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青莲-第45部分

在夏云的脸上,关注她的丝丝变化,呵,难得夏云讨厌一个人!心中想到,投降蓝烟容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她最好不要有什么小动作,否则,脆脆的声响传自紧捏的右拳……
  “怎么这么不小心,动动看,试着站起来!”蓝正羽眉头皱起,声音带着淡淡的不悦,真不该带他这个表妹出来!
  “我——啊——”蓝烟容委屈地低下头,手掌撑在地上,试着自己站起,刚刚起身,脚下的一阵疼痛再次袭来,这下连嘴唇都变白了,白皙绝美的脸上渗出丝丝汗珠!
  “表哥!”蓝烟容抬起头,淡漠不食人间烟火的容颜透着万分的委屈,脸上一片疼痛之色,虽是对着蓝正羽说话,眼睛却是看向君子息的方向!
  “唉!”蓝正羽望望君子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看来表妹的算盘打错了,摇摇头,小心地扶起蓝烟容,重重地叹出一口气!
  原本他还指望君子息能够和他的表妹结一段姻缘,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论气质,论修为,夏云远远胜过他的表妹,她的身上有一股特别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甚至连他自己也沉醉其中!
  “怎么样,能自己走吗?”扶正蓝烟容,蓝正羽轻声问道,得到的却是蓝烟容的否定,脸色苍白如雪,贝齿轻轻地搭在下唇瓣上,漂亮的眸子划过一丝厉色,那幽深的瞳孔竟然藏着无比的恨意!
  “有些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蓝正羽望着她轻轻地说道,好似在拉家常,却让蓝烟容猛地抬起头,他发现了,她的心中顿时升起一抹慌乱,眸光一敛,稍稍平整呼吸,不行,就算是发现了她也不会放弃,她蓝烟容的东西绝不会轻易落在他人的手中,就算得不到也要将之毁灭!
  “我们走吧!”夏云双眼一眯,转过身朝着前面继续走去,凌风跟在旁边,其次是抱着锦毛鼠的南宫雷诺,君子息和叶申并排,两人均是沉默无语,只是君子息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落寞,而叶申依旧一副木然的呆瓜样!
  大概又走了一个时辰,夏云等人终于站在了峡谷道路的出口,出口处陡然掐断,前方没有任何遮拦物,出口的下方是一条蜿蜒向下的小道,干涩的黄土小道仅仅容纳一个人,小道两旁是杂乱无章的石子、干枯的草丛,这片向下的坡地完全是由哪些丛生的杂草和嶙峋的山石构成,没有一颗树,如同乱葬岗般,给人一种肃萧而冷寂的荒野之感!
  眼前只看见这片坡地,再往前是缭绕的雾气,难怪还有一个雾山,看来这药谷常年湿气重,只是不知道里面又是一副怎样的情形,夏云的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这片朦胧的雾色真正给人一种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新鲜感,让她迫不及待地想要钻进那片朦胧中……
  “我在前面走,你要小心点!”凌风突然绕到夏云的身前,关切地说道,身子轻轻一跃,稳稳地站在那片斜坡之上,回过头等待着夏云跟上,其实他更想抱着夏云直接飞到那片浓雾之中……
  撇撇嘴,夏云微微提起两边的裙裾,没有像凌风那般直接跃下,而是一步一步,实实地踏在黄土之上,她又不是蓝烟容……
  “他们两个怎么办?”南宫雷诺转过身,后方的峡道没有半个人影,蓝正羽两人已经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放心吧,他们会跟来的!”君子息淡淡地说道,拍拍南宫雷诺的肩膀向着下坡走去,双眼偶尔看下脚下,大部分时间还是盯在夏云身上,眸子藏着一片痛色!
  斜坡很陡,但对于他们几个修炼之人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没有花多少工夫就走到了坡底平地,奇怪的是这坡地一片柔软的小草,绿意葱葱,和那坡地完全两个极端!
  “这草竟然是绿的,现在还是冬天啊!”南宫雷诺搔搔头,一脸的困惑,他怀中的锦毛鼠悠悠地探出脑袋,睡在锦毛鼠身上的红羽瞬间醒来,滴溜溜的双眼紧紧地打量着这个白白的小东西,两只小巧的爪子在茸茸的毛上轻轻地扒着,引来锦毛鼠的一阵阵战栗!
  “呵呵,药谷四季如春,里面更是繁花似锦!”君子息看着南宫雷诺一副懊恼的神情微微笑道,淡淡的弧度瞬间冲散了一脸的忧愁,温润的气质再次附体,整个人又如同阳光般温暖!
  “君大哥去过?”南宫雷诺欣喜地问道,他对里面的东西着实好奇,可惜去过里面的蓝正羽不在!
  “没有,我也是第一次!”君子息摇摇头,淡淡地说道,双眼对上夏云的,声音中竟然包含着一丝歉意!
  那片草地说小不小,远远地可以看见前方淡淡的轮廓,低矮的城墙边站着两个守门的大汉,一身白衣,和着雾色有点分不清!
  “哈哈,到了到了!”南宫雷诺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兴奋过,走了这么久终于到达了,他现在超级怀恋温暖的大床,在外面到现在他已经一个月没挨床了!
  “站住,这里不能随便进入,请各位按原路返回!”两个四五十岁的汉子突然上前一步,两柄标枪生生挡住几人的去路!
  “我,我们凭什么不能进去!”南宫雷诺大恼,贵族子弟的傲慢之气呼地蹦出!
  “一个毛孩还敢跟我们斗狠,还是回去好好磨练一下吧,这是药谷,没有炼药师的引荐任何人都不得入内!”其中一个高个子大汉摇摇头,沉声说道,身子一动,脚下亮起一片银芒,两颗五芒星赫然其上,庞大的威压瞬间袭上众人的心头,原本傲气的南宫雷诺胸口一阵憋屈,圆润的脸颊涨得通红,眼中一片惊愕,竟然是幻尊,妈妈哟,出门不利碰上了幻尊强者!
  凌风眉头一挑,深深地看了两个大汉一眼,虽然自己就差一步踏入幻尊强者行列,但也正因为这一步让他感觉到了两个等级之间的悬殊,恐怕自己稍稍有点想法,这两人便能轻易地将自己捏死吧!
  幻尊强者!君子息和叶申眼神火热地看向两人,竟然派幻尊强者来守门,这岂不是太憋屈了?
  “这个可以进去么?”就在大家犯难的时候,夏云突然出声,清脆淡然,没有半点惧意!几人回头,眼中一片惊艳,吸气之声响起,那两个幻尊强者的眼中顿时出现一抹严肃,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十几岁的小女孩!
  一袭嫩黄裙裾的夏云静静地站着,白皙如滑的手指托起一朵蓝色的火焰,灼热的温度“滋滋”地烘烤着潮湿的空气,白皙绝美的脸颊在火光的映衬下染着妖异的色泽,仿佛妖精般,生生夺走众人的魂魄!
  “你是炼药师?”吞下一口唾液,男子艰难地开口问道!
  “当然!”夏云平淡地答道,语气利索,没有半点拖沓!
  “炼丹师,这个小女娃?”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大汉遥遥头,眼中依旧带着狐疑,这小女娃也太年轻了吧,还有这大陆上有女孩学炼丹么?
亡命天涯 第十九章 两女争男
  “怎么,还要我把药炉拿出来亮亮么?”夏云勾勾嘴角,望着两人淡淡地笑道!
  “呵呵,那倒不用,谷里有丹药师等级鉴定,为了诸位在谷中的行动方便,小姑娘还是早点获取丹药师徽章为好!”最初开口的大汉摇摇头,脸上的狐疑瞬间消失,带着淡淡的尊重之色!
  虽然他们现在是幻尊修为,走出去在这大陆上绝对是强者的存在,但是在这个谷中,炼丹师才是真正核心的存在,一切唯炼丹师为重,在谷中的待遇更是超级的优渥!
  宁可看轻斑斑老者,不可无视毛头小娃!今天他们算是见识到了,这个小姑娘如花似玉,一朵蓝焰更是灼热暴躁,甚至比那些一品炼丹师的火焰还要狂热!
  通往药谷的门槛以炼丹师为鉴,而炼丹师自然是从微看起,就算是只会凝聚幻力化为火焰也代表着一个炼丹师的苗子,这种人当然是不得罪的好,谁知道哪天突然蹿起,那个时候就算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也没用!
  “嗯,好了,你们进去吧,顺着石阶往下,里面会有人带路的!”大汉手臂一挥,一片亮光闪过,空中竟然出现了一层淡淡的光圈,一闪即逝!是屏障,看来即使打过了这两个大汉也不是那般容易进到这药谷之中!
  “嗯,多谢两位大叔!”夏云点点头,一躬身,从狭小的门扉进入,一层实质化的雾气黏在自己的衣服上,淡淡的,如同细小的雨丝!凌风等人跟在后面,就在几人进入的瞬间,那层逛罩再次合上!
  “你还会炼丹?”凌风憋了好久,终于有机会问出,炼丹啊,这个大陆上有几个会有这样的机遇,而且她还是女孩子啊!
  “是啊,只会皮毛而已,很奇怪么?”看着他脸上的震惊,夏云撇撇嘴,语气甚是平淡!
  “我只听过男生炼药,原来女生也可以啊!”南宫雷诺心直口快,直接道出心中所想,不过看向夏云的神情明显很崇拜!
  君子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眼中一片了然,他突然想到了在古域之岛自己带着她去药铺的情形,那些红色的药丸应该都是她炼制的吧,嘴角突然勾起一道愉悦的弧度,眼中万分柔情,自己还吃过她炼的丹呢,还有那片丛林,那个时候,他们曾紧紧地握在一起,在林中穿梭!
  “没想到绝云这么厉害,再不努力就快被你比下去了!”凌风愉悦一笑,低沉的嗓音磁性而好听,看向夏云的眸子染着满满的宠溺之色!经他这么一说,身后的几个男人又是一阵沉默,神色落寞而低沉,是啊,再不努力就要被她给比下去了,想要站在她身边就必须够优秀才行!一抹坚定字南宫雷诺和君子息的眼中散出……
  “踏踏”的脚步声在青石板上响起,几人顺着石阶蜿蜒而下,除了脚下的路,周围一切都朦朦胧胧,看不真切,雾山?更是名副其实的雾谷吧!
  越往下,雾气越稀薄,可见度也越高,终于踏上最后一块石阶,落地的瞬间,夏云的心中长长地叹出一口气,眼前一片粉红的桃花,数十颗桃树伸展开来,千朵万朵簇立枝头,淡淡的花香随着阵阵清风传到鼻端,说不出的畅快,这里的阳光同样朦胧,仿佛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纸,雾看空色,烟熏雾绕,飘然站立!
  “真的有花!”南宫雷诺讶异,声音带着无比的激动,君子息望着他淡淡地点点头!
  周围很静,除了树还是树,穿过桃花林,一条蜿蜒的小道出现在夏云的面前,前方隐隐约约的轮廓,似乎是房子的形状!清新的空气飘到鼻端,带着一股子淡雅的烟味!
  “咯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夏云等人沿着蜿蜒的小道不断深入,路的两旁种植着各色的鲜花,奇怪的灌木甚至是带着大大露珠的含羞草
  一个低矮的茅房出现在视线中,几个小孩在村头玩闹着,小女孩的辫子高高竖起,一跳一跳玩着游戏……拾阶而上,小孩子听见脚步声,转过头好奇地盯着夏云,看了数秒,又回过头做着自己的事!
  “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这些房子都能住么?”南宫雷诺看着两旁的房子再次好奇地问道,这些草垛,下雨的时候能遮住么?还有那些柱子,歪歪扭扭,整个看起来皱巴巴的,没有一点美感,看来看去他还是觉得自己家的房子好,气派而华丽,住着安逸舒适,比起这些低矮的草垛不知强上多少倍
  “这些都是村民的房子,对于他们而言茅草屋比起那些华丽的构架更温馨,更自在,最重要的是这些都是他们亲手搭建的,住起来甜蜜而幸福!”夏云耍了南宫雷诺一眼,不赞成地说道,房子不过是一个栖息的地方罢了,只要一家人能够开开心心地住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这个世界上也并不都是富贵之人,毕竟穷者还是占多数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南宫雷诺的心猛地一紧,他只是奇怪,有所感叹罢了,漆黑的眸子染着委屈之色,他不要夏云误会,他真的没有贫富歧视
  “几位是经哪位大师引荐的么,这边是客栈,请随我来!”一位三十几岁的妇人从前方走来,望着夏云等人温和地笑道,转身,留给他们一个背影!几人紧紧跟上,南宫雷诺郁闷地走在最后,拉拢着脑袋,他怀中的锦毛鼠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瑟缩的双眸看着夏云肩上的红羽,眸子流露这一丝落寞,哈哈,看来是被红羽那臭屁的小鸟给勾搭上了!
  穿过低矮的茅草屋,一排精致的木房子出现在视线中,一股香风袭来,浓浓的饭菜味袭击着众人的肚皮,好久没有正正当当吃一顿饭了,南宫雷诺狠狠滴咽下一口唾沫,甚是想念那些饭菜!
  “这里是用餐的地方,再顺着这条道往前走就是客栈之类,炼丹师的住所在更前面左拐的位置,没事不要到处跑,谷里雾气重,一不小心就回不来!”女子点点头,眼神若有若无地掠过南宫雷诺,没办法,他刚刚的肚子叫得厉害,想不引起注意都难!
  “嗯,谢谢这位大姐!”夏云点点头,对着带女的女子客气道,清澈的眸子盛着一丝惊讶,以她的神识探索,这女子的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巅峰幻灵,看来这个里面当真是卧虎藏龙!
  “嗯,那我先去工作了,对了,最好让你们的朋友给开张证明,在药谷经常要检验身份之类,这是这里的规矩!”女子柔和一笑,刚准备离开又对着夏云等人提醒道!药谷不比别的地方,这里的炼丹师都是骄傲的存在,对这些靠着身份进来参观的人很是反感,为了不引起必要的冲突,他们这方最好是一位有点名气的大师坐镇!
  “嗯,再次感谢!”微微躬身,夏云淡淡地笑道,她能感觉到女子的善意,还有她脸上的笑容很柔,给人的感觉很亲切,很少有人会引起她的注意,今天算是破例了!
  “没事儿,我就住在前方的一品楼,有问题直接找我就行!”女子遥遥头,转身离去,夏云等人向着最近的酒楼行去,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填饱肚子,某人估计就要忍不住了!
  “唊唊,唊唊!”红羽对吃可是极为上心的,滴溜溜的双眼冒着闪亮亮的火花,两只小巧的爪子在身上抓个不停!
  “咳咳!”咳嗽一声,红羽瞬间停止动作,乖顺地趴在夏云的肩头,小脑袋瓜往她的颈项蹭了又蹭,主人,不要生气呗!
  “几位客官里边请!”店小二热络地招呼几人入店,白色的毛巾搭在右肩,一脸的谦和!
  “这些是我们酒楼的菜单,几位客官请选择!”几份菜单被送到夏云几人的身前,南宫雷诺迫不及待地拿起一份,眼神火热地盯着那些菜谱!
  “绝云想吃点什么?”凌风坐在夏云的左边,递上一份菜谱柔声问道,南宫雷诺猴急的神态顿时止住,眼巴巴瞅着夏云,他竟然这么粗心,连女士优先的道理都忘了!
  “嗯,来个烤鸡,再几份素菜吧,其它的你们随意!”夏云的眼神并没有落在菜谱上,只是对着旁边的小二说道!
  “好嘞,那就来本店的招牌童子鸡,另外素抄笋子和清浇水丝!”店小二机灵地下着注意,眼神又落在另外几人的身上,南宫雷诺见此也就不再犹豫,点了一道火烧鱼,四耳银汤,灌松脆,红烧牛肉,再加几道时下的蔬菜
  “再来一壶酒吧!”凌风最后补充道,小二离去,他一手支在桌子上,撑着头,专注地打量着夏云!
  窗外朦胧的日光透过玻璃照在夏云的身上,白净的脸颊染着淡淡的光晕,无端升起一丝柔意,嫩黄的衣衫特别晃眼,照耀的,让人不敢逼视!
  “唊唊,唊唊!”红羽跳到夏云的怀中,滴溜溜的双眸和夏云对视,它要吃鸡,它要吃鸡!
  “呵呵,贪吃鬼!”夏云狠狠滴瞪了红羽一眼,嘴角上勾,扯出一道惑人的弧度,嫩如青葱的手指轻轻地点在软软的脑袋瓜上,一人一鸟径自玩闹,好不开心,仿佛彼此之间构架起一个独立的空间,将周边的几人完全隔绝在外,脸上的笑容比春花还灿烂,绚丽的,魅惑的,本是绝美的脸颊忽如梅花傲然绽放,勾魂夺魄,让人深深迷恋!
  “唊唊,唊唊!”红羽突然衔住夏云的衣衫,滴溜溜的眸子闪着强烈的渴求,小脑袋瓜在夏云的视线中扭向对面的南宫雷诺!
  “主人抱抱小白,红羽要和小白一起吃肉!”滴溜溜的,红色的双翅轻轻拍打着夏云的衣衫,众人不解地看着突然黑脸的夏云!
  “主人,抱抱小白!”再接再厉,红羽继续磨蹭!
  “那个,你的那只老鼠给我玩玩!”夏云硬着头皮,再次瞪了它一眼,没办法,谁叫她心软!
  “啥?哦,好!”南宫雷诺先是一愣,回过神,脸上一片激动之色,抱着锦毛鼠的双手都微微颤抖,她第一次跟自己要东西,就算是把这只老鼠送出去他都甘愿,真好,夏云主动理自己了!圆润的脸颊爆红,漆黑的眸子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南宫雷诺紧紧地盯着夏云,一脸的幸福!
  凌风冷着脸,知道又是那只小鸟在作祟,不行,他一定要让这只鸟喜欢上自己,这样他和夏云之间就能更近一步了!(汗,怎么感觉红羽成了夏云和某男之间的红线了!)
  “唊唊,唊唊!”接过那只白鼠,轻轻地放到腿上,红羽兴奋地凑过来在锦毛鼠瑟缩的时候狠狠滴凑上去,歪腻一个!
  “唰!”在场的几个人一阵冷汗,这两个家伙儿竟然明目张胆地“谈情说爱”!
  “唧唧,唧唧!”锦毛鼠在夏云的腿上再次瑟缩一下身子,眼神胆怯地看着自家的主人,南宫雷诺傻笑地盯着那只白茸茸的老鼠,乖啊,主人的下半辈子就靠你了,一定要好好地表现!如是,那只锦毛鼠在自己主人贼贼的视线中终于败下阵来,乖乖地承受着来自红羽的“欺凌”!
  菜色很快上来,红羽在锦毛鼠的身上再次歪腻了下,一个跃身跳到桌子上,把端菜的小二生生吓了一跳,哪儿来的鸟,还敢抢食!
  “别动!”凌风冷冷地呵斥那个准备动手的小二!
  “啊,客官这!”小二身子微抖,凌风的视线太过凌厉,那股无形的压力让他的心中一阵恐慌,他只是准备将这只鸟赶走啊!
  “这是我的幻兽,你可以下去了!”夏云轻声说道,安抚着提心吊胆的小二!
  “是,是,小的马上下去,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一声!”小二仓促地点点头致敬,脚步凌乱地离开!
  “大家吃吧!”夏云看着一众看热闹的人说道,右手探出,直接端过那盘童子鸡,扔在红羽的面前!
  “唊唊,唊唊!”歪着脑袋,红羽委屈地撇撇嘴,哼,主人只给魅狐碎肉!
  “呵呵,小东西,我来帮你!”凌风探出一只手,薄如蝉翼的匕首在整个童子鸡上轻轻划下几刀,收回的瞬间,那些肉块在盘中自动碎开,看得夏云嘴角抽搐,这小东西只会越惯越坏好吧!
  “这个尝尝,菜色还不错!”
  “个鱼肉,女孩子应该多补补!”
  “这个青菜,脆脆的,很爽口!”
  凌风一脸宠溺地看着夏云,手中的筷子不断地为夏云夹着菜,某人的饭碗堆得慢慢的,放于桌面的左手暗暗握紧,隐隐有着抓狂的冲动!
  “绝云,来,尝尝这个,这个红烧牛肉挺不错的!”凌风一筷子伸出,一盘牛肉瞬间剩下一半,南宫雷诺咬肉的动作停住,保持着低头的姿态,双眼却上瞅,看着对面的两人,感觉这口中的肉一下子变味,酸酸的,涩涩的,吃饭的激|情顿时减半!
  君子息落寞地看着两人,筷子微动,只是不断地饮酒,白皙的脸颊渐渐飘上两抹红晕,叶申在一旁看着,眉头微微皱起,对于此时君子息的行为很是不满,他以前可是滴酒不沾的!
  “喂,够了,我不是小猪!”夏云抬起头,狠狠滴瞪了凌风一眼,那块牛肉也因为移碗的动作掉到桌面上!凌风尴尬地张张嘴,俊逸的脸颊顿时勾起一道愉悦的弧度,低醇浓烈带着磁性的嗓音传出,他竟然还轻轻地笑出声
  “你……”夏云迷惑,清澈的眸子迎上那片深邃!
  “绝云恼怒的样子真可爱!”轻轻的,柔柔的,赞赏的磁性嗓音一传出,夏云的脸顿时变红,竟然形容她可爱!貌似她和可爱不沾边好吧!
  “就像小猫一样!”如果说上一句令夏云脸红,后面的一句无疑是令她抓狂,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晚上爬起捉老鼠的小猫,前世生活在幼儿园的她每天晚上都是被那只烦人的黑猫闹醒,她发誓,她一辈子都不要养猫!
  “哇,你们几个家伙真不够意思,竟然就开动起来了,也不等等我们!”蓝正羽扶着蓝烟容,一进门抗议道,妖孽般的脸上挂着大大的伤心,这丫抽了!
  “诺,这边还有位子,嫌菜不够还可以再点!”南宫雷诺一边咀嚼口中的那块肉,一边对着蓝正羽说道,“呼”,幸好他们来了,刚刚夏云两人之间的氛围真让人受不了!
  “额,他怎么喝起酒来了?”蓝正羽满脸惊愕,奇迹啊,太阳也不是从西边出来的啊,这家伙今天是发的什么疯?
  “是啊,君大哥好像平时都不喝酒的!”搔搔首,南宫雷诺恍然大悟!
  “君大哥,你没事吧?”蓝烟容直接摆脱表哥的搀扶,一瘸一拐地走到君子息旁边的位子上坐下,一脸担忧地问道,纤纤素手随着坐下的动作直接就想着君子息的额头探去!
  “滚,不要碰我!”,“嚯”地一声,君子息直接从凳子上站起,一手甩开蓝烟容的触碰,脚步踉跄,迷醉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夏云,晃晃悠悠地向她走去!
  “额,吃错药了,没事!”拍拍表妹的肩膀,闪身走向君子息,“滚”,探出的手再次被强劲的力道挥开,蓝正羽愕然,喝醉了?
  “绝云,绝云!”朦胧间,君子息看见了那抹嫩黄,白皙俊逸的脸颊飘着迷醉的红,晃晃脑袋,白色的衣衫被挂着,脚步微微顿下,“撕拉”一声,下摆被粗暴地撕碎,他依旧不放弃地向着夏云的方向走去,一桌人瞬间傻住,他在耍酒疯?君子息?
  “你没事吧!”夏云拉开身后的凳子,站起身,走到他的跟前,一双黛眉微微奏起,璀璨般的瞳孔深深不解!
  “绝云,你是绝云么?”身子向前倾了倾,最终被夏云稳稳地扶住,粗重的气息夹杂着浓烈的酒味全都喷洒在夏云的脸上,君子息顶着朦胧的双眼,火热地盯着夏云!
  “你真的是夏云么,为啥是女的?为什么要骗我们,你知不知道我被你折磨得快要死掉,你……”一只手颤颤地伸出,在夏云不解的视线中抚向她的脸颊,轻轻的,柔柔的,仿佛捧着稀世珍宝,那般的小心,眼中全是脆弱的水光,那是惧啊,手下的柔软狠狠滴震着他的心,这是真的么,真的是绝云么……
  “轰!”凌风呼地站起,脸上一片冷然,凌厉的眸子狠狠滴锁在君子息的手上,握紧的拳显示了他要打人的冲动!南宫雷诺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君大哥和绝云,他们两个?他的眼中瞬间飚出伤心的泪花,静静地搭在眼角久久不曾落下,一个是他敬重的哥哥,一个是他喜欢的女人,他不要,为啥是这种情况,他觉得心很痛,狠狠的,让他的呼吸也变得愈加困难!
  “不!”蓝烟容一声尖叫,狠狠滴瞪着眼前的两人,忍着脚痛,生生插入两人之间,将醉酒的君子息扯开,不要,她不要他们挨在一起,君子息是她的,谁也抢不走!突来的风波让整个酒楼变得热闹起来,周围零零星星走进的人看见这一幕指指点点,一脸八卦!
  “哇,真劲爆,两个女的抢一个男的!”
  “两个女的都长得好看,哇塞,那身材,那脸蛋,妈的,老子怎么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是啊,是我两个一起娶回家算了,争来争去多伤和睦啊!”
  “对,对,两个一起左拥右抱,要多爽有多爽,oh,老子羡慕得口水都快淌出来了,那男的怎么那么木啊,再不选择,美人们闹起来可就伤和气了!”
  “啧啧,啧啧,太美了!”
  那边的议论越来越欢,类容越来越恶心,夏云随身而战,满脸的黑线,胸中澎湃着杀人的邪火!妈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再议论下去,老娘的刀子不长眼!(当然那些话纯属夏云的心理活动!)
亡命天涯 第二十章 玄冰拒婚
  “都给我闭嘴!”凌风转过身,望向周围一干凑热闹的人冷冷地说道,周身布着冻人的寒,眸子凌厉而肃然,仿佛万把刀刃蓄势待发,让人忍不住退缩!
  “喂,你小子又是谁,老子说什么要你管?”一个大汉粗着嗓门,狠狠滴瞪着凌风,右手自然地抚上腰间的利剑,嘴角噙着痞痞的笑,笑话,一个年轻小伙子,吃的饭还没他吃的盐多,竟敢在这儿跟他造次!
  “我是谁你没资格知道!”凌风身形一动,大手生生卡住大汉的脖子,眼神犀利而斜肆,漠然的俊逸脸庞带着淡淡的危险,黑色的眸子深邃如漩涡!他不介意现在就将这个男子杀死,凌风现在的心情超级不爽,手下的力度也暗暗加大,既然敢辱没夏云,就要有被惩罚的觉悟!
  “唔,唔,放,放手……”大汉双手巴住凌风的大掌,企图掰开钢铁般的五指,脸上因为颈下的动作而变成猪肝之色,浑浊的双眼出现一片急色,呼吸越来越紊乱!这个男人远远没有他认为的弱小,反而他今天的生命很有可能就断送在自己的鲁莽之中!
  “啊,快,快点去请皓月大人过来,这个人妄图在这里造势生非,快,让皓月大人好好地惩罚这些无知的人!”和那位大汉一伙的矮个子男子一边后退一边对店小二说道,两只眼睛邪邪打量着夏云和蓝烟容,脸上的掠过一丝贪婪!
  “凌风,把他放了吧,没必要脏了你的手!”夏云皱皱眉,淡淡地说道,这些人她不认识,更不会心软,但现在他们刚刚到这个药谷,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他只不过是呈口舌之快,没必要一般见识!
  “哼,管好你的嘴!”凌风的手臂猛地一松,大汉顿时跌落在地,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按着喉咙,大口大口喘着气!
  “我们走吧!”夏云淡淡地撇了众人一眼,再看看一脸醉意的君子息微微皱眉,这个人没事喝那么多干嘛?
  “绝云,绝云!”君子息顶着朦胧的醉眼,身子靠着叶申,全身的重量都挪到他的身上,俊逸的脸颊生着两抹不正常的红晕,脚步踉跄,根本走不稳!
  “唉,这小子触到伤心事了!”蓝正羽遥遥头,意有所指地看了夏云一眼,弯下腰,扶起蓝烟容!
  “谁在这儿闹事?”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飘进,下一瞬,一身黑袍的男子站在空出的位置,凌厉的眸子静静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最终将视线停留在夏云等人的身上,一股强劲的威压突然如潮水般涌向众人!
  “皓,皓月大人,就是这几个人在这儿生事,我们是连荣大人引荐而来,刚刚那个男人妄图将我掐死!”地上的大汉连忙爬起,阴毒的视线紧紧地盯着凌风,看向黑衣人一脸的讨好和恭敬!
  皓月,如夜空明月高照,行事正义而决绝,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更不敢妄图逃脱罪责!他就是这个药谷的执法者之一,心如冷石!
  “你们是谁引荐的?”黑衣男子仅仅是耍了大汉一眼,深沉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夏云一行!
  “哦,皓月大人你好,我们是璇玑大人引荐,这里是引荐函!”蓝正羽放开蓝烟容,几步上前将,白皙的指端不知何时夹着一个白玉般的药瓶,瓶口隐隐耀着淡蓝的光晕!
  “你们几个也是!”点点头,黑衣人又把目光看先凌风,从进来他就感觉这几个人之间的氛围有点不对劲儿!
  “额,我们是……”
  “是我带他们进来的!”夏云出口,打断蓝正羽的话,一朵妖艳的蓝焰再次出现在夏云的指端,衬着白皙的脸颊,给人一种妖异傲然的魅惑之感!
  “这,这?”蓝正羽惊讶地长大嘴巴,他说这几人怎么没等他就进来了,可是谁能告诉他,夏云又来得哪一出?难道真是炼丹师?
  “呵呵,小姑娘也是炼丹师,失敬失敬!”黑衣人淡淡地点点头,声音出奇地温柔,之前的冷漠淡然不见,冷酷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僵硬的笑容!
  “怎,怎么可能?”大汉和他的一群伙伴瞪大眼,满脸的不敢信置,不,绝不可能!驼鸟般的心态让他们拒绝接受眼前的事实,一定是他们看错了!
  “不客气,我刚刚达到药谷,对着里面的状况不是很了解,正好我朋友喝醉了……”夏云摇摇头,淡淡地澄清道,眼角的余光掠过那些惊悚的人群,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原本她并不想暴露她的实力,但是看着眼前这群狗仗人势的家伙,她突然很想看看他们吃疼的表情,没错,就像现在这样!看来有必要早点弄个徽章带带,不然每次都被那些无头的苍蝇撞到很闹心的!
  “欢迎小姑娘来药谷兜玩,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祝你们玩得愉快!”黑衣人点点头,对着夏云淡淡说道,完全不理会最初告状的大汉,他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他一眼就能看清哪些人心虚作假!
  “这,这就走了?”大汉伸着一只手不甘地望向皓月大人消失的方向,他身后的一群人咳嗽两声,目光躲闪地避开夏云等人的视线,正派的炼丹师就在眼前,比起那些引荐,来得真实而靠谱!他们这些人的后台再大也始终比不过正正宗宗的炼丹师吧,更何况夏云身后的一群年轻人非富即贵,一看就是那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硬碰硬不划算!
  “哼,我们走!”男子恼怒,狠狠滴一摆袖向着酒楼外面离去!
  “找间客栈歇歇吧!”夏云扭过身再次看了君子息一眼,抬步向外外离去,凌风随手掏出一些金币付账,店小二恭敬地送走这位美貌双全的炼丹师,眼中全是钦佩的光芒,他们药谷越来越有趣了,万年难得一见的女炼丹师都出现了!
  夏云等人只是随便找了个客栈,因为人多,在客栈的后院租了个独立的院落,房间桌椅样样俱全!夏云住在最偏远的西厢房,隔壁是凌风,再往前数便是君子息,南宫雷诺……
  因为他们进入谷中的时候便已经是傍晚时分,吃了个饭再到定下这院落,夜幕悄悄降临,夏云打开窗,夜风吹进,拂动耳边的发,一股湿气传来,带着淡淡的烟雾气息,天空之中只可以看见朦朦胧胧的月色,或许是雾气太浓的缘故吧,竟然看不见半颗星星,周围黑压压的,沉闷中透着一股神秘!
  “唊唊,唊唊!”红羽站在夏云的肩头,声音婉转,滴溜溜的眸子却带着淡淡的失落!
  “你啊!”点点红羽的脑袋,夏云无奈地遥遥头!”好了,我要去莲心空间,不要乱跑,谁来了也不要开门!”夏云叮嘱红羽一声,转身向着木床走去!
  刚一坐定,夏云的神识瞬间进入莲心空间,这片淡绿的空间因为那些角蜂加入彻底变了摸样!
  整个空间依旧绿雾蒙蒙,清新淡雅,只不过原本一片繁华之地变成了两处,一处在河东,一处在河西,没错,那汪泉水彻底变成了一条蜿蜒的小河,河水哗啦,冒着细小的泡泡!那颗硕大的蛋依旧岿然不动,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但是夏云对轩辕的感应却越来越强烈,估计破壳也就这两天吧!河东的那片繁花属于黄角蜂的领域,而隔着那条河的对面则是毒角蜂的领地!
  两处繁花同样秀丽灿烂,如同旷大的花海,阵阵清香弥漫,一朵朵花儿娇艳欲滴,竞相绽放!夏云一步步走进河东的那片花海,花枝摇摆,远远地夏云感觉到了他们的兴奋和虔诚,黄角蜂嗡嗡地忙碌着,有了上次的警告,看见夏云并没有停止酿蜜,反而越加起劲儿,只是神色自己带着极度的恭敬!
  “主人好!”黄角蜂后弯弯腰,对着夏云恭敬地行礼,头顶的两个触角在空中微微摇晃,说不出的好看,不过夏云的注意力不在这个上面,她紧紧地盯着这只黄角蜂后,感觉这次和上次有点不一样了!
  “参见主人!”毒角蜂王双翅一展,从对面飞到夏云身前,米粒般大小的黑色眼球闪着亮亮的色泽,语气恭敬而欣喜!
  “嗯,继续努力,从今天起,除了酿蜜,还要抽出半天的时间进行演习,具体怎么做听从书使的安排!”夏云的声音刚落,悬在半空的书使立马跑到她的面前。“得了,你就找找合适的队形训练它们的团队合作!”撇撇嘴,夏云直接扔下一句就继续向前走去!
  “吱吱,吱吱!”那只大猴子谄媚地跑到夏云的身前,长长的手臂伸到背后搔着痒,蒲扇般的大耳朵红得似血,上次夏云给了它幻灵芝,原本的畏惧也从那个时候消散,这个空间比起那片丛林有趣多了,而且那两颗大树也成了它单独的住所,额,貌似有一刻是红羽的!
  夏云直接越过那片花从,花丛的不远处,一个小型的药铺正在逐渐壮大之中,上次移栽的那棵幻灵芝果不其然地生出三两株,叶子更加银亮,柔软而细腻!幻灵芝不远处,几株其它的药草正茁壮生长着,夏云看着这小小的药铺,嘴角勾起一抹开怀的笑,只要她有一颗药苗就不怕有第二棵,这片土地真的很神奇呢!
  “哼,不管怎样,我是不会和冥氏家族结亲的,你还是省省这份心吧!”冰蓝的眸子坚定而决绝,一袭金色外袍,站在空旷的大厅显得傲然而独立!玄冰很是懊恼,回到家族一个月了,这几个老家伙竟然还一直坚持着要他和冥氏家族的千金结婚,看来他还是错了,就不应该和这些迂腐的老东西理论!
  “混账,这个亲你不结也得结,明天你的未婚妻就要上门来访,给我放规矩点!”玄翎大掌一拍,“噼啪”一声,手下的桌椅瞬间化为粉碎,坐于下首的几个白须老头摇头晃脑很是气愤!
  玄氏家族和冥氏家族自十年前就定下了这么亲事,眼看两人的年龄就要到了,这个小子竟然重提旧事,再次闹起了解除婚约,这种众所周知的事是说解除就解除的么?
  “很好,别怪我到时候不给你们面子!”玄冰双眸一敛,凌厉的光芒顿时被覆盖,脚步轻抬,一个转身便消失在冷寂的大厅,要他服从?绝不可能!
  晨曦的光芒笼罩大地,院落之内,一片蒙蒙的雾色缭绕在房屋之间,抬首望去,屋顶之上,浓浓的白雾奔跑,整个院落如同仙境,给人一种飘渺的感觉!
  “早!”凌风不知何时站在夏云的窗外,一袭黑色的紧身衣袍,黑亮的眸子洋溢着淡淡的笑容,宠溺地看着趴在窗台上的夏云!白皙的双掌搁在窗棂,滑嫩的下巴搭在上面,脑袋微偏,一头乌黑的秀发顺着左肩滑落,些许散落在窗棂上,红唇微微开合,白皙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红,应该是被晨雾冻着的缘故吧,整个人说不出的乖巧秀丽,婉约而妩媚,这种淡雅柔和的美来得如此强烈,让他挪不开眼!
  “早!”夏云淡淡一笑,瞬间从窗台上站起,滑顺的秀发因为起身的动作在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弧度,大大的波浪让凌风的心又是一揪,眼神再次暗了暗!
  “改用早膳了!”凌风目光微闪,望着夏云说道,白色的雾气缭绕在他的头顶,周围看不见别的景致,整个院落仿佛只有他一人存在!
  “嗯,你先去吧,我就来!”夏云顺势关上窗,将那抹专注的眸子隔绝在自己的视线之外!意念一动,一件青色的裙裾出现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