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青莲-第1部分

-
第二书包网 www.shubao2.com.cn 最新、最快、免费电子书下载
-
《魅世青莲》
穿越重生 第一章 穿越挨打
  “哼,窝囊也就罢啦,竟然还妄想跑到族长大人哪儿去告状,给我使劲儿的揍!”一身紫衣华缎的少女一脸怒气,狠狠地瞪视着躺在地上被人殴的娇弱女子。
  “也不看看自己是谁,族长大人会有时间管你这废物么!”
  “就算今天我们把你打死,也没人会说半句,这样一来还为家族除了一害呢!”
  “呵呵,敢跟我们欣姐作对的人都不得好死……”一群少女跟着起哄,拳脚如雨点般落在地上的素衣少女身上。
  痛,浑身都痛,临死前的一幕幕还在脑中上演,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瑟缩,我不是死了么,怎么还会如此揪心的痛。
  “废物就是废物,才打了两下子就挺不住了,姐几个还没过上隐呢!”
  “哈哈,死了好,死了好,省得以后看着心烦!”站在夏紫欣身旁的一少女捂着嘴巴大笑,觉得还不解气,上前用脚再次踹了踹。
  “刷!”一直紧紧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清澈美丽的双眸射着森森寒光,仿佛要把周围的一切冻结。
  “啊,你,你,你……你怎么还没死……”迈出去的脚瞬间缩回,少女一脸惊恐地看着地上的人儿。她怎么可能还没死,难道有人暗中放水?
  “嚯!”的一声,躺在地上的少女站了起来,因为疼痛身体略微晃了晃。身影一闪,右手紧紧卡住还在呆愣中的少女的脖子,“记住,最好不要再来惹我,否则……”右手微微握紧,少女的脸色急剧升红,气息紊乱,眼中满是挣扎之色。
  “夏云,你这贱人,快给本小姐住手!”眼看少女就要过气,夏欣在一旁急声吼道,满脸暴怒,双眼如毒蛇般紧紧盯着胆大妄为的女子。这废物竟当着她的面动她的人,简直就是找死。
  “再说一句试试!”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夏欣面前,唇角扬起一抹冷傲嘲讽的笑意。只是这样淡淡地站着,却无形中散发出一股难言的气势。
  “哼,本小姐还怕你这个废物不成,没爹没娘的野种,就是让人拿来欺负的货色!”夏欣瞪着少女,趾高气扬地说道。
  少女眼神一暗,一缕慑人的犀利精芒骤然浮现,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身子瞬间矮下一截,左手直探向夏紫欣的腰间。就在夏紫欣一个退身的空挡,绕到她的身后,抬起右脚狠狠踹向她的臀部。
  “啪!”的一声,夏紫欣直接被踹出数米,然后以一个极其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头上的发簪也被撞落,一头青丝凌乱之极。
  “就凭你也想跟我斗?”女子背光而立,嘴角挂着残忍不屑的笑容,眸光寒颤,如修罗般高高地俯视着被她踩在地上的夏欣。她,号称世界第一的王牌杀手,竟然会让一个愚蠢的女子欺负。
  趴在地上的夏欣除了愤怒还是愤怒,她竟然被一个废物踩在地上,她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前几天还只知道跪地求饶的废物仅仅只用一脚就将她打到,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满脸的屈辱之色,然而在碰到女子冰冷的眸光时,还是硬生生忍了下来,这笔账她会狠狠地算回来的。
  “给我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收回脚,看也不看旁边呆愣愣站着的几个女子,转身优雅地踱向身后的房子。
  她从来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只是此时,她的心神完全放在另一件事上:她重生了,不,应该说是遇上了传说中的穿越。
  根据这个身体的记忆,她叫夏云,夏家直系血脉,今年十四岁,父亲是夏家上任族长,母亲身份不详。母亲在她五岁那年无故失踪,两年前父亲前往冰火森林寻找母亲途中被高阶魔兽杀害,从此孤身一人。
  她从小性子懦弱,胆小怕事,对修炼一途极不上心,父亲在时还能护着她不受欺负,偏偏两年前父亲离开人世,从此孤立无援。对于十四岁还是一剑魔幻士的她,无疑成为众人口中的废物,修炼白痴。
  弱者注定了被欺负,夏家与她同龄的几个女孩,以夏欣为代表,隔三差五地来找她麻烦,或是嘲笑辱骂,或是狠狠毒打。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成天受欺负的日子,夏云决定主动出击,找族长告发她们的恶行,然而计划还没实施就半路夭折。夏欣派来专门盯住夏云的眼线及时将消息告诉了夏欣,于是就出现了刚刚的那幕。正主夏云被打死,因此有了她的穿越重生。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至高法则。强者权也,不仅可以享受万人崇拜,金钱美资,同时可以加官进爵,立于朝堂。弱者注定了被压迫,被奴役,名声扫地,万人唾弃。
  魔幻师和武者是这里的两个职业,魔幻师即魔法师的延续,相传几千万年前的一次诸神大战,魔法师没落,从此世上只有魔力不足,幻力主导的魔幻师。
  魔幻师比之武者更高级一些,一般的人不具备魔幻师的资格才会考虑去做武者,不过不管是武者还是魔幻师都是一个强者的存在,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具备这种资格的,世界上的普通人还是占多数的。而每个人的天赋注定了他们在其魔幻师或是武者上的成就高低。
  就像现在的夏云,虽然具备成为魔幻师的资格,可是天赋极低,十四岁了还是一阶魔幻士,比之同龄人就是一个弱者,一个废物的存在。
  现在她所在的地方叫做星芒大陆,陆地面积几千多万平方公里,足有好几个中国那么大,不过这仅仅只是陆地面积,加上海域、森林、沙漠……差不多相当于前世的地球吧。
  视线在屋中逡巡,这里就是夏云生活了十四年的地方,也是上任族长夏枫的住所。自从夏枫死去后,便只剩她一人了。某些童年的记忆一点点渗透在她心中,如此清晰甜蜜,连带着整个人也轻松起来。也罢,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会将你的那份活得精彩,将那些欺负你的人一个个讨回来。
  来到夏云的房间,一床一椅一桌一衣柜仅此而已,桌子上摆放着简单的梳妆用具。拾起桌上的小型镜子,举到近前,一张白皙小巧的脸被额前的刘海遮去大半,红润性感的嘴微微上翘,漆黑透亮的双眸流光溢彩美的惊心动魄。原来还是一个美人呢,看来她是故意用刘海遮住容貌的吧!
  转身走向床后方的衣柜,从满满排列的衣服中取出一套深色的换上,刚脱下衣服就发现全身大大小小的伤痕,漆黑莫测的眸中闪过一缕阴鸷,随后被挂在胸前的玉坠吸引。
  晶莹剔透的玉莲只有拇指般大小,通体清凉,叶狭长,近下小圆,向上渐尖,青白分明,形似眼睛,由九瓣组成,中间还有一颗莲心。不知为什么,看着这小小玉莲,夏云脑海总是浮现梁简文帝《佛像铭》:“满月为面,青莲在眸。”难道这玉莲跟月光有关?
  再仔细观察,却发现莲心上有一丝红色的血丝,在整体青翠的玉上无端显得一丝诡异。
  好像是上次被夏紫欣打吐血后染上去的,食指轻轻抚着玉莲,一丝丝暖意传到心间。
穿越重生 第二章 花之王者继承人
  夜色降临,满月当空,寂静的院落,少女慵懒地倚着庭院的大槐树,树上的槐花开的正盛,鼻端嗅着丝丝花香,身心一阵愉悦。
  夏云伸手取下挂在脖颈上的玉莲,对着那轮银盘,期待着一丝丝变化。
  “不行么,还是自己太天真了,哪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变化,看来跟萧何呆久了也会受到影响呢。”想到萧何,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以后再也看不见了吧!
  然而就在此时,莲瓣的边缘隐隐泛着青光,在月光的包裹下,渐渐从内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原本碧青的莲心慢慢转红,夏云想着事,自然忽略了这些细小的变化。
  就在夏云发现,将玉莲移近紧紧盯视莲心的时候,忽然莲心与眼睛之间形成了一条诡异的红线,顿时青光大胜,将夏云整个人包围在其中。
  “嗯……”夏云只觉整个人腾空而起,身体处于高速旋转之中,脑袋一阵刺痛,似有什么东西倾巢而入,庞大而又井然有序。
  “啊……”脑袋一阵肿胀,似被撕裂般疼痛,完全超出了夏云的承受范围,跑进去的那些不知名的东西不但没有就此安稳,反而变本加厉,东串西串,夏云只能下意识地叫喊,希望借此减轻疼痛。就在夏云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疼痛骤然消逝,脑海中出现一道白色的影像。
  “呵呵,夏云,我的继承者终于诞生了!”一道飘渺空灵的声音响起,夏云无端端一阵头皮发麻。
  “谁!”夏云身体紧绷,强按住内心的不安警惕道。
  “呵呵,你不必如此紧张,这不过是我的一段记忆,很快就会消逝。没想到等了几百万年,终于有人开启这青莲尊,看来注定我花之王者永不败落!”声音清清淡淡,看不清女子的脸,可是夏云能够感觉的到此时女子心中的浓浓喜悦。那是劫后余生的喜悦,更是万年等待的宽慰。
  “你说是我开启了那个玉?”夏言一脸疑惑?
  “恩,这青莲尊,是你身体内流淌的鲜血解开的封印,至于为什么你的血液能够打开青莲尊,原因就是你的血液纯到符合青莲尊的要求!只有至纯至净的血脉才是我花之一族的继承者。但仅仅以血为引还不够,它还需要月光为媒介,吸收天地灵气,达到一定的饱和度,才能启动。”女子一一道来,原来还真是瞎猫子碰上了死耗子呢,她只是随便在月光下晃晃,没想到真的有用。
  “听你的口气好像这玩意儿很厉害?”夏云淡淡地问道,她实在想不到这个小小的玉莲能有什么用处。
  “真是个小笨蛋,人人为之疯狂的东西,你竟然把它当成一个小玩意儿!”女子不禁为之气结,这真的是自己的继承人么,不会是自己受骗了吧!
  “这是我母亲给我的,难道我母亲的失踪就和这玩意儿有关?”听出此物的不寻常,夏云突然想到自己的母亲无故失踪或许与之有关。
  “额,我只能告诉你你的母亲在另外一个地方,至于在哪儿就看你以后有没有本事到达了!”女子脸上一阵不自在,说这孩子笨吧,偏偏一下子就问到问题上来,偏偏这还真跟自己有关。
  “我的时间紧迫,接下来你听我说,不要插嘴,我说的每一句话都要牢牢记住!”感觉女子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神情一阵严肃,知道接下来的事应该很重要,夏云不由自主地点点头,表示明白。
  “你以血为引,以月为媒,成功开启这青莲尊,让它认主,从此它就是你的,现在它已经融到了你身体之中,除非是你死了,它才会从你体内脱离……记住,你是花之一族的继承人,所有的花灵都可助你提升实力,同时你也可以操纵她们……青莲尊虽是小小神器,可是贵在它能够不断进化,进化的空间有多大就要看你上升的潜力有多大了,具体的等你成功开启一片莲瓣的时候就会知晓。其他的你自己慢慢摸索,我的记忆就如这九叶莲瓣一样分散在九个不同的地方,那里有我留给你的东西……还有,你先不要急着修炼,先去找到这些草药,磨碎配成药剂用来筑基……”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淡,直至消失无音,身影似泡沫般碎裂分散。
  脑海突然出现一些花花草草的名字及其图案,还有一大串配置的过程。应该就是她说的草药吧!只是这筑基是什么?刚一思索,脑海中便出现一大串解释:筑基就是打基础的意思,是用来打通体内经脉,改造身体结构,强化体质,以达到提升自身潜力,加速修炼的目的。不过这只对魔幻师以下,也就是魔幻士使用的。因为只有在魔幻士的时候身体才是最原始的,潜能还没定型,夏云现在只是一剑魔幻士,最适合不过。
  这一解释,夏云顿时想到了前世看过的修真小说,难道修真和魔法在某个层次上有着紧密联系?摇摇头,夏云知道就算自己想破脑子也不会知道,这是一个充满期待的世界。
  在星芒大陆,魔幻士一共分为九剑等级,是修炼魔幻之力的一个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实力就跟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分别。只有真正突破九剑,迈入魔幻师,才算是迈入修炼的门槛。
  不过这段时期却是修炼一生中最为关键的,魔幻之力的修炼,基础尤为重要,初阶魔幻士,花费十年,甚至二十年的人,并不乏少数…当然,一旦成为一名真正的魔幻师,那么其修炼速度,便将会大大加快,在未成为魔幻师之前,一年时间或许只能够使得魔幻之力增加一点,然而进入魔幻师之后,说不定能在一年之中连升几个星都有个能。
穿越重生 第三章 空间戒指
  清晨的光辉洒满整个院落,寂静的闺房中女子斜卧在躺椅上望着窗外一阵思索。眉头微微上翘,然而表面平静无波。
  昨晚的事情就如梦境般的不真实,那片玉莲自从消逝后就没再出现过,若不是脑海中的某些记忆,夏云真要怀疑那个神秘女子是不是坑了自己。
  上哪儿去找这些草药呢?百年四叶草一颗,五十年份无花果两枚,一棵四十年份寒灵芝,不知道药店有没有?嗯,先去药店找找。夏云决定今天就去药店一趟,毕竟越早提升实力越好,不过在这之前还要作一番准备。
  来到夏枫的房间,床头一张大型的画像端端正正地挂着,画像上的女子笑的一脸甜蜜,绝美的容貌,不凡的气质,赫然就是夏云的娘亲。
  夏云静静地注视画像数秒,心头略起波澜,随后默默低下头,去找值钱的东西。有些事不必放在嘴上,只需记在心中,等到条件满足,自然会去实践。是的,只需条件满足……
  夏枫的房间一直维持着他离开之前的样子,东西井然有序地放着,因而夏云很快就找到了放在柜子下方抽屉里的金币,金币随意放置一堆,旁边还有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枚银质的戒指,好像是她母亲留给父亲的,现在父亲不在,就让自己保管吧!
  拾起戒指,触手冰凉,记忆中这个好像还要滴血认主,咬破食指,血液滴在戒指上,戒指瞬间自动套在无名指上。
  意念一动,一个广场般大小的空间瞬间出现在自己的意识海中,空间中成块放置着一些西,大到书架,小到衣物、随身饰品,一个圆形的盒子中放着好些亮亮晶晶的东西,好像就是记忆中的魔晶核,高级魔兽的结晶。旁边的柜台上堆置着好些金币,比父亲放在抽屉中的多好些。
  书架上放置的都是一些游历、日记、魔法、魔兽的书籍,书架虽大,书籍却只有寥寥几本。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空间戒指,如此方便快捷的储物空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果然充满着好奇,夏云不禁眉眼含笑,神情温和,一改往日的冷漠傲然。
  夏云对着抽屉中的金币做试验,刚开始要把它们全都收进有点吃力,夏云索性只针对一个金币,效果显而易见,不禁喜上眉梢。慢慢意念笼罩更多的金币,收进放出,收进放出,如此反反复复,终于能够熟练地使用空间戒指。
  虽然会使用了,夏云并没有急着翻看里面的书籍,毕竟不用急在一时,回来以后还是有大把的时间认真阅览的。眼神在抽屉中停留良久,除了金币和戒指,没有其它宝贵的东西。
  夏云随后在父亲的衣柜中找出一件黑色的男装换上,十四岁的身体还没发育完全,套在身上显得腿短手短,好不滑稽,无奈之下只好挽起一大截,虽然看着不怎么样,却比刚才强多了。
  接着取下发簪,一头乌丝披散而下,用手将之合拢,顺带前面的刘海也拢到脑后,像男子一般高高扎起,用父亲的发带固牢,偏偏公子就此诞生,虽然面容漂亮的过分,不过如此英气的漂亮脸孔,任谁也猜不到会是一个女子。
  街道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穿过拥挤的人群,夏云直奔成衣店。
  “这位公子是要买衣服么?本店的这批衣服都是新货,包您满意……”一又瘦又矮的男子看着气度不凡的夏云,眼中精光一闪,无比热情地简绍着店中的衣物。
  “按我的尺寸来一套这个颜色的!”夏云指指身上的黑色衣服说道。
  “好嘞,客官您稍等,我这就去给你拿!”男子欣喜无比,像这样干脆的主还没怎么碰上呢。
  “客官请!”男子指着店内的试衣间说道,态度无形间又恭敬了不少。
  “恩!”移步向内。衣服刚刚合身,出来时时夏云又要了十件,可把老板乐坏了。
  “你知道药材店在哪儿么?”刚迈出去的步子又退回来,以前夏云没去过药材店,自然不知道位置。
  “就在前面那条街,转个弯就到了。”男子乐呵呵地说道。
  “恩,多谢!”转身就朝前面走去。
  “客官慢走,下次再来啊!”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夏云不禁头冒黑线,这感觉怎么像逛完青楼似的。转过一道弯,“秦氏万药坊”的招牌出现在眼前。还没进门,一阵药香便传到鼻端。
穿越重生 第四章 购买草药
  店中一共三人,一男一女一老者。
  “请问客官需要点什么?”妖娆女子主动上前问道,态度热情大方,只是那双火辣辣的眼睛盯的夏云颇为不爽。
  “百年四叶草一颗,五十年份无花果两枚,一棵四十年份寒灵芝,这些一共来两份!”夏云脱口出,保险起见,还是准备两份的好。
  “不知小伙子要这些药材干什么?据老朽所知这百年四叶草虽罕见,却不是没有?只是它的用途甚微,你一下子就来两份,可是有什么特别的用处?还有这五十年份的无花果,四十年份寒的灵芝都是炼制二品丹药才用的上的,难道家师是一名炼药师?”一直低头看书的老者忽然抬起头,看向夏云问道。泛白的胡须长长地垂在下颌,脸上的皱纹显示出老者的年龄,两只眼睛微眯却遗漏了一丝精光,看来这老者并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
  若真是炼药师,那可得好好结交一下,老者心中暗暗打着算盘,这青城有多久没有出现过炼药师了?
  炼药师,顾名思义,他们能够炼制出种种提升实力的神奇丹药,任何一名炼药师,都将会被各方势力不惜代价,竭力拉拢,身份地位显赫之极!要知道青城这样小小的城镇,能够结交一位尊贵的炼药师,哪怕只是一品炼药师,对整个家族都是一种荣耀,而对他们药坊而言,那就是活生生的招牌,比任何宣传都来得凑效。
  “前辈误会了,在下并没拜师,至于这草药的用途,请恕在下不能直言!”夏云淡淡地回道,不是她想隐瞒,实在是她也不清楚一些事情,就像这些草药,她只知道可以用来筑基,却不知所配成的药方叫什么名字,并且这星辉大陆好像只听过炼制丹药的还没听过配制药剂呢!
  “呵呵,看来是老朽逾越了,至于你要的草药本店恰好还有库存,这就让人给你拿去。”老者并没有因为夏云的回绝而不高兴,只是心中难免有些遗憾。要知道炼药师可是很有脾气的,如果这般容易结交,反倒会让老者感到奇怪,没想到夏云的一番回绝,竟让老者认定了她背后有一个神秘的炼药师坐镇。
  “先生,您的草药,百年四叶草一百金币一颗,无花果和寒灵芝是二品草药价钱略为高一点,分别一百五十金币和一百二十金币一株,两份一共七百四十金币,不过我擅自给你打了八折,只需五百九十二枚金币,除去零头,您付两百九十金币即可。”妖娆女子端出放在红木盒子之中的草药,对着夏云说道,眼神微微斜视征询老者的意见,老者微不可见地点点头,显然对她的安排很为满意。
  “承让了!”夏云伸手接过草药,意念一动将它转移到空间戒指中,接着又从戒指之中取出金币交给女子。看着夏云这一举动,老者和女子均是神情一震,小小年纪就有空间戒指,果然不是寻常人啊!
  “告辞!”夏云对着老者微微抬手示意,转身便离开,动作如行云流水。
  买回草药,夏云并没有急着动手,因为配置草药虽不如炼药师那般艰难,却也是有一定难度的,中间经不得半点打扰。夏云决定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开始,那样精神容易集中一些,成功率也更高。
  想到炼药师,夏云不禁心生期待。
  寂静的院落,隐隐听得见微弱的虫鸣之声,漆黑的夜晚,一盏烛光显得异常明亮。院落偏西的厨房,透过薄薄的纸窗,可以看见一个忙碌的剪影。
  夏云按照脑海中的配置过程,首先将一株灰白色的寒灵芝放在干净的石质捣药器中,轻轻地捣弄。纤细的枝叶片刻脉络分明,浅灰的汁液慢慢渗出,经是半个小时以后。将药末润湿了石器的底部,夏云依旧不紧不慢地捣弄,灰色的叶片很快被捣碎,只剩下中间的叶径,等到寒灵芝全都捣碎的时候已连带石器一起放在准备好的火架上慢慢蒸干,然后将其倒在厨案的小碟子上。
  接着又将青绿色的四叶草放进石器,重复上次的操作,将蒸好的药末倒进另一个碟子。
  拿起两枚无花果,夏云一阵无语,这真的不是番茄?好歹自己以前也吃过,应该不会认错啊!摇摇头,将它们一起丢进药器,轻轻捣弄。鲜红的汁液慢慢外渗,越来越多,最后完全化为液态,找不到一丁点儿固状的果肉。拿起已经冷却下来的两碟药末分前后倒进药器,均匀搅动。一青一灰两种颜色最后溶解在鲜红的汁液中,夏云又将它们放在火架上慢慢加热烘干。
  丝丝白色的烟雾从药器中渐渐升起,带来一阵甘苦的药香,看来已经好了。
  夏云疲惫的眼神中透出一丝喜色,熬了将近大半夜,总算好了。起身将变为褐色的药粉倒进早已备置好的白色小瓷瓶中,用一片薄薄的橡皮盖封住,意念一动,放进戒指中。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明天就能开始筑基了!夏云不禁想像着前世的身法配上这个世界的魔幻之力将是怎样的情形,那效果真的很令人期待呢!
  再看看另外一份没有动的草药,夏云意念一动将之收到戒指中,反正都花了钱,留着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处!
穿越重生 第五章 药剂筑基
  明媚的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万丈光芒笼罩着整个光辉大陆。寂静的院落,阳光穿透繁花盛开的槐树,投下细细碎碎的光斑,也给整个院落带来无边的暖意。
  东边的闺房中,夏云一丝不挂地坐在热气腾腾的木桶中,红色的液体刚刚到达夏云的胸前,白析的肌肤与血红的液体形成鲜明的对比,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如此诡异的画面,任谁都会一阵头皮发麻。
  夏云双目微闭,呼吸均匀而有节奏,全身上下被温暖包围,如同温泉滋润下的效果,身体神奇般的放松。
  大约过了片刻,血红色的水液逐渐的散发出淡淡的气流,气流略带青色,缓缓攀升,最后盘旋至夏云的头顶聚集不散。不过十个呼吸的时间,红色的液体中又散发出一道灰色的气流,缓缓上升,最后顺着夏云的呼吸,钻进了体内。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突然,刚才那种舒服的感觉瞬间发生巨大的变化,夏云全身的肌肤一阵灼烫,就像置身在一个大型的火炉中,周围翻滚着灼灼的气浪。每一寸皮肤,都仿佛被灼灼烈火烘烤一样,全身上下止不住的疼。
  夏云白皙绝美的脸此时火红滚烫,豆大的汗滴一颗接着一颗不断地从额头渗出,顺着光滑的肌肤滚落在浴桶中。夏云眉头紧锁,全身的疼痛任是常年在生死边缘打滚的她也忍受不住。几欲从木桶中起身,可是一想到起来后所有的付出将会前功尽弃,还是咬咬牙坚持不动。
  赤红的液体荡着闪闪银光,液体的上方,一灰一青两道气流同时对夏云起着作用。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感又突然弥漫全身,少女的前胸一阵起伏,呼吸渐渐紊乱。
  “痛……”夏云轻轻吐出一个字,便又闭嘴沉默。全身的肌肤好像被人强行扯开般,撕裂拉伸,撕裂拉伸,周而复始,一刻不停,她仿佛能够听见肌肤的撕裂声,和着血肉模糊的惨痛荡在她的脑海深处,就连骨骼也似发出阵阵轻鸣。
  “啊!”脑神经骤然刺痛,如同一个重大的铁锤牢牢敲在太阳|丨穴上,夏云感觉身体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眼睁睁看着疼痛一袭来却无力反抗。接着疼痛又转移到身体内部,被吸收的两道气流一左一右包裹着全身上下大大小的经脉。灰色的气流如顽孩般在筋脉中左串右出,拉伸着窄小闭塞的经脉,引起一阵阵揪心般的疼痛,青色的气流跟在灰色气流之后,补充着被拉伸后的空虚,滋润着受损的地方。经脉中一青一灰两条气流前后交错,夏云的脸上也是忽青忽灰,变化莫测。
  渐渐地,似是习惯了这种疼痛,夏云又恢复平静,脸上焕发着如玉的光泽。木桶内血红的液体悄悄发生着一丝丝变化。
  太阳落了又升,三天过去,夏云还是一动不动地呆在浴桶内,青灰两色气流已经消失无踪,此时木桶内的液体已经只剩下一层淡红,淡红水液,沾染着夏云的肌肤,一丝丝的顺着皮肤毛孔,溜进身体内部,温养着骨骼,洗刷着脉络…
  筑基还在进行中……
  当吸收完最后一丝淡红,双目紧闭的夏云睫毛微微颤动,片刻之后,乍然睁开眼睛,漆黑的双瞳掠过一丝红芒,随后明亮的瞳孔泛起一丝淡淡笑意,耀如群星,勾魂摄魄。
  终于完了吗?睁开眼的瞬间,夏云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骨骼肌肤如同重生般的灵动自如,眼前的一切也更加清晰。这药剂果然作用非凡,看来那神秘女子确实没有骗自己,从明天起就可以正式训练了!
  “哗”的一声,夏云忽然从浴桶中站起来,清澈的水珠从身上滑落,妙曼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莹白的肌肤隐隐发着白光,比之先前更加润泽光滑。迅速起身,拿起床上的衣服慢慢穿上,神情极度悠闲轻松。
  “啪啪,啪啪,夏云,夏云!”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身。
  “什么事?”打开门,夏云斜斜地倚在门侧,淡淡地看着眼前一群气势汹汹的女子,漆黑的瞳孔中几不可见地闪过一丝阴冷。
  “打了我们还敢问什么事?今天有紫琴姐在,一定让你不得好死!”夏欣急声吼道,双眼怨毒地盯着夏云,上次的屈辱她这次一定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哼,有紫琴姐在,量她怎么也翻不了身。
  夏云平静的眼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到一身紫衣,满身贵气的少女身上。
  “你就是夏紫琴?”夏云眉峰高挑,目露寒光,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摄人气势。
  “对,我就是夏紫琴,今天我是来给她们报仇的。”夏紫琴伸手指指身后的几位,同样高傲地回道。
  “很好,那就让我来见识见识你的手段!”一丝冷笑漾在唇角,夏云对这夏紫琴淡声说道。是时候拿人来练练手了。
穿越重生 第六章 初战告捷
  空旷的院落,夏云随身而立,对面夏紫琴拿着一柄银色的长剑指着她,剑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亮出你的武器,我不想占你便宜!”夏紫琴高昂着头颅,骄傲地说道。
  “不用武器我也能打赢你,你最好不要大意轻心,否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夏云心中一阵冷笑,挑战弱者也叫不占便宜?
  “哼,你欺人太甚,竟然如此我也不跟你客气,我定要让你尝尝说大话的下场。”夏紫琴一改刚刚的高傲,一脸阴鸷地看着夏云,眼中全是毁灭的光芒。看来是对夏云下了杀心。
  “动手吧!”无视盛怒的她,夏云依旧淡然道,墨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晕湿了一大片衣服,额前的发丝不时滴落水珠干扰着夏云的视线。
  “看招!”一声长呵,夏紫琴手握长剑一个提身直刺向手无寸铁的夏云。剑尖带着一股破空之气直击夏云胸前,速度快得令人咋舌。身后的一群女子个个提起呼吸,瞪大眼睛,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就等着鲜血飞溅的一幕。
  “啊!”身后女子全体惊呼,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就在剑尖快要抵达的那一刻,夏云挺身上前,不退反进,此时身体正与夏紫琴的紧紧挨在一起。
  “她不会是疯了吧,主动往剑尖上送?”夏欣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自言自语地说道,早知道如此简单,她也就不用等到夏紫琴来教训她了。
  “恩,肯定是羞愧地主动寻死,那种废材怎么可能是紫琴姐的对手,受不了打击呗!”另一个女子附和道。
  “怎么样,被自己的剑刺中的感觉很爽吧!”夏云贴着夏紫琴的耳朵轻轻说道,嘴角勾起一抹残忍暴戾的弧度。论近身搏击,还没有人是她的对手,本想好好和她玩玩的,只怪她太愚蠢,有魔幻之力却不懂得使用。
  “你,你,这怎么可能?”夏紫琴眼中露出一丝迷茫,明明看着剑尖刺入夏云的体内,怎么反过来受伤的却是自己。夏紫琴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身体依旧紧紧地靠在夏云的身上。
  “记住,我不是你能够随便招惹的人!这次就这么算了,马上带着你的一帮狗腿给我滚远点,不然下次可没有这么好运!”夏云邪肆地说道,随手轻轻推开靠在她身上的夏紫琴,冰冷的视线直刺眼前的众人。
  “啊,紫琴姐,你怎么了?”离开夏云的支撑,夏紫琴眼看就要倒在地上,被离她最近的夏欣接住。
  “紫琴姐,你怎么受伤了,啊,血,流血了,快,快,快去给我叫林医官过来。”看着倒在她怀中的夏紫琴,夏欣一脸惊恐,万一夏紫琴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会好过。要知道她可是二长老的宝贝女儿,修炼天赋极高,同时又深受族长器重,哪里是她这个旁系子弟可以比的。
  “你,快去通知二长老,就说紫琴姐被夏云打伤了!”虽然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受罚,可是却能笃定夏云这次将会非常悲惨。二长老的阴险记仇可是出了名的,这次一定会让夏云死了也要脱层皮。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由后院护卫带领而来的众女子,坐于下首的三长老好奇地问道。
  “三爷爷,夏云把紫琴姐打伤了,现在正在林医官哪儿诊治呢,你一定要好好的惩治他,给紫琴姐报仇啊!”夏欣移步上前,愤愤地说道。
  呵,还真会倒打一耙,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责任么?
  “夏云,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伤害紫琴,今天我要当着这族长的面处置你。”二长老夏胜堂从院外匆匆赶来,怒火中烧地说道,满脸阴鸷,一副势要狠狠痛扁夏云的表情。
  “我没有听错吧,夏云把紫琴打伤了?”坐在三长老上首的大长老夏明华一脸疑惑,什么时候夏云也能打伤人了,这可是天大的奇闻啊!
  “夏云,就是后院的那个?”看着众人都在讨论着同一个人,颇为英俊的族长夏明轩后知后觉地问道。他是两年前才从外面游历回来,接掌族长之位的,以前从未见过夏云。只听说上任族长的女儿是个修炼白痴,不过他一直忙于族中大小事务,是以从没主动召见过。
  “族长,他就是夏云,我们夏家的耻辱,十四岁了,竟然还只是个小小的一阶剑士,跟废物没什么两样,连最普通的工匠都不如。”夏胜堂抓住夏云的尾巴,嘲讽道,势要将她狠狠踩在脚下。
  “哦,你就是夏云?”夏明轩一脸兴趣地看向被二长老指出的少女,全厅人的眼光都放在他身上,她竟然只是那样静静地站着,唇角勾起一抹冷傲嘲讽的笑意,仿佛根本不关她的事,只是这样满含趣味地看着众人的表演。
  “弟子夏云!”还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马骑呢!自己穿越摊上一没用的主,一过来就被人群殴也就罢了,现在这个身体已经属于自己,她就容不得任人欺负。
  “恩,他们说的可属实?”族长并没有急着定罪,而是询问自始至终都没有为自己辩护一声的夏云。
  “我打伤了人没错,但只是出于防范,所以罪不在夏云?”一脸平静地回道,声音不起波澜。
  “哼,你打伤了人就应该受到处罚,怎会没错!”夏欣对着夏云吼道。
  “闭嘴,我只是在问夏云,你还有什么解释?”夏明轩皱了下眉头,喝止夏欣,示意夏云接着说。
  “请问族长后院是谁的住所呢?”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
  “你的。”笑话,这么简单的问题拿来问他一堂堂族长。后院偏僻清静,是上任族长的专用住所,自从死了以后也一直没有收回,除了夏云,恐怕再找不出别的生物吧!
  “那好,不知道他们没事怎么会跑到我的住所,又恰好和我起了冲突呢?虽说我夏云是废物没错,可背着族长及众位长老去找我麻烦,还当着众人的面捏造事实,扭曲真相,不知道这算不算罪过呢?难道我夏家就没有公正,没有规矩么?这传出去,明白人或许或说族长大人宅心仁厚,不知道的还以为几个毛头丫头爬到族长头上去了呢……”夏云唇角上勾,直视着族长幽幽说道。声音不大,却足以激起众长老及族长大人的一脸怒气,堂下的一干少女头冒冷汗,脚底发软,恨不得立马捂住他的嘴巴,不让她再吐出一言。
  “族长大人,我们并没有无视您的权威,并没有不把众长老放在眼里,都是夏云这贱人在胡说八道……”夏欣急着争辩,却没有发现众人的脸色越来越黑,不说还好,一说不正是把罪过往自己身上揽么,这夏欣蠢得可以。
  “好了,不要再争辩了,夏紫琴受伤只怪他技不如人,你们几个给我静闭一个月,罚三个月的俸银,不准再踏入后院一步,再发现有人造生事端,家法处置,都下去吧!”夏明轩黑着脸,对夏强一众说道,竟完全不提如何处置夏云。
  “哼!”夏欣狠狠地瞪了夏云一眼,一脸不甘地转身离去。
  “族长,夏云打伤紫琴已成事实,您不能就这样任其逍遥自在,再怎么说琴儿也是我们夏家的希望啊!”夏胜堂一脸的不甘,他怎么可以放过伤害他女儿的罪魁祸首。
  “二长老,我知道你心疼紫琴,不过这是她有错在先,你也不能总惯着她,孩子之间的事就让她们自己解决,我们这些前辈就不要掺和了。至于紫琴的伤,我会让林医官去药房取一枚二品固元丹给她服用,相信不会有什么大碍,说不定乘此机会修为还能再上一层,这事你就这样放下吧,不要为难这孩子。”夏明轩知道夏胜堂不会就此罢休,提前警告道。
  “哼,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夏胜堂瞪了一眼夏云,拂袖离去。
  “夏云,你也下去吧,以后要好好修炼,我不可能每次都这样护着你,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才不会受人欺负啊!”夏明轩看着夏云意味深长地说道。
  “是,夏云告退!”眼底掠过一丝暖意,夏云转身离开,今天的事她记住了,来日必定报还。
穿越重生 第七章 青莲法诀
  从哪里开始训练呢?夏云自从昨天回来就迫切地想要提高自身的实力,可是这个身体有关修炼的记忆实在是太少了,让她无从下手。
  “恩,还是从锻炼体质开始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体质好了修炼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