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45部分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邵锦清给她打电话。
凌筱玥想到昨晚跟邵云霆说的话。
她看着邵锦清的电话,心里有些发憷。
接还是不接。
她把邵锦清当朋友,可邵锦清骗了她。
他真的跟云子安上过床,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他真的是想帮云子安得到邵云霆吗?
他到底有没有背着她做伤害她的事情呢?
如果真的有的话,她真的接受不了。
被朋友出卖这种事情,她不想经历了。
良久后,电话未接听自动挂断。
邵锦清盯着手机屏幕诧异,凌筱玥竟没有接他的电话。
或许是手机不在身旁吧。
一会儿如果筱玥看到,她一定会给自己回电话的。
下班时间,凌筱玥拿着车钥匙下楼。
刚走到停车场她的车边,她对面的车位上车灯就亮了起来。
对着她一闪一闪的直晃她。
她有些害怕的连忙掏出钥匙解锁车门。
可是因为手忙脚乱,车钥匙竟是掉落到了地上。
她弯身捡钥匙的时候,对面的车上已经有人走了下来。
凌筱玥顾不上捡钥匙,拔腿就往保安的岗哨处跑。
她心里很是恐惧。
担心是陈正没能将杨晋池给拿下。
现在杨晋池来对付她了。
地下停车场虽然有监控。
可是等她失踪了别人再找到监控。
那她失踪的这段时间,受苦受难的还是她。
可是她才跑了没有两步,就直接被对面车上下来的人给追上。
“啊…救命啊。”
“筱玥。”
邵云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凌筱玥心里一暖,是邵云霆。
她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可她反应过来后立刻就抬脚狠狠的踩了他的脚面一下。
邵云霆吃痛:“你这是干什么?”
“这话要我问你吧。
你干嘛呢,黑漆漆的你开前灯闪我干什么。
我还以为有坏人呢。”
邵云霆笑了一声:“哪儿的坏人要做坏事儿的时候还要先闪你一下提醒你呀?
我闪你是为了让你回头的。
谁知道你还掏钥匙去了。”
凌筱玥不爽:“反正你刚刚就是吓了我一跳。
你怎么会来这里啊?”
“等你。”邵云霆指了指自己的车:“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
所以我就亲自来接你了。”
“有,不然你看看你自己的手机。”
凌筱玥吐舌,邵锦清打了两个电话她没接。
之后她就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你干嘛要来接我?无端讨好,非奸即盗。”
邵云霆的手自然的揽住她的肩膀:“你这样说你老公,真的好吗?”
凌筱玥抬手肘撞了他肚子一下:“别一口一个老公的。
我还没跟你结婚呢。
我还单身,好吗?”
“你是在强调我的无能吗?”
凌筱玥扬唇一笑:“你可以这样认为。”
邵云霆抬手点了点她脑袋:“看来我必须赶紧把你落实了。
天天强调自己单身的女人心里都风***务必。
不把你看好了,回头让你成了别人家的。
那我才是真正的无能呢,走,上车。”
他拉着凌筱玥的手上他的车。
凌筱玥紧紧握住他的手:“诶,我都说过好多次了,我不是你家阿猫阿狗。
你这又是要带我去哪儿,先给我报个站,我再考虑考虑跟不跟你走。”
“给你讲讲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儿。
还有那天说过的,要给你的惊喜。”
---题外话---乔乔番外温馨小段落:
有一天,小齐齐指着一盒杜蕾斯问他妈咪。
“麻麻,这是什么?”
“新式气球,”脸不红心不跳,某人如是回答。
又某天,小齐齐在军区家属院里带着一群小朋友玩耍。
她亮出了自己的最新玩具在小朋友们面前炫耀,把小朋友们羡慕的不得了。
“这种新式气球你们有吗?告诉你们哦,我家有一抽屉呢。”
之后部队里盛传,齐团长威武。
齐团长生气,回去敲小女人屁股。
“我说不用不用,你非要买,这下好了吧,丢人了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某乔内心真心哀怨:天地良心,是谁一晚上用好几个的。
这不是卸磨杀驴吗,奶奶的,找老公还是得找有钱的。
有劲儿的不行不行的啊…
喜欢不,吼吼~~
第199章邵锦清被捅

这么一听,凌筱玥倒是痛快的跟邵云霆上了车。
邵云霆有几分无语。
“行啊,现在跟我吃个饭还得看条件是吗?
我邵云霆悲哀呀。”
凌筱玥在副驾驶座妥妥的坐好转头瞥他:“你怎么跟个怨男似的。魍”
“我不该怨吗?
看把我可怜的。”
邵云霆一脚油门踩下去,两人已经来到了停车场的出口檎。
“我车子扔在这里了,明天你得来接我送我上班。
我可不是愿意看见你。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这叫善始善终。”
邵云霆邪魅一笑:“你不解释之前,我还没多想。
你一解释,我反倒觉得你是愿意看见我。
不过就冲你这心意,我明早一定准时到达。”
“哎,算了算了,我不用你接送了。
省得将来被你说我主动勾.引你。”
“不是吗?”邵云霆嘴角扯的更高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跟你成年后第一次见面。
就是你闯进厕所偷看了我兄弟。
之后还赖着我要跟我试婚nAd1(”
凌筱玥拍了一把大腿:“邵云霆,好汉不提当年勇。
再说了,你本来可以拒绝的,谁让你就势下船的。
也不能全怪我好不好。
你还跟我签订什么狗皮合同,你就是一骗子。
我现在想想,那合同指定有问题。
我就要对你三忠九烈,你就对我随随便便。
那时候我真是亏大了。”
“你知足吧,你以为谁都能没事儿看看我小丁丁啊。
换做我以前的脾气,得给你把眼珠子抠了。”
“看把你能的,那叫犯法。”凌筱玥抱怀。
“你别跟我胡扯八扯的,正经事儿呢?”
“着什么急,专心开车呢,一会儿到了饭店再说。”
两人一路拌着嘴来到了他的会所。
工作人员给两人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邵云霆道:“今晚桌上的可都是你爱吃的肉,你可劲儿吃吧。”
凌筱玥看到这一桌子吃的,心情是蛮好的。
两人刚坐下凌筱玥就已经开吃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今天下午,陈正约杨晋池出来见面。
杨晋池当然不愿意,所以,我们就用了点非常手段nAd2(”
凌筱玥心里一堵:“你们不会做犯法的事儿了吧。”
“我们又不傻,为一个杨晋池犯法,他值吗?”
这凌筱玥可就放心了。
“我将杨晋池的具体位置告诉了他的债主。
他的债主将他亲自提到了我们面前。
我们不费一兵一卒,没有花一毛钱就把他拿了。”
凌筱玥感叹,到底是奸商,真厉害。
换做是她,只能破财免灾或者是利用自己做诱饵。
怪不得陈正嘲讽她呢。
她果然是比人家差远了呢。
“杨晋池说了些什么?”
“是云子安把他找回来的。
云子安一开始说会给他钱,让他跟云子安合作。
可是他回国后却发现云子安变卦了。
云子安也是利用他的债主来牵制他。
让他想办法将你拿下。”
“拿下是什么意思?怎么个拿法儿?”凌筱玥正吃着呢,好奇的抬起了头。
“就是要么绑架,要么睡,反正就这些意思。
你自己去领会吧,我不想说的太恐怖让你害怕nAd3(”
凌筱玥撇嘴:“这还不叫恐怖啊?
再恐怖的话,就是杀人灭口了。”
“那倒是有几分夸张了,杨晋池估计也没有那个胆子。
本来杨晋池是打算今天下午或明天对你动手的。
结果今天下午他就被他的债主给生擒了。
说起来他也算是倒霉。”
“那他现在人呢?你们总不会是把他放了吧。”
“怎么可能,杨晋池可是个有案底的人。
而且,他还有贩卖毒品的记录。
我已经让陈正把他送局子里了。
加上之前陈正帮他制造的私自挪用公司财务的一系列罪名。
就算坐不穿牢底,也够他在里面住上几年的。
他要是敢出来,将来他的债务全都翻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的随便一个债主都能把他给拆了骨头喂了狗。”
凌筱玥说着打了个冷颤:“你可真能夸张。
说的我都有些觉得这世界不美好了。”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
你是生在阳光下的好苗苗,不用害怕。”
“对对对,我得相信人间有真情。
那你要给我的惊喜呢?”
“之前你们车祸的时候,那个逃跑的犯罪嫌疑人被抓获了。”
“真的?”这的确是个惊喜,凌筱玥完全不否认。
“对,抓到有几天了。
前几天我去见过他一次。
可是警察说他不肯招供,只一再坚持那天的车祸只是单纯的事故。
还说是你雇佣了他的车子。
他当时会逃跑,只是因为他的车是个套牌车。
因为没有更多的证据。
所以如果对方不说的话,警察也找不到证据办他。
这些日子我了解了一下那个人的家庭情况。
他妻子早就已经跟他离婚了。
他家里有一个七十六岁的老母亲和一个十七岁的女儿。
他女儿有白血病,现在在医院里治疗,已经欠了医院很多钱。
如果再不能交费的话,只怕医院也是爱莫能助。”
“这么可怜啊。”凌筱玥放下手中的筷子,她都有些没有心情吃了呢。
“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据说情况并不乐观。
在她爸爸跑路的这段时间,她几乎失去了一切的经济来源。
现在,她奶奶每天一个人在捡塑料瓶子撑着娘儿俩的生活。
我今天下午去警局的时候。
把他家里现在的情况跟那个男人说了一些。
一个大男人,倒是哭的不成样子。
我告诉他,只要他愿意还原事情的真相。
我就帮他把在医院的欠费偿还完。
而且,以后他女儿的所有医疗费全由我来承担。
他一开始并不相信我。
后来我签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放到了桌上。
我说只要他肯招供,这一百万的支票立刻给他。
所以,他招了。”
“怎么样?”凌筱玥心里有些打鼓:“他说了是云子安指使他的吗?”
“对,他招了。
当初他走投无路,云子安找到了她。
从前他在云氏集团的建筑队上做过长工。
云子安因为在公司里做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她时常往工地跑。
听说了那个男人家里的情况后,她挺同情那男人的。
所以就给了那男人五万块。
那男人一直都很感激云子安。
所以当云子安找上他,让他布置一起杀人案的时候。。
虽然他也很害怕,可是为了自己的母亲和孩子。
他还是答应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一定会成功。
如果当时真的成功了。
那么那起车祸将会成为意外事故,被永远的遗忘掉。
他和云子安都不会有事。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那日竟然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阿生不顾生命危险的保护了你。
所以,他们的计划未能成功。
因为事情败露了,他太过害怕,所以他弃车逃走了。
之后,他也曾联系过云子安。
可云子安给了他十万块后,不许他在联系自己。
他就是把这笔钱汇到了医院之后,被追踪到了位置才被抓的。”
凌筱玥叹气:“说起来…虽然他想要杀我这一点挺可恨的。
可是…从某些层面来说,他也是个好父亲呢。”
“即便是好父亲,那也是一场杀人未遂的案件。”
“他女儿知道他父亲的情况吗?”
邵云霆摇头:“没有人告诉她。”
“恩,不能让他女儿知道。
如果他女儿知道她父亲为了帮她凑医疗费。
让自己成了杀人未遂案的凶手。
她即便活着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这一点你放心,我派人去给他们祖孙俩送支票的时候。
只说是他父亲被我们公司雇佣了。
去了非洲驻扎三年。
因为时间太匆忙,他没有回来跟他们祖孙俩打招呼的机会。
我也让那女孩儿的父亲给她打了一通电话。
说起来,我们也是仁至义尽了。”
凌筱玥点了点头:“的确如此,那现在有了证人的证词。
云子安应该稳稳的可以被立案抓捕了吧。”
“当然,我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警察就已经拿到了拘捕令准备实施抓捕了,现在…”
邵云霆正说着,放在桌边的手机响了。
见是陈正,他拿起来接听,电话那头,陈正激动的道:“你在哪儿,赶紧来一趟医院吧,云子安把邵锦清捅了。”
第200章云子安自始至终什么都不交代

邵云霆站起身对凌筱玥招了招手,拉起她就往外走。
凌筱玥不明所以。
只听邵云霆急乎乎的问道:“怎么回事?
云子安还没有被抓吗?”
“哎呀,警察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把邵锦清给捅成重伤了魍。
大夫说刀伤距离心脏很近。
如果再偏差一点,邵锦清就能当场毙命。
现在他还在急诊抢救呢,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檎。
云子安被警察带走了。”
邵云霆挂了电话,凌筱玥问道:“我怎么听陈正好像说谁在抢救呢?”
“是锦清。”邵云霆脸色有些冷:“云子安不知道为什么把锦清捅成了重伤,现在正在抢救。”
“什么?”凌筱玥也傻了。
“怎么会呢?”
“现在先去医院,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
凌筱玥一路小跑着跟在邵云霆身后,两人上车快速往医院赶去。
路上,凌筱玥不时转头看邵云霆阴森着的脸。
他应该是在担心锦清吧。
不管怎么说,锦清毕竟是他的侄子。
血缘关系还是在的,说可以无动于衷肯定不可能nAd1(
而且,这么多年锦清跟在他身边,也算是他的左膀右臂了。
这一下子锦清出事儿,他也像是被卸了一条胳膊似的吧。
两人急忙忙的来到医院,邵锦清尚在抢救中。
陈正坐在抢救室门外在打电话。
邵云霆来了之后,陈正挂断电话望向两人。
“你们速度倒是快。”
“我们就在附近吃饭,锦清情况怎么样,还没出来?”
“没呢,刚刚我这是给警察局打的电话。
现在云子安在警察局里接受审问。
可她从始至终一句话都不肯说,就好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
邵云霆不悦:“又在装,是她要杀人,她受什么惊吓?”
陈正耸肩:“现在能够还原事实真相的只有云子安和邵锦清。
刚刚我赶到医院来的时候,听还留在这里的警察说。
邵锦清伤的很重,够呛了。”
邵云霆眉心蹙了几分。
“警察的办事效率实在是太低。
如果他们早点把云子安逮捕,根本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话也不能这么说,谁也不是神仙。
他们也是在他们权利范围内尽力了nAd2(”
凌筱玥拉了拉邵云霆:“你们两个别在医院里嚷嚷了。
在一旁稍微等一会儿吧。
锦清…应该会没事的。”
应该,其实她也不敢说大话。
医生都告诉警察说够呛,那她也就真的只能用言语来安慰邵云霆一番了。
只是,邵锦清还那么年轻,真的是太可惜了。
想起往日里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她总觉得这样一个年轻人不该最后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手术进行了五个多小时。
医生出来后都表示情况不乐观。
让家人做好心理准备。
邵云霆虽然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不舍。
但是看到被推进重症监护的邵锦清。
他脸上有一丝心疼。
凌筱玥站在玻璃外一会儿看看邵锦清,一会儿看看邵云霆。
“今天下午锦清给我打过电话。
可是我不知道他要跟我说什么,所以没有接。
因为这样,我还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我在想,如果当时我把电话接了就好了。
我一直在嘴上说把他当朋友nAd3(
可是当真的发现他骗了我之后,就会对他心存怀疑。
我甚至连问问他真相和目的的勇气都没有,就直接将他否定了。
说起来,我也挺绝情的。”
邵云霆伸手搂住她:“你是挺绝情的。
不过有些话也的确不该问出口。
你没有问倒也不错。
问了,你是让他跟你说实话呢,还是就骗你呢?
一个谎言背后一定要承载无数个谎言。
一次不说明白,以后就永远都说不明白了。
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不问都是最好的。”
凌筱玥仰头看他:“有的时候看你也挺通情达理的吗。”
“我只是有的时候看起来通情达理吗?
我明明一直都很通情达理。”
凌筱玥伸手肘将他撞开,屁话精。
在医院陪到十点,邵云霆给邵锦清安排了最好的特护。
之后他将凌筱玥先送回了家。
因为大家第二天都还要上班。
所以不能太晚。
凌筱玥回到家的时候,付馨瑜正在等她。
见她回来了,付馨瑜问道:“子安真的被抓了吗?”
“妈你怎么知道的?”
付馨瑜叹口气:“江南晚上来过。”
“她来干什么?”
“她求我帮帮子安,她说子安只是一时被蒙蔽了心智才做出了那种事情,她想…”
“想什么想。”云浩然从书房里出来,脸色不悦。
“老婆,子安是我们一手调教大的孩子。
这孩子变成这样完全是被我们惯坏了。
她太无法无天了,居然连杀人的想法都有。
不管当时她知不知道筱玥是我们的亲生女儿。
可毕竟是条人命,她太胆大了。
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她的事情以后在我们家不再讨论了。
不管谁来过,我们都不管。”
付馨瑜叹口气:“馨璇已经被我送进了监狱,现在又是子安…”
“妈,云子安你帮不了。
江南应该没有告诉你吧。
今天下午云子安被抓的时候用水果刀捅伤了锦清。
现在锦清还在重症监护病房。
医生说情况不是很乐观。”
“还有这样的事?”付馨瑜惊讶。
云浩然愤然:“看看,这个孩子简直…让人无法同情。”
他说完甩手又回了书房。
凌筱玥挽住付馨璇的手臂:“行了,以后她们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
你从前的悲剧是她们造成的。
可她们的悲剧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一切。
别想那么多,回房间休息去。”
付馨瑜伸手摸了摸凌筱玥的脸:“也好在你还活着。
行了,妈知道了,以后不管了。
你也去休息吧,都快十一点了。”
“恩,妈晚安。”
“对了米粒呀。”
凌筱玥站在楼梯口回身望她。
付馨瑜道:“卡卡一天天的长大了。
他最需要的不是姥姥姥爷和保姆,而是爸爸妈妈。
妈知道,你现在很重视公司和事业。
可是如果你能跟云霆在一起好好的。
妈其实赞成你把工作重心交给云霆。
你回来好好的陪伴着卡卡挺好的。
人不都说吗,陪伴是最好的教育。
云霆名下已经有那么多企业了。
他多招呼一个不多,少招呼一个不少。
所以你可以适当的考虑放权了。”
“知道了妈,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凌筱玥说完回了房间。
看着睡熟的卡卡。
凌筱玥在他的小肉脸上亲了一下。
她也想多多的陪伴孩子。
也许妈说的对。
有些事情是真的不能太执着。
邵云霆…还是值得托付的。
她轻轻的搂住卡卡:“妈妈尽快带你回家好不好?
你想爸爸吗?妈妈想,很想了。”
第二天,凌筱玥一进办公室就问陈正关于邵锦清的事儿。
陈正正在整理一日计划。
他看都懒得看凌筱玥道:“我是你的工作秘书。
不是八卦大师,懂的掐指一算的告诉你昨晚的事情。”
“所以你不知道锦清的情况?”
陈正放下笔抬眼望她:“知道。”
凌筱玥觉得真是火大呀,这个陈正,一大早的就给她添堵。
她怎么这么烦他呢。
“你说,你直接告诉我锦清的情况快。
还是说那一堆废话快?
锦清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好,还活着。”
凌筱玥白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办公室。
推开办公室的门那一瞬,她回头对陈正道:“上午给我腾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去一趟警察局。”
“你去警察局干嘛?犯事儿了?”
“啧,陈正,你能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吗。
我去警察局干嘛,你说呢,明知故问。”
陈正拿着笔记本跟进了她的办公室:“我觉得你现在去看云子安,别人绝对会以为你是去看热闹的。”
“我为什么要管别人怎么想?
我又不是活给别人看的。
锦清还躺在那儿,总要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警察都问不出来,你觉得你能问出来吗?”
凌筱玥狡黠一笑:“试试不就知道了。”
第201章去老宅看看就知道了

“行,你要是能问出来,就算是你能耐。
上午十点到十一点之间,你的时间是自由的。”
陈正说着打开笔记本开始念今天的一日行程。
凌筱玥也没怎么听到耳朵里。
反正不管要做什么之前,陈正都会来提醒一遍的魍。
她一般也不会记都要做些什么。
九点四十开完会回来,凌筱玥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包准备要离开。
她出了办公室对陈正道:“我先走了。檎”
陈正起身拿起提前已经准备好的公文包跟着一起。
凌筱玥问他:“你干嘛?”
“随行呀。”
“现在我的时间不是自由的吗?”
“但我的不是。”陈正扬眉:“我现在还在工作时间。
主要任务就是陪着领导。
领导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这会儿不需要,你留在办公室里吧。”
“这可不行,我这人很执着的,从来不偷懒。”
陈正说着已经先往外走去,他先来到电梯口按下行灯。
凌筱玥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将包拉到了肩头。
“陈正,我觉得你绝对是个贱骨头nAd1(”
“你可以表扬我为尽忠职守。”
凌筱玥无语,觉得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了。
来到警察局,云子安居然拒绝见她。
看到陈正在一旁得瑟的样子,凌筱玥写了一个纸条交给了警察,让警察把纸条去给云子安。
她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不多时,云子安就跟着警察一起出来了。
陈正扬眉:“不错吗。”
凌筱玥回头斜了他一眼:“你先出去等我吧。”
“好。”
凌筱玥走进了设置了监控录像的房间里。
两个警察守在玻璃房外。
房间里,她与云子安各自坐在桌子的对面。
云子安带着手铐,她脸色有些沧桑。
凌筱玥的手放到了桌上:“看来这里面的环境不咋滴吗。
那么骄傲的云子安也变成了小绵羊。”
“我知道你是来羞辱我的。
我已然这样了,你的羞辱我根本就不在乎。
邵锦清真的没事儿吗?他还活着?”
凌筱玥点头:“我来之前他都还活着。
我挺想不明白的,你们明明是可以上.床的关系nAd2(
为什么要杀他呢?”
云子安看着凌筱玥沉默不语。
凌筱玥神情很认真的望着她:“昨天,江南来过家里。
她来求妈,让妈救你。
我听妈说,江南跟你从小关系就非常的好。
她很崇拜你。
在她眼里,你一直都是她的榜样。
你现在变成这样。
没有人比她更难过。
我本来没打算来看你。
可是昨天我妈跟我说了江南的事情后,我倒是改变了主意。
我想,你,我,江南,我们本来就不是仇人。
严格来说,我们是一家人。
如果当初你妈没有动鬼心思。
说不定我们会一起长大。
我们会像你跟江南在一起时感情那么好一般。
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们自己做了太多的错事。
我之所以给你写纸条告诉你邵锦清还活着。
是因为我想跟自己赌一把。
我赌你还是有些人性的,你一点也不想让邵锦清死nAd3(
果然,你答应出来见我了。
既然能迈出第一步,为什么不更勇敢点多走一步呢。
为什么会想要杀了他。
锦清跟你应该很熟,你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是。”
“你根本就没有见识过邵锦清的真面目。
如果你见识过的话,你就不会问我为什么要杀他了。”
云子安说着缓缓将自己的高领毛衣拉下了几分。
“你能看到吗,这里的淤青。”
“这是…锦清做的?”
“如果不是他还能是谁呢?
所以我说,你还没有见过邵锦清的真实面目。
不过其实你该庆幸,他现在喜欢你,所以不会让你看到他的另一面。”
凌筱玥凝眉:“锦清…怎么会做这种事儿呢?
这没有道理啊。”
“我知道你们抓了杨晋池,我害怕会受到杨晋池的连累。
所以去找邵锦清。
我让他帮我准备钱和车,我要离开南城。
可是…他非但不愿意帮我,还对我恶言相向拳打脚踢。
曾经,在我还是云霆哥的未婚妻时,他说他喜欢我。
还很刻意的表达了他对我的喜欢。
不过我也不是没有良心的人。
在云霆哥身边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他在一起。
之所以跟他上床,是因为他答应我会帮我。
可是事实上,他只是骗我而已。
如果不是我发现了他对你的心思。
我可能还会一直被他骗着。
今天他紧紧掐着我的脖子,我是挣扎的时候摸起了桌上的水果刀刺向了他。
一开始,我的确没想要他死。
我只是想求生。
可是当我看见我手中的刀上全都是血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杀了人。
而那一刻,莫名其妙的,我希望他死。
我希望邵锦清死的彻底一
不然,我一直以来的屈辱就算白白的承受了。”
云子安说着带着手铐的手重重的砸到了桌子上。
凌筱玥眉心紧拧着,看着云子安脸上狰狞的模样。
她心想,这个女人真的没救了。
“凌筱玥,你是不是根本就不相信我说的?”
凌筱玥的确有些不相信。
她不觉得邵锦清真就坏成那种程度。
云子安的话不能全信。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就去邵锦清家的老宅看一眼吧。
对了,你应该知道邵锦清家在南城有一处老宅吧?
那处老宅院已经荒废了多年了。
这么多年来,出了邵锦清应该没有邵家人去过那里。”
云子安说完起身:“该说的我都说完了。
回去帮我给江南带个话。
让她不要再管我了,我不要她管我。
即便住进了监狱里,我也有属于我的骄傲。”
警察进来将云子安带走。
凌筱玥沉默的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后这才离开。
来到警察局门口,陈正正在倚着墙根抽烟。
见凌筱玥出来,他快速掐灭烟蒂来到她身边。
“怎么样,你想问的都问完了?”
凌筱玥得瑟的扬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想知道什么你就自己进去问好了吗。”
“哎哟,看把你拽的。”陈正跟在凌筱玥身后一起往车边走。
两人一起上车,凌筱玥掏出手机给邵云霆打电话。
邵云霆电话接通后,凌筱玥问道:“锦清家在南城有一处老宅子吗?”
“是有一处老宅子,那是我爸和我爷爷奶奶刚搬来南城时生活的院子。
已经荒废了很多年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知道在哪里对吧。”
邵云霆扬唇一笑:“我自己家的老院子,我当然知道在哪儿,怎么了,神神秘秘的。”
“你现在出来,带我去一趟你家的老宅子吧。”
“那你到惠群路路口等我,我一会儿就开车过去了。”
挂断电话,陈正不悦道:“凌总,你这是打算要拖延时间吗?
你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
现在已经十点四十了。
你确定二十分钟你能做完你想做的事情。”
凌筱玥白了他一眼:“你这人就这点儿没意思。
我有急事要去办,你再给我办个小时的时间。”
“你这叫没有时间观念。”
“那我晚上加班,今天的事情一定今天完成,这样总行了吧。”
陈正耸肩无话可说。
与邵云霆会和后,凌筱玥和陈正换到了邵云霆的车上。
老李知道老宅的路,载着三人直接去了老宅。
来到老宅门口,大门紧锁着。
“怎么能进去?”
“我没有钥匙,砸锁吧。”
这事儿交给了老李,老李找了块大石头,三下五除二的将锁头砸开。
三人一起进了院落里。
院落里一看就是荒落了很久了。
邵云霆凝眉:“筱玥,你到底来这里干嘛的?”
“刚刚我去见云子安。
云子安说,如果想知道锦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来一趟你家的老宅就知道了。
可是这里不就是个荒废的屋子吗。”
凌筱玥说着已经走到了正屋门口。
她伸手对着门轻轻一推。
没想到正屋的门根本就没锁,门一下就被推开了。
邵云霆和陈正走了过来,三人站在门口看着屋里都惊呆了。
第202章侄子跟叔叔抢女人这种事儿

“云霆,这都是些什么呀。
邵锦清是个变态吗?”
真正站在邵云霆身边用手肘撞了撞他。
邵云霆也是愣住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到的景象魍。
整个屋里的地上到处都有血渍。
正对着正屋的方桌边有两把被摔的不像样子的老式木椅。
木椅的椅背上还搭着几套女士的衣服檎。
那衣服的样式分明就是凌筱玥从前穿过的款式。
邵云霆冷着脸迈步走进了东边的卧室。
看到卧室中简单的摆设,他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屋子里什么也没有。
凌筱玥跟在他身边:“每个人都有那么点不为人知的爱好。
这似乎很正常。”
“你觉得这是爱好?”
凌筱玥扬了扬眉没有再说什么。
这种喜好的确有些吓人,锦清他收集她的衣服干什么?
看着挺阳光的一个小伙子,内心怎么也会有这样奇怪的一面呢。
“云霆,快来。”两人在东屋的时候,走进西屋的陈正尖声叫两人。
两人一起往西屋跑去,陈正正站在一个打开了的柜门前nAd1(
邵云霆和凌筱玥凑过去,两人都看到贴在柜子里侧的一排排的照片。
里面几乎全都是邵云霆的照片,而每一张都一样,眼珠子被捅了洞。
邵云霆握紧拳头,一脸的阴霾。
凌筱玥不敢相信这些竟都是邵锦清做的。
平日里,他一口一个二叔的叫着邵云霆。
可是背地里却做着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看来这邵锦清是真的恨你入骨了。
不然怎么会连这种恶心的手段都能想得出来呢?”
“陈正。”邵云霆口气有些冷:“你觉得这是恨我的事情吗?
锦清他分明就是心理有些问题。
这难道不是一种病吗?”
陈正极尽自然的将手搭在了他的肩头:“是被你压榨的太久了。
他心理渴望能够打败你所以才会这样的。”
邵云霆冷哼一声转身就往外走去。
陈正和凌筱玥对望一眼,两人一起快步的追了出去。
三人重新上了车,因为邵云霆的突然沉默。
凌筱玥和陈正也都没有说话。
老李先将凌筱玥和陈正送回了云氏nAd2(
凌筱玥要下车的时候,邵云霆不冷不热的道:“筱玥,以后不要再接触邵锦清,我这是为你好。”
“好。”凌筱玥很痛快的点了点头。
两人下车后,车子离开就开走了。
凌筱玥松口气:“你说,邵云霆不会冲到医院去把邵锦清的管子给拔了吧。”
“不会,云霆是个做事儿有分寸的人。”
凌筱玥看着驶远的车子,心里还是有几分担心。
下午下了班,她主动给邵云霆打电话,约邵云霆一起吃饭。
邵云霆居然没时间,让她先回家。
凌筱玥败兴回到家里的时候,云浩然也刚进门。
云浩然问道:“筱玥,锦清的情况不乐观吗?”
“我也不知道啊,爸,怎么了?”
“云霆呀,他今天下午把春华集团重新并回了邵氏集团。
并正式发表声明,说锦清因为身体原因,自今日起从春华集团总裁职位上卸职了。”
凌筱玥扬眉笑了笑:“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爸,云氏的心咱们都操不过来了,就不管邵氏的事儿了行吗?”
“我也就这么一问,准备吃饭吧。”
吃过饭后凌筱玥回房间给邵云霆发了一条短信。
“你怎么想的?怎么把春华收回来了?”
好半响后邵云霆回了一条:“为了不再养虎为患nAd3(”
“那锦清醒了呢?他不会恨你吗?”
“现在已经够恨了,无所谓再多一
筱玥,我现在有点忙,你先休息。”
凌筱玥盯着手机屏幕觉得有些郁闷。
忙成这样儿,连聊天的时间都没有呢。
自这日起,邵云霆正式开启了大忙人模式。
每天除了晚上来看她和卡卡一眼之外,就很难见到他人了。
邵锦清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四天之后终于是醒了过来。
他想来那天,特护给邵云霆打了电话。
邵云霆抽空来到医院,邵锦清人醒是醒了,可是想说话还是很费力的。
邵云霆穿着隔离服走进了病房望着病床上的邵锦清。
邵锦清似乎是想跟他说什么。
邵云霆走上前站在床边,双手负立身后:“我去过老宅了。”
邵锦清眼神微缩,望着邵云霆,似乎是有什么秘密被人挖掘一般。
“锦清,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恨我。
这么多年来,我对你和锦誉做的可能还是不够多。
的确,我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