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55部分

子了。
三岁的孩子都懂的道理,我希望你也能够懂。
别没事儿就嫌不够乱的老给别人的生活添堵。
你都二十八了,赶紧想办法给自己张罗对象吧。
成天盯着别人那点事儿干什么?
还有,以后你少在我爱人面前说些无理的话。
这里不是所有人都是你父母,别人没理由惯着你。
记住了,别那么让人讨厌。
电梯门开了,你们走吧。”
孙丽娜脸色铁青铁青的:“齐团,你这话什么意思呀?”
齐景焕抱怀:“怎么,听不懂人话了?
今天在篮球场你跟乔乔说什么了?”
孙丽娜愣了一下,接着就否认道:“我什么也没说nAd2(”
“有没有说你自己心里有数。
我不管你这人有多爱管闲事儿。
但你以后对我爱人说话的时候给我注意
他是我的爱人,不是你家阿猫阿狗。
我都不舍得说她一句,你算老几?”
齐景焕用一贯的严肃口气呵斥了起来。
林惠上前拉住孙丽娜的手:“齐团,你这样说太过分了吧。
我们两个一听说乔乔生病了。
我们也很担心她,立刻就来看她了。
可你怎么能对我们说这么难听的话呢。
我们怎么了。
丽娜怎么了?
我不知道乔乔对你说了什么。
但你不能只听别人的一面之词吧。
如果你真的觉得我们伤害了你爱人。
那我们愿意去跟你爱人对质。
我们来对一对,到底我们说了什么伤天害理的话了。
现在要站在这里听您这样数落我们nAd3(”
“惠惠。”孙丽娜见林惠豁出去似的对齐景焕嚷。
她连忙拉了拉林惠的手。
孙丽娜偶尔也会跟齐景焕顶嘴。
但她总是会见好就收。
她知道齐景焕的脾气。
真把他惹火了,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齐景焕双手落进口袋中,盯着咄咄逼人的林惠冷笑。
“孙丽娜跟你说‘你家齐团怎么样’的,有没有这话?”
林惠咬唇,“丽娜是开玩笑的。”
“在我爱人面前开这样的玩笑?
你们有点智商吗?
如果不是乔乔够大度,这就会成为引起我家庭不和睦的因子。
我什么时候变成你家齐团了?
林惠,我跟你之间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吧。
你们私下里愿意怎么开玩笑,我不管。
但是不要牵扯上我。
还有孙丽娜,你告诉我,什么叫我将来把我爱人甩掉了,她都没地儿哭?”
孙丽娜紧张的看了林惠一眼,声音不大的对齐景焕道:“齐团,我没点名没道姓的,是嫂子自己想多了对号入座了吧。”
“孙丽娜,甭跟我面前咬文嚼字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自己的事儿都管不过来了,还管别人的闲事。
赶紧走,别在我眼前烦我。”
齐景焕说完转身就往病房走了。
孙丽娜气的跺脚:“惠惠,齐团疯了吧。”
林惠难过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就看着齐景焕消失的方向发呆。
“惠惠,乔乔这个女人嘴怎么这么贱啊。
我们是说了难听的话。
可她也没少还击我们呀。
明明得了便宜,还跑到齐团面前卖乖。
我怎么这么想抽她两个大嘴巴子呢。
气死我了,你都不生气吗?”
林惠转身拉着孙丽娜进了电梯。
“生气,可是生气能怎么样呢。
齐团现在这样护着那个女人。
如果你真的给她两个大嘴巴子。
只怕明天就得拎着包儿从部队里滚了。
为了一个乔乔,不值得的。
丽娜,别生气了,细水长流。
我就不相信她乔乔能一直占着团长的心。”
孙丽娜惊讶:“惠惠,你还打算跟齐团这儿耗着呢?
可以了吧,我们岁数都不小了。
趁着现在我们条件还不错,赶紧找个人嫁了得了。
你说你何苦那么跟自己过不去呢?”
林惠握拳:“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凭什么她乔乔一个普通的女人可以,我就不可以。
我陪在他身边那么多年,他明知道我的心思还娶了别人。
甚至在他结婚之前,连个预防针都没有给我打过。
我不服气,真的不服气。
丽娜,你说,我哪儿比不上乔乔那个女人了?
齐景焕越是护着她,我也是不会让步。”
孙丽娜叹口气:“是呢,论条件,论能力,你比那个乔乔好太多了。
即便乔乔长的很漂亮。
可在我看来,齐团从来就不是一个重视外表的人。
你说齐团到底是怎么了呢,怎么就忽然娶了那么个女人呢?”
齐景焕前脚进了病房,护士后脚就跟进来给乔乔输液。
乔乔打着哈欠犯着困。
“她们走了?”
齐景焕点头:“走了。”
“你怎么去了这么半天啊?”乔乔正色道:“我还以为你也跟着走了呢。”
齐景焕来到床边揉了揉她的头:“你在这儿呢,我走去哪儿?”
护士输完液离开,齐景焕在床边坐下:“我在这里看着,你睡会儿吧。
一会儿输完液我找护士来。”
“恩,”乔乔点头闭目睡着了。
一觉醒来,她听到了廖诗的声音。
廖诗在跟齐景焕聊天。
廖诗说:“你也够可以的,跟两个小姑娘一般见识什么呀。
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呀。
找对象眼光高,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结果又成了别人的。
她们心里难免会不舒服。
她们爱说什么就说去呗。
反正你跟乔乔是合法夫妻。
我听说孙丽娜回去哭的可够凶的。
估计明天呀,整个连队里都得传开了。”
“无所谓,反正在那些人的眼里,我本来就不好相处。
她们爱说什么说什么,我一点儿也不在意。”
“齐团,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人与人之间还是和睦一些更好不是。
主要是孙丽娜这嘴呀,本来没什么事儿的,她出去一传也就变成有事儿了。
我家孟江还说呢,干脆年底让她转了得了。
天天在这里对别人说三道四的,祸害。”
齐景焕扬唇一笑:“我看也是。”
“她肯定不会愿意的。”
“要是部队的命令,她不愿意有什么用?
天天在这里占着不对的名额不做事儿。
没事儿就会东家长西家短。
整个部队里哪有那几个小姑娘不知道的事儿?
有的时候我看着她们是真烦真膈应。”
廖诗哈哈笑了起来:“看出来了,孟江说你天天在部队里拉着脸。
那些个小女兵都怕着你呢。”
“让她们害怕,她们就不敢像在别的干部面前那样叽叽歪歪的。”
“你这倒是个好对策。
我们家孟江就是太好说话了。
有的时候我总觉得他是不是跟那些人有点儿什么关系。
可是仔细一想,其实孟江也不是那样的人。”
“你的确想多了。”齐景焕回头看了乔乔一眼。
廖诗目光也落到了乔乔脸上。
见她醒了,廖诗道:“乔乔,醒了?够能睡的呀。
你再睡会儿呀,这饭菜都该凉了。”
乔乔抿唇笑道:“不知怎么的,就总是困。
廖姐,谢谢你来给我送饭啊。”
乔乔要坐起身,液体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输完了。
齐景焕上前将她扶起。
廖诗给乔乔盛上饭菜放到了桌上。
“来,不凉不热的,吃着正好儿呢。”
乔乔抬眼看向齐景焕:“廖姐,你和齐团吃了吗?”
“我在家就吃了,齐团刚刚先吃了。”
齐景焕在她身边笑道:“行了,你快吃吧。
廖姐做的鸡汤新鲜着呢。”
乔乔喝了一口,诶,“还真是呢。
廖姐,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就别忙活了。
我生个病,让你忙成这样儿,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嗨,我们孟江跟齐团是多年的老战友了。
现在咱们两家又是邻居。
都说远亲不如近邻的。
咱们都不是北京本地人。
能没事儿这么互相帮助,我觉得心里舒服的不得了呢。”
“廖诗,今晚真不用来送饭了。
我让食堂来给送点儿。”
“别呀,麻烦食堂干嘛呀。”
廖诗摆手:“就我来,你俩谁说了也没用。”
齐景焕点头笑着看了廖诗一眼:“行吧,那我就谢谢你。
等乔乔病好了,去我们家坐坐。
你也得尝尝乔乔的手艺呀。”
“哎呀,那我是不是得赶紧去拜师学艺了。”乔乔咋呼起来。
“我的厨艺跟廖姐的一比,瞬间就碎成渣渣了呀。”
齐景焕笑了起来:“廖诗,一定带你家孟江来我家做客。
看没,听说你要来做客,我家这位都打算发奋图强的学厨艺了。
你们要是多来我家吃几次饭。
说不定我家这位就能有五星级大厨的厨艺了。”
乔乔瞪了齐景焕一眼:“齐景焕你真傻。
我要是能有五星级大厨的手艺,你就完蛋了知道吗?”
“我?你是大厨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想啊,正儿八经的大厨只管掌勺,谁还切墩呀。”
齐景焕瞅向她:“你这是五星级的厨艺没学到手,倒先学会摆谱儿了是吧。”
听着这小夫妻俩斗嘴。
一旁廖诗忍不住笑了起来。
“齐团,真是一物降一物呀。
我怎么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你跟女人斗嘴的画面。
还是乔乔厉害对吧。”
乔乔抿唇咯咯的笑了两声继续吃饭去了。
吃完饭,齐景焕将廖诗送走。
待齐景焕回来后,乔乔已经下床了,人就站在窗边。
齐景焕走过来蹙眉道:“你怎么下来了?”
“老躺着也怪难受的,偶尔也得下床走走吗。”
齐景焕给她拿了个凳子在她身后:“坐着看吧。”
乔乔回头看他。
他凝眉:“你看我干什么?”
“你上午的时候骂了那两个女兵吗?”
齐景焕扬眉:“我跟廖诗说话你听到了?”
“恩,我一醒来就听到你们聊天了。
廖姐是个大嗓门呢。”
齐景焕点头:“是骂了,只骂了我还觉得不解气呢。
明天上班我还得收拾她们。”
乔乔白了他一眼:“不用,咱们得大度是吧。”
“你对她大度,她就会以为你好欺负。
我齐景焕的女人,怎么能让人说欺负就欺负了呢。
一个下马威不够,还得来个杀鸡儆猴儿。”
“这样别人不会说你公报私仇吗?”乔乔抬眸。
“这怎么能是公报私仇呢。
部队里的事儿就那么多。
革命不分地
一切行动听指挥,这是军人的天职。”
乔乔噗嗤笑了起来。
“笑什么?”
乔乔忍笑摇了摇头,明明就是公报私仇,还给自己找了那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种事儿也就只有齐景焕做的出来了。
第二天下午,乔乔就出院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乔乔被家里迎面扑来的热浪给温暖了一下。
“昨天在医院错过了家里供暖的第一时间呢。”
乔乔将衣服脱下:“太暖和了。
以后我再也不用害怕在家里被冻成狗了。”
“你哪儿来的那么多词儿。
在家里怎么就能被冻成狗了。”
乔乔转头看他:“你真是穿越来的吧?”
“你觉得呢。”
看他正经的样子,乔乔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算了算了,我真是懒得理你了。
跟你聊天太费劲了。
我决定回屋里去换身份衣服补个觉。”
她换好家居服从卧室出来。
见他在厨房忙活着什么,她也跟了过去。
看到厨房台子上放的蛋糕,乔乔一拍大腿:“哎呀,蛋糕都坏了吧。”
“是坏了,有味儿了。
要是没供暖的话还好。
供暖了,家里温度太高,食物很容易坏掉。”
乔乔无奈的叹口气:“我们这不是闲着没事儿找累玩儿吗。
这么个蛋糕,就等着倒扣放凉呢。
还一口也没吃上呢。”
“想吃蛋糕了?”
乔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倒也没有那么想吃。”
想睡觉倒是真的。
她说完打着哈欠回了房间睡觉去了。
一连几天,乔乔又变成了宅女。
除了偶尔晚上被齐景焕拉出去溜溜之外。
她几乎一整天都会闷在屋里不出去。
没用上几天的功夫,整个家里就跟狗窝似的了。
齐景焕趁着周六的时候,在家里收拾卫生。
往外丢出去的垃圾一包一包的。
他有的时候挺想不通的。
乔乔一挺好的女人,怎么就这么懒呢。
他是不是太惯她了?
齐景焕用了一上午的时间终于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闪闪发亮了。
乔乔歪在沙发上,看着齐景焕洗完手从厨房出来。
她啃着苹果道:“齐团,你说你何苦来的呢。
你收拾了,我也还是会继续造乱的。
那你不是白出力吗。”
齐景焕袖子一放坐到了干干净净的茶几上。
“乔乔,我有必要得说说你了。
你说你一个女人,家里这么乱,你怎么能容忍的了呢?
从哪里拿了东西,用完了再放回哪里,这不是最基本的常识吗?
你说你这么随便一丢,再想找的时候又找不到,多闹心呀。”
“怎么会找不到?
又不是老年痴呆。
你这样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跟在我家有什么区别。
我就是因为特别不喜欢我妈总是把我的东西弄的四方四正。
所以我才会选择去南城读书。
齐团,你小心我会因为家里太干净而离家出走哦。”
齐景焕无语的瞅着把歪理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女人。
他怎么这么想罚她呢。
看着她诱人的坐姿,他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烧。
这个女人的吸引力实在是太致命了。
他都有些受不了了。
他正想着,乔乔的手机响了。
乔乔随手将手机拿起,欣喜道:“诶,差点成为我男朋友的人给我打电话了。”
第29章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好情人
?( 差点成为她男朋友的人?
齐景焕侧头看向她的手机屏幕。
陈正。
陈正又是谁?
她身边男人还不少吗瓯。
乔乔愉快的将手机接起:“喂,陈秘。”
“还在医院呢?”陈正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纺。
在南城这一年来,她身边除了筱玥和邵云霆。
再跟她来往最密切的人就是陈正了。
之前看她跟陈正交往的这么和谐。
乔乔一度以为他们俩人会成呢。
甚至有一天晚上,两人一起去酒吧玩儿喝多了。
陈正还在她那儿宿了一晚上。
筱玥以为他俩一准儿生米煮成熟饭了。
没事儿就在她跟前埋汰埋汰她。
可筱玥不知道的是。
陈正的确是在她那儿住了一晚上。
不过两人都醉的不行了。
男人在醉成那种德性的时候,怎么可能有兴趣呢。
再者,那晚两人是分房睡的。
陈正的确是个正人君子,把醉的不像样儿的她送回家nAd1(
还把她送回了房间。
看她呼呼大睡后,他就去了隔壁房间。
第二天早晨他跟她说,他是实在没力气走了。
所以就在她家将就了一晚。
她跟陈正的感情,用凌筱玥的话来说,是尤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
跟陈正相处了一段时间后。
她的确是对陈正有了那种想要在一起的想法。
当然,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打算跟他细水长流的先相处着。
可后来,随着相处的过程中她才发现。
陈正是个浪子,是个很难被人圈缚住的男人。
在她对他有了想要在一起的想法后。
她看到他身边一连换了三个女人。
而且,这三个女人还是在短短一个星期内倒腾的。
在那之后,她立刻放弃了要跟他在一起的想法。
有的时候,做朋友会比情人来的更长久一些。
陈正会是一个好朋友。
但却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好情人。
有了这样的认识后,她便真心实意的开始对他好。
就像对待筱玥那般,只把他当成好朋友,好知己了nAd2(
她结婚的事情在告诉了凌筱玥后,她第二个就告诉了陈正。
陈正第一时间就送给了她祝福。
还请她去酒吧喝酒。
她觉得陈正如果是个女人的话。
她跟他相处的可能会比筱玥更好。
“没呢,我早就出院了。
我说,我微博发了那么多天了你才想起来关心我。
你也太不把我当回事儿了吧。
我一直把你当真爱,没想到你对我这么不上心。
真是伤心死我了。
我这心呀,哇凉哇凉的,得让我老公帮我捂捂了。”
她抬眸看向齐景焕,那脸色,黑的。
“我去,你要真把我当真爱,怎么不嫁给我呢?”
陈正撇嘴:“我发现你跟凌筱玥在一起没学点儿好。”
“我告诉你啊,说话的时候小心点儿。
我这儿可是有录音呢。”
乔乔转过脸,不跟齐景焕对视,省得看着肝儿颤。
“这录音要是被凌筱玥听到。
我可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nAd3(”
陈正扬唇:“我叫你一声姑奶奶,换你手里的录音。”
“别,我可不要你这么老的孙子。”
“不然给你做个情人?”陈正说着坏笑了起来。
乔乔抿唇:“行啊,要是我老公不介意,我一点儿意见也没有。
我要不要现在跟我老公商量一下?
我老公跆拳道有几带他就练到几带了。
我觉得,他可能可以跟你好好的沟通沟通。”
“乔乔,你是不是当我被吓大的?”
陈正翻白眼:“别跟我炫耀你老公多威武。
我也是一晚上可以赶两个场子的人。
强着呢。”
“你一晚上只赶两个场子吗?
我还以为你一晚上得换四五个呢。
不然你怎么天天一副肾走多了的样子呢。”
乔乔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诶诶诶,陈正,咱俩儿说点别的吧。
我觉得我老公的视线快变成X光了。
我老公传统,听不得我们开这样的玩笑。”
“你老公传统还敢娶你?
那他是碰上
tang克星了。”
“你才克星呢。”乔乔撇嘴:“给我打电话干嘛?有正事儿没?”
“我下周要去北京开会。
提醒你准备接待我的事儿。
北京烤鸭什么的就算了。
弄点儿规模出来啊。
你现在好歹也是军嫂了…”
“我请你去撸串儿吧。”
“啥?”
“现在国家提倡勤俭节约。
你这种人就适合北京的串儿。”
“行了,咱俩友尽,什么也别说了,挂了吧。”
乔乔点头:“行啊。”
“我出发钱给你打电话。
别错过了接机时间。
想吃什么?我从南城给你带。”
“你临走前去我们学校门口给我买点驴肉火烧来。
我最近做梦都吃驴肉火烧呢。”
“真没追求,还要别的什么吗?”
“多买点南城特产来,我要送人。”
齐景焕翻白眼,这女人,真不客气。
挂了电话,乔乔将手机扔到沙发上看向齐景焕。
“你见过陈正吗?”
“你没给我介绍过我怎么认识?”
乔乔努嘴:“没介绍过吗?正好,这次介绍一下。
陈正是筱玥的秘书,不过云氏集团现在基本上就交给他在打理着。
筱玥说,陈正也算是把她带上正途的恩人之一。
一开始她想着把陈正介绍给我做老公的。
结果没想到我俩却混成了闺蜜。”
“他很娘?”齐景焕扬眉。
“娘?怎么会呢,他厉害着呢。
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似的。”
齐景焕脸又黑了几分:“你跟这样的人做闺蜜?
他不会是打你的主意呢吧。”
“当然没有,陈正是那种如果看上了一定会立刻行动的人。
他若想打我的主意的话,我估计早就被他甩了很多年了。”
齐景焕扬眉:“你这意思是他若要追你,你就打算跟她在一起?”
“怎么会呢,他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种人做朋友的话是真的好。
但做男朋友就欠火候了。
我又不傻,干嘛要跟那种只走肾不走心的人在一起啊。”
乔乔见他老是盯着她看,心里有几分紧张了起来。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呀?弄得我怪紧张的。”
“不心虚的话你紧张什么。”
“我心虚?我心虚什么呀?”乔乔瞪他:“齐景焕,你不会是在联想什么奇怪的画面。”
“怎么会,我就是在想他的样貌而已。”
“瘦高个儿,就这样。”乔乔耸肩。
“哎呀,你别跟我说陈正的事儿了。
你就记住他是我好哥们,好闺蜜就可以了。
赶紧转移话题,不然我都被你问的真的觉得我跟陈真该有什么关系了。
刚才我们在说什么问题来着?
对对对,家里的环境问题。”
齐景焕环视客厅一圈:“恩,是在说这个问题。
你不觉得家里干干净净的更好吗?”
“干干净净的像是在住宾馆,没有家的感觉。”
“你…哎,你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这样吗?
你不是跟筱玥同寝室吗?筱玥都不嫌弃你?”
“她偶尔会帮我收拾一下。
不过收拾过后我还是会弄乱。
久而久之,她就不管我了。
有的时候也会被我给传染,跟我一起造。”
齐景焕无语:“你可真是个人才。”
他伸手握住她双肩:“我不喜欢家里太凌乱。
这样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就像是家里每天都被贼扫过一遍似的。
那种心情很挫败。
你可以造,但我也会收拾。
你要是敢给我离家出走,那你就最好走的远远的。
万一被我抓回来,你就完蛋了,知道吗?”
“怎么个完蛋法儿?”乔乔往他身前凑了凑。
齐景焕撇嘴:“等你离家出走过一次之后我再告诉你。”
他从茶几上站起身要去书房。
可走到一半他又回头问道:“你跟那个陈正真的没有别的关系?”
乔乔黑着脸瞅他:“没有,当然没有。
难不成你希望我跟他有什么关系?”
齐景焕沉默了半响后白了她一眼:“这世上还有人希望自己的妻子给自己戴绿帽子吗?”
乔乔抿唇:“那不就得了。”
齐景焕郁闷的进了书房看书去了。
周三中午,陈正给乔乔打电话的时候乔乔正在睡午觉。
听说陈正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北京南站了。
乔乔就差把他祖宗八代都骂个遍儿了。
听乔乔骂了半天,陈正不急不痒的道:“行了,别骂了。
赶紧出发来接我。”
“接什么接,你在南站宿了吧,谁管你。
你说你这人,出发的时候你把我抛脑后了。
这会儿了倒想起还有乔乔这么个人儿了是不是。
你现在才跟我说,我就是飞也飞不过去啊。
北京堵车啊大哥。”
“我不介意等你一会儿,不过不知道驴肉火烧会不会介意。”
一听驴肉火烧,乔乔舔了舔嘴唇,真是馋的不行了。
“陈正你丫厉害,你就知道我弱点是啥是吗。
你等着,等我看见你,我非得把你揍的连你祖宗都认不出你。”
乔乔撩开被子下床。
她换了衣服边下楼边给齐景焕打电话。
齐景焕还在忙着,所以派了个小战士开着家里的车去接站。
乔乔来到南站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以后,下午四点了。
他给陈正打电话,问陈正在哪个位置。
陈正不急不痒的道:“等十分钟吧,差不多十分钟就能到站了。”
“什么?”乔乔跳脚:“你不是一个小时以前就该到了吗?”
“恩,那时候我刚从南城出发没多久。”
乔乔顿时火冒三丈:“死陈正,你耍我呢。”
陈正笑道:“得了吧你,别发脾气啊。
我太了解你了,跟你约个面儿,你就没一次能准时出现的。
我要是告诉你我那会儿还没有出发。
你会这么早来到南站吗?
你看,这样不就不会迟到了吗。
你也甭气了,我等过你那么多次。
这次你就等等我吧,不伤天理,啊,乖,等着哥哥来见你。”
乔乔彻底没了脾气,有一个太了解自己的男闺蜜,大概就是这种下场了。
挂了电话,乔乔跺脚对着电话吼道:“臭陈正,你丫气死老娘了。”
跟着她的小宝紧张了一下,还第一次看到嫂子发脾气呢。
“嫂子,你没事儿吧。”
乔乔回头这才想起路小宝:“哦?呵呵,没事儿。
小宝,抱歉啊,催了你一路,结果我朋友还没到。”
路小宝一笑:“哎呀嫂子,没事儿。”
“不然小宝你先去车上坐着等我吧,我一个人在这里等我朋友也行。”
“那可不行,嫂子,你刚来北京人生地不熟的。
我们队长怕你不认识路,特地嘱咐了我很多遍。
让我千万不要离开你视线范围。”
乔乔笑道:“那行,谢谢你了。”
十五分钟后,陈正拉着一个小行李箱从出站口出来。
他身后还跟着四个云氏集团的员工。
乔乔老远看到他就招起了手。
陈正淡定的走到了她面前:“胖了。”
乔乔抬手就捶了他胸口一句:“你会不会说人话了。”
“我实事求是,你怎么还恼羞成怒了呢?”
“滚。”乔乔白了他一眼。
路小宝上前:“大哥,我给你拉行李吧。”
乔乔压住路小宝的手臂:“不用,让他自己提着,让他坏。”
陈正笑道:“行啊,有了老公就是不一样,脾气渐长了。”
乔乔瞪他一眼后望向他身后的四个云氏员工。
“哈喽,林爽,邵俊,还有两位新面孔呢,欢迎大家来到北京。”
四人都给乔乔鞠躬:“乔总,你好。”
“乔总,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了,我都有些想念你们了。
陈正,你怎么也不告诉我来多少人啊。
我就带了一辆车过来。”
“我们来这边有人接洽。
一会儿林爽他们跟着对方公司的接待人员离开。
我跟你走。
今天下午没事儿,我人就是你的了。”
“滚,把驴肉火烧和南城特产留下。
你人滚的远远儿的,看见你我头疼。”
陈正很自然的手搭在乔乔肩头:“哎呀,行了,知道你想我了。”
他正说着远处小跑过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
“您好,请问是陈总吗?”
陈正的手从乔乔肩膀上落下:“你好,我是。”

陈总您好,我是万汇集团的总裁秘书肖楠。
我们刚才在那边等您,没看到您出来,抱歉。”
“没事,这四位是这次的随行工作人员。
麻烦你们给招待一下吧。
今天下午我要与老朋友叙旧,明天我会准时去会议场所的。”
“好的,陈总,需要我们给您派司机导游吗?”
“不需要。”
之后,肖楠带走了四位云氏集团的员工。
乔乔带走了陈正。
回去的路上,陈正问她:“你家属怎么没来?
怎么着,看不起我们这些外地人呀?
不是说北京欢迎我们吗?”
“北京欢迎你,跟我老公有什么关系?
我老公以为咱俩儿有奸情呢,怎么可能欢迎你。”
“哎呀我去,你老公太恶心我了。”陈正摆手。
乔乔瞪他:“你什么意思呀。”
“你这种女人哪儿是我陈正能看得上的,太次。”
“陈正,你想死是不是。
你看看你瘦的跟个干扁豆芽儿似的,毛病倒不少。
你还看不上我呢,你以为我能看上你呀。
我这眼珠子还在眼眶里转悠呢。
别恶心我啊。”
陈正斜了她一眼:“你看看你这嘴。
别人说一句,你有一万句在排队等着对付。
你老公没让你气死啊。
我听说军人都很沉默。
碰上你这样的,他估计特想休了你吧。”
“我老公爱我着呢。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没眼光呀。
我这种女人,现在世上哪儿还有呀。”
陈正不屑的摇了摇头,他对开车的路小宝道:“小伙子,你们领导最近精神没有抑郁吧。”
路小宝呵呵笑着:“陈总,我们团长好着呢。
自从有了我们嫂子,我们团长每天都乐呵呵的。”
“听见没?我就是这种走到哪里都发光发亮的人。”
乔乔白了他一眼:“别狗眼看人低啊。”
“你得了吧,还发光发亮呢。
你老公估计不够灵光吧。”
“滚。”乔乔瞪他:“别说我老公啊。
小心我老公揍你。”
“嫂子,队长一般不打人,只罚人。”
“怎么个罚法儿?”陈正好奇的往前凑了凑。
“我们要是犯了错,一般都是负重慢跑五千米。
有的时候是负重三百个俯卧撑,不一定,看队长心情。”
陈正转头看向乔乔:“这两种惩罚方式有什么区别吗?”
乔乔摇头:“不懂。”
“对我来说,都很毒。
啧,小妮子呀,我怎么有点同情你了。”
乔乔不爽的捶了他腿一拳头:“你想太多了。
我老公对我温柔着呢。”
“嫂子,陈总,到了。”路小宝将车停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门口。
乔乔抬眼看去:“小宝,怎么来酒店了?”
“队长吩咐我,让我直接带你们来这里。
这都快六点半了,他应该已经在里面了。”
“是吗?”乔乔扬起笑容:“陈正,走,带你认识认识我老公去。”
第30章林惠当时脸都白了

乔乔下车后给齐景焕打电话。
电话才接通,齐景焕就已经从酒店里走了出来。
此刻他穿的不是军装而是西装。
乔乔看着闪闪发光的老公,早就变成了星星眼。
“陈正,看到没,那就是我老公,帅气吧。髹”
齐景焕走到两人面前。
他对陈正伸出手,一副与生俱来的绅士风度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蠹。
“你是陈正吧,你好,我是齐景焕,乔乔的爱人。
欢迎你来到北京做客。”
陈正伸手跟他握手:“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乔乔嬉笑一声:“好了,别在外面寒暄了,我们进去吧,外面怪冷的。”
陈正看向她:“对了,都忘了你现在变成虚弱分子了。
刚生完病,别再又感冒了。”
齐景焕很自然的搂住了乔乔的肩膀,他转头对路小宝道:“小路,一起进去吃。”
“队长,我就不进去了。”
齐景焕瞪向他:“进来,饿着肚子算怎么回事。”
乔乔回身拉住路小宝的手腕。
“你们队长让你进来你就进来。
怎么连你队长的话都不听了呢nAd1(”
路小宝很是不好意思的跟着一起进去。
齐景焕在酒店提前订好了包间。
他已经点了几道硬菜。
四人坐下后,他又让陈正根据自己的口味再点几道菜。
陈正还没看完呢,乔乔凑了过去跟他一起看。
“哇塞,这家菜看图片都蛮漂亮的吗。
我瞬间就有食欲了。”
“看图片有什么用?”陈正转头看她:“你得看实际菜色。
别被漂亮图片迷惑了双眼。
你跟凌筱玥这毛病得改改,太爱上当受骗了。”
乔乔看他:“你怎么毛病那么多。
人家这么大饭店,骗你干嘛。”
“我胃口挑,你又不是不知道。”
乔乔撇嘴:“我只知道你挑女人,怎么没发现你挑食呢。”
她说完侧头看向身边一直很安静的齐景焕。
哟,这位老兄脸色不咋滴。
乔乔嗖的移动回齐景焕身边:“陈正,我说你差不多就得了啊。
看个菜单也没完没了的。”
陈正点了几道菜后服务员离开了。
他对齐景焕道:“齐先生,你是怎么受得了这女人的nAd2(
你不觉得她很啰嗦吗?”
“我哪有?”乔乔瞪完陈正后转头看向齐景焕:“告诉他我有多文静。”
齐景焕笑:“文静吗?是挺啰嗦的。”
“齐景焕,你是亲老公吗?
有你这么在外人面前磕碜自己媳妇儿的吗?”
齐景焕扬眉,恩,不错,他是自己人,陈正是外人。
这丫头分清楚了。
“齐先生怎么回事磕碜你呢。
你自己本来就事儿多话多的,还不允许别人说实话?”
陈正摇头一笑:“乔乔,你得懂的正面自己的缺
别老跟个缩头乌龟似的。”
乔乔瞪陈正,这家伙绝对是来拆台的。
两人一下子就找到了共同语言。
陈正摇头叹气:“也不知道是南城的水土不好。
还是我遇人不淑。
在南城我身边相处的两个比较好的异性朋友,一个你爱人,一个凌筱玥。
凌筱玥你还记得吧,她说你们之前见过的。”
齐景焕点头:“对,记得,我们一起吃过饭。”
“恩,这两个女人都一样,话多,还都是废话nAd3(
要不说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南城的水土把这两个女人给同步化了。”
“陈正,你要死啊。”乔乔瞪眼。
陈正得意的笑:“你爱人还比凌筱玥多了两个毛病。
一个是爱多管闲事好打抱不平。
一个是跟她一起出去干点什么,她永远都要迟到。”
乔乔瞪眼:“诶,你这时候说这些干嘛呀,烦人。”
齐景焕转头脸色和善了许多。
原来她这迟到的毛病是惯病啊。
“看来你因为她的迟到在南城没少被我爱人折磨吧。”
“一开始几次总想骂她,后来,我学会了反击。”
乔乔指着陈正:“你别说了行吗,你怎么一来就没好事儿呢?”
齐景焕拉着乔乔:“干嘛呢,对远道而来的客人这么不礼貌。
陈总,说来听听吧,我也想知道你怎么反击的。”
陈正瞅了乔乔一眼:“齐先生,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我们留一下电话。
回头我们私下里交流吧。
你看你爱人这眼神儿,像是要吃人。
我太瘦,不禁啃。”
齐景焕抿唇哥哥的笑了起来:“行,你也别叫我齐先生了。
听着怪别扭的,你叫我齐景焕或者直接去姓叫我名字吧。
乔乔说她跟你关系非常好。
我想,爱屋及乌,我们也会成为不错的朋友。”
“行,那你叫我陈正,我叫你景焕。”
齐景焕跟陈正举杯,两人以茶代酒先敬了对方一杯。
乔乔坐在中间推着下巴看陈正。
“你这会儿来北京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