子的眼神变的呆滞起来。喃喃的回答著。
  “那我现在就有一件事情,要交代你去办。”如月的眼睛里出现了真正的笑意,一旁的如非也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神情。
  **
  “老大,老大。”螃蟹的大嗓门再次在院子外面响了下来。
  吱呀一声,小院的门开了,出来的却是……
  “呃,大嫂。”螃蟹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
  “恩。”柳易尘脸上挂著微笑应道。
  “诶?老大不在吗?”螃蟹好奇的看著柳易尘空空如也的身後问道。
  “天龙昨天有些乏了,现在还在休息。”说起这,留柳易尘也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有些赧然。自己好像做的太过分了,这都下午了,天龙还没睡醒呢。
  “呃……”螃蟹眨眨眼,昨天?乏了?还在休息?再加上柳易尘微红的脸颊,随即顿悟了,红著脸搓了搓手,傻笑了一下:“呵呵,那……大嫂,我……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那个……你告诉老大,别太拼命啊……儿子虽然重要,但是身体更重要啊……嘿嘿嘿嘿……要保重身体啊……”
  柳易尘听了他的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
  螃蟹看著嫣然而笑的柳易尘一时看呆了……心里喃喃自语,大嫂真像仙女下凡啊,真漂亮,难怪老大这麽拼命啊……(= =)
  “那什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我先走了。”讪讪的红了脸,螃蟹连忙就要走,柳易尘却忽然叫住了他。
  “诶,等等。”
  “嫂子还有什麽事吗?”
  “你找天龙什麽事,等他醒了,我好告诉他。”柳易尘觉得,林天龙的这帮兄弟还真是有趣。
  “哦,也没什麽。”螃蟹摇了摇头:“就是猴子那小子说晚上要找大家一起喝酒,我就来告诉老大一声。”
  “好,等天龙醒过来,我会告诉他的。”柳易尘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哦,对了,你让老大晚上直接去猴子那屋就行了。”螃蟹补充了一句。
  “好。”
  “那大嫂,我走了啊。”螃蟹搔搔头,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等螃蟹离开後,柳易尘关上了小院的大门。
  等他走回房间,林天龙依旧抱著被子睡的香甜,早上留下的吻痕,浅一些的已经消退了,而那些深紫色的痕迹仍然斑斑点点的分布在那副健壮的身躯上。
  看著这样的美景,柳易尘忍不住又是下腹一热,有些激动。
  在心里讪讪的骂了自己一句禽兽,为了防止自己继续想到些让人兴奋的场景,进而做出某些不明智的事情,柳易尘连忙抓过被子把那副诱人的画面包起来,轻轻在他的鼻尖上啄了一下,沈睡著的林天龙似乎感觉到了一般,襟了襟鼻子。
  (10鲜币)三日缠绵-70(布局)
  看著对方可爱的表情,柳易尘忍不住又在他厚实的唇上舔了一下,随後,不满足般的把那两片厚实的唇瓣还在嘴里慢慢的吮吸,一直到两片嘴唇都被吸的丰润了许多,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嘴。
  柳易尘歪著脑袋看著沈睡中毫不知情的林天龙。
  明明是一副凶恶的长相,明明是那麽粗壮的身体,明明是那麽的不符合“可爱”这个词的含义,但是林天龙在柳易尘的眼里就是那麽迷人,那麽可爱,简直让他恨不得把他揉进怀里,再也不放开。一想到这个人是属於自己的,可以任由自己做出许多让他羞耻的事,柳易尘就觉得自己的心情仿佛长上了翅膀,好的可以飞起来。
  轻轻躺在他的旁边,柳易尘紧紧搂住怀里的人,就这样静静的看著他,仿佛这样就得到了全世界一般的满足。
  浓密的眉头微微皱了皱,那双锐利的眼睛轻轻抖了抖,随即睁开了,看到了面前带著微笑凝视著自己的柳易尘,那双眼睛的主人怔了半响,然後微微张开嘴,说了一句:
  “操……”
  柳易尘的表情有些凝固……
  “我操,柳易尘你这个王八蛋。”完全清醒过来的林天龙立刻开始破口大骂,腰酸软的不成样子,屁股也仿佛裂开一样的疼,两条腿软的像面条一样,一想起上午柳易尘摆弄的那些姿势,他就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人砍成十八瓣。
  柳易尘的额角出现几条黑线,他好像忘了,今天上午他是如何“疼爱”林天龙的了,照林天龙的脾气,醒过来之後没直接砍他十刀八刀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他居然还在幻想等他醒来会给自己一个热吻,简直太天真了……
  任由林天龙骂了自己将近半个时辰,柳易尘面不改色的听著,时不时还会狗腿的斟上一杯茶,让林天龙润润喉咙继续骂。很明显他也知道自己的确过分了,怎麽说昨天林天龙也只不过是有那麽个贼心──而且还是被他师傅挑拨的──最後还是没下手,他的这种赤裸裸的报复行为的确很过分。
  一直到林天龙骂过瘾了,这才小心翼翼的说出螃蟹找林天龙去喝酒的事情。
  最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後,林天龙这才出去赴宴去了,留下柳易尘在房间里反省自己上午的行为……
  看著林天龙大摇大摆远去的身影,柳易尘忽然打了个冷战,怎麽感觉……自己好像有要变成妻奴的趋势呢……
  螃蟹,大头,猴子,林天龙几个人围成一圈坐在石桌旁边,石桌中央放著一个双层的铁锅,下面是燃烧著的木炭,上面是一锅烧开的汤,也不知道汤里面都放了些什麽,红滚滚一片。铁锅的周围摆放著一盘盘的青菜,和肉片。
  “老大,听说这是京城那边的新吃法,上次我们去卖羊肉的时候,卖羊肉的老牛告诉我们的,咱们今天也试试看。”大头兴高采烈的说道。
  “新吃法?”林天龙一愣,反射性的想到,如果真的好吃的话,下次也可以找柳易尘一起吃。随後怔了一下,然後忍不住笑了起来,自己真的沈迷的很彻底啊。这样也会想到他。
  “哎?老大你笑什麽啊?”猴子一脸纳闷,想不明白怎麽这新吃法有什麽好笑的地方。
  “呵呵,没事。”林天龙连忙摆摆手,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告诉他们了,不然真怕自己被嘲笑成妻奴。
  “来来来,大家别废话了,我都快饿死了,快开始吧。”螃蟹拿起了筷子,乒乒乓乓的敲击著桌子。
  “好好,就知道吃。”大头无奈翻了翻白眼,把一盘子的羊肉都倒了进去。
  大家哈哈一笑,都拿起了筷子,期待著这种新吃法。
  酒过三巡之後,林天龙满足的摊在椅子上剔牙,呼……吃的真是爽,真没想到这种新吃饭还真是不错,鲜嫩的羊肉里的香味被彻底的激发出来,加上调制好的酱料,满嘴溢香。
  “吃得好饱。”猴子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满足的说道。
  “真不错啊。”螃蟹也吃的十分舒畅。
  “嘿嘿,下次得在老牛那多买点羊肉了,不然就这点肉还真不咱哥几个分啊。”大头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感慨的说道。
  “就是,今天都没吃过瘾。”螃蟹翻了翻白眼。
  “就属你吃的最多,还抱怨。”大头对螃蟹嗤之以鼻。
  “哈哈……”猴子和林天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诶,对了老大,你回来都没给我们说说,你是怎麽杀掉那些人渣的。”猴子十分好奇的问道。
  “就是,就是,老大,你给我们讲讲,让我们也出出气。”螃蟹立刻也凑了过来,就连大头也饶有兴致的竖起了耳朵。
  林天龙哭笑不得的看著这帮兄弟,这不明白这玩意有什麽好说的。不过,既然他们想听,那就讲讲吧。於是,把他怎麽潜入那个狗官的府邸里,怎麽杀掉那群虐待孩子的人渣的事,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说完之後,螃蟹和大头都十分快意的一拍桌子,大骂到,杀得好。
  只有猴子的眼神有那麽一瞬间的僵直,随後又立即回过神来,讨好的问道。
  “那大哥你也没看看那些人渣身上有没有钱袋什麽,也算是劫富济贫啊。哈哈……”
  “呃……”刚想回答说自己当时已经气红了眼,根本就没注意到那群人渣身上的东西,林天龙忽然心中一惊,流下一滴冷汗,差点说漏了嘴。柳易尘还特意嘱咐过他,让他一定要注意,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山寨里的人会不会嘴巴一大,就把这件事说出去,所以,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按照当初他们编好的内容说。
  “当时我杀的兴起,也没太注意,不过好像有个人的钱袋掉在地上了,正好掉在我旁边,我就顺手捡了起来。”
  “哦?里面装了什麽?”猴子连忙追问道。
  “谁知道。”林天龙耸了耸肩膀。“当时随手就揣在衣服里面,後来就遇到了你们嫂子,再後来,我就忘了,要不是你今天说了一嘴,我就彻底忘记了。”
 (10鲜币)三日缠绵-71(危机浮现)
  “哈哈,老大你一向都这麽马虎,哈哈哈……”猴子哈哈大笑著说道,连螃蟹和大头听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毕竟林天龙的这种个性是总所周知的。
  “嘁,你们这帮臭小子,居然敢嘲笑我。”林天龙虎著脸,状似威胁的说道。
  螃蟹他们根本就无视他这只纸老虎,一点面子都不给的爆笑了好久……
  等到林天龙酒足饭饱的迈著悠闲的步伐走回小院的时候,猴子已经带著一脸兴高采烈的表情踏进了如月的房间。
  一间房间之後,猴子脸上的高兴神情在如月的一个手势之下,变成了呆滞,随後用一种硬直而毫无感情的声音,把今天晚上的事一字一句的陈述下来。
  “姐,太好了。那家夥还留著名单。”如非的声音充满惊喜。
  “恩。”如月的脸上也带著几分欣喜的神情。她原本以为的最坏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姐,不如我今天晚上就去把他偷出来?”如非跃跃欲试的说道。
  “不行。”如月这句话说的是斩钉截铁。“你的武功也就只有轻功不错,根本打不过他老婆,去了不但拿不到名单,反而容易暴露我们的身份。”
  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如非悻悻的咂了咂嘴。“那怎麽办啊。”
  “这该死的贱女人,功夫那麽高却整天呆在院子里不出去,要想办法让她出去才行。”如月咬牙切齿的说道。她的功夫虽然并不低,但是相对於柳易尘比起来的确是差多了,当初他们的组长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山寨,根本不会有什麽大人物在这出现,以如月的功夫加上她制毒的手段,已经足够应付了,谁想到会突然冒出来一个柳易尘,害得她缩手缩脚,不然,在得知林天龙回来的当天晚上,说不定她就直接毒死全寨的人,然後拿著名单离开了。
  “姐,那怎麽办啊。”如非蹙著眉头,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麽好办法。
  如月闭紧双眼,脑子里不停的思考著该如何让那个该死的女人离开那个小院。
  放火?不行,就算是救火恐怕也轮不到那个女人出手,寨子里的人就能搞定了。
  下毒?不行,她根本没机会接触到那个女人的饮食,而且,她也不敢保证自己的毒药会不会被看出来。
  “该死的!”如月恨恨的捶了一下桌面,砰地一声巨响,吓了猴子一跳。
  “咦?怎麽了?我怎麽在这?啊,如月……你,你怎麽了?”猴子猛然被惊醒,一头的雾水,随後看到如月黑如锅底的脸色後,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你刚才来找我说想要说点什麽,但是还没说什麽你就忽然睡著了。”如月勉强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啊?是这样吗?对不起啊,我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