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37部分

玥想到什么似的问道:“我小时候跟她关系好吗?”
“你说你跟你小姨?”
“恩nAd3(”凌筱玥点头。
“你呀,最喜欢你小姨了。
你小姨那会儿刚结婚,没事儿也天天来帮我带你。
她喜欢你喜欢的很呢。
你姥姥只有我跟你小姨两个女儿。
我们姐妹俩感情一直都非常好。”
凌筱玥蹙眉,如果她跟小姨的关系非常好的话。
那她脑海里那个在车站的人流中哭喊着叫小姨的画面是怎么回事呢?
两人下了楼,付馨璇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凌筱玥。
“米粒…呜呜…小姨都听说了,对不起。
小姨之前不知道你就是我最疼爱的大外甥闺女。
居然对你做了那么多坏事。”
付馨璇伸手江南抱怀不冷不热的道:“妈,我都跟你说了,让你把眼睛擦亮了。
你看看她,哪里像是我大姨的女儿啊。”
“江南。”付馨瑜责怪的叫了一声:“这是你表姐没错,我不会连我自己的女儿都不认
得的。”
“之前你跟我妈看着人家不顺眼的时候不就没认出来吗。”
江南抱怀翘着二郎腿坐进了沙发里。
“再说了,她说她是你们的女儿她就是啊。
你们都不做个亲子鉴定怎么就那么肯定了。
当年我表姐死的时候可是有医院出具的正规DNA验证报告的。
我就不信了呢,医院给的东西还会有假?
还有,她不过就是手里拿了一张跟我表姐很像的童年旧照吗。
子安表姐小时候也跟我表姐很像啊。
一张可以动手脚的老照片而已。
有什么可作为证据存在的必要呢。
大姨,我看你跟我妈是全都糊涂了。
你们忘了你们是怎么对她的了吧。
说不定她是故意来报复你们的呢。”
“江南。”付馨璇回头瞪江南。
付馨瑜脸色难看:“够了,江南,我是真把你惯的无法无天了是不是。
我找回你表姐,你就这么不开心?”
见付馨瑜真的动气了,江南规矩的坐正了几分。
“大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行了。”凌筱玥从付馨璇身边走开几分。
“江南的担心并不多余。
我也害怕你们会弄错,做DNA验证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我真是你们的女儿,你们也就可以安心了。
而我刚好也想要弄清楚,当年那份DNA验证报告到底是怎么回事。”
“嗨,米粒,你这是说的什么见外的话啊。
一开始我们只是没想到你还活着。
之前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跟你妈年轻的时候简直就是一个挠刻出来的。
还做什么DNA啊。
别听江南胡说八道。
你这个表妹呀,她就是被我惯坏了。”
付馨瑜也点头道:“对,米粒,不管谁说什么,我都认定你了。”
凌筱玥抿唇笑了笑,转头看了得瑟的看着她的江南一眼。
江南是先入为主,不愿意接受她。
无所谓,江南不把她当姐妹。
她也没打算上杆子倒贴。
付馨璇在她面前说了许多她的童年趣事。
有一桩,她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印象。
付馨璇说她带她去游乐场玩儿。
见有卖冰激凌,她非要吃。
付馨璇宠她,虽然平日里付馨瑜不许她吃冰冻的东西。
但想到那日付馨瑜反正也不在,她就纵容了她一次。
去给她买冰激凌。
结果买了冰激凌低头一看,孩子不见了。
她吓坏了,举着个冰激凌到处乱跑。
最后终于在一个带着孩子的老太太身边找到了她。
付馨璇说,她是个有心眼儿的。
走丢了之后知道找一个老奶奶抱住不放。
哼哼着边哭边说要小姨。
那天冰激凌还是没能吃上,因为化掉了。
不过那大概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走丢吧。
她也在想,难道是她的记忆出现了什么偏差。
在人群中哭着找小姨难道就是那一次吗?
江南自被付馨璇呵斥后就再也没有说话。
一个人无聊的歪在一旁看电视。
付馨璇不时看看时钟,付馨瑜问道:“你老看那钟表做什么?
难不成你还有什么事儿啊?”
“没有啊。”付馨璇笑着摆手:“我这不是看这么晚了我姐夫和子安还没回来吗。”
“你姐夫去新加坡出差了。
子安这几天不回家来住。”
“为什么?”付馨璇声音不自觉的高了几分:“难道是有什么事儿?姐,总不会是你把米粒找回来后就把子安撵出去了吧。”
付馨瑜瞪向付馨璇。
付馨璇干笑两声:“呵呵,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的意思是…
你若因为这样就把子安赶走的话,会不会被笑话啊?”
“我是那样的人吗?
子安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回来住。
我给她打过电话。
她说她忙,所以就在公寓里住下了。
等不忙的时候再回来。”
这时一晚上都不怎么说话的江南倒是撇嘴。
“大姨,这摆明了就是我表姐人善良。
她怕她在家里你会为难。
要是我呀,我也不回来。
亲生的都回来了,她一个领养的看起来不就多余了吗。”
凌筱
玥冷笑一声没有跟江南一般见识。
江南倒是不干了,声音不爽的呵斥道:“你笑什么。”
第167章哪儿凉快去哪儿呆着去

“我笑你可笑。”凌筱玥脸色也冷了几分。
“你才可笑呢。”
“江南,我倒是问问你,我回我自己的家,我招谁惹谁了。
别人鸠占鹊巢的霸占了我的父母。
我说过什么吗?没有吧鞅。
我只是回到我自己的父母身边。
回到原本就属于我的家里旎。
我没有赶那个抢了我二十年幸福的人走已经不错了。
她现在不回来你还要怪罪在我的头上。
我倒是想知道,你一个外人,凭什么趾高气昂的这样讽刺我?
如果你是我,你会永远的留在外面不跟自己的亲生父母相认吗?
如果你是我,你能做到回了这个家还不赶走亲生父母的养女吗?
我告诉你,我自认为我自己做的已经很好了。
你没有资格嘲讽我。
我更没有理由为云子安不愿意回这个家来住买单。
我不欠她的,不欠你的,不欠所有人的。
你们想要嘲笑我的时候,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重。
曾经你对我做过些什么你还记得吧。
我不愿意报复你不是因为我脾气好到这么容易被你欺负nAd1(
而是我不愿意像你一样,嚣张跋扈不懂情理。
即便你不承认我,我也是你的姐姐。
以后你若看到我再这样嚣张。
我这个做姐姐的就真的要适当的拿出点做姐姐的威严来了。
记住了,这里还是我家,别太过分。”
“你嚣张什么啊,我不过就是说句话。
你真以为自己变成了我大姨的女儿你就了不得了是不是。
告诉你,她们承认你,我才不会承认你呢。
只要我一天不看到DNA验证报告,我就一天不承认你。”
江南也被凌筱玥给说火大了。
“我只认可云子安一个表姐,你?什么都不是。”
凌筱玥抱怀,脸上鄙视的一笑:“你算哪棵葱啊。
哪儿凉快去哪儿呆着去。
你认不认可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真以为你自己是个人物啊。
告诉你,我压根就没把你当回事儿。
你不认可我又如何?我还能少一块肉不成。”
凌筱玥说完冷哼一声转身要上楼。
江南跺脚:“凌筱玥,你这个没教养的…”
“闭嘴nAd2(”付馨璇呵斥一声:“你怎么能这么跟你姐说话。
你姐说的对,你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到底是你没教养还是你姐没教养。
我怎么看着你就这么丢人呢。”
“妈,你这人怎么这样儿啊。
是你拽着我来的,现在又当着她的面儿骂我。
以后你要去哪儿别喊我了。
我真是懒得跟你一起。”
江南说完冷哼一声拿起自己的包包就往大门口走去。
付馨璇郁闷:“姐,今天实在抱歉。
我也没想到江南这个孩子这么拧巴。
你去哄哄米粒吧,我就先带江南回去了。”
“去吧。”付馨瑜也因为江南的话有些生气。
可毕竟是她的外甥闺女她,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付馨璇离开后,付馨瑜亲自端着一杯牛奶上楼。
凌筱玥已经躺下了,她推门进去:“米粒,生气了吗?”
凌筱玥嘘了一声:“卡卡睡着了,小点声。”
付馨瑜走到床边将牛奶放下:“别跟江南一般见识。
那个孩子被我们惯坏了。
当时以为你不在了nAd3(
江南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后代了。
所以我就一直都很宠着她。”
“不用解释了,我没有生气。
跟对于我来说无关紧要的人生气,就是在惩罚我自己。
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不开心呢。”
凌筱玥接过牛奶:“谢谢,牛奶我一会儿喝,你也回去休息吧。”
“这就好,那米粒,晚安。”
付馨瑜离开后,凌筱玥直接将牛奶放到了桌上,一口没喝。
她转身看着床上睡的正香的卡卡。
这还是她第一次跟卡卡睡在同一张床上呢。
卡卡是她生命的延续。
只是这样看着他都觉得浑身上下满满的幸福。
什么江南,什么云子安,她早就抛到脑后了。
她轻轻伸手将卡卡揽在怀里闭目:“宝贝儿子,晚安。”
第二天一睁开眼,她就收到了邵云霆发来的短信。
“筱玥,睡的好吗?卡卡昨晚闹了吗?想你们。”
凌筱玥将手机放到一旁揉了揉眼睛。
闹?卡卡简直就是折磨人的天才。
一晚上哼哼哼了无数次,她起来给他冲了两次奶粉呢。
吃过早饭后,将卡卡交给了付馨瑜。
她再三嘱咐,不要带孩子去太远的地方玩儿。
一定要把孩子看好。
同样的事情,绝不能继续在孩子身上上演了。
上班后,她一直都有些精神不济。
陈正在她对面给她说今天的日程安排。
她就一个劲儿的打瞌睡。
陈正将笔记本合上蹙眉:“凌总,昨晚没睡好吗?”
“是没睡好,现在还困着呢。”
“即便晚上没睡好,现在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面对工作。
这是你的职责。”
凌筱玥仰头撇陈正:“诶,你有没有人性啊。
你就算让我在这里打盹儿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没必要对我这么严格吧。”
“惯子如杀子。”陈正扬眉。
“我又不是你的孩子,真是…”
“既然云总把你交给了我。
我自然会用我的方式管你的。”
陈正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凌筱玥心想这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吗?
没成想,还真是幺蛾子。
因为陈正端了一杯咖啡进来。
“咖啡醒目提神,喝吧。
今天工作量很大。”
凌筱玥没有仔细听陈正到底给她安排了什么工作。
但听他念了半天,她就已经知道了,今天会很忙。
她端起杯子喝了两口咖啡,桌上手机响了。
她懒洋洋的拿起手机,见是陌生号码,她还很客气的道:“喂,你好。”
“好什么好呀,我困着呢。”电话那头传来连连的哈欠声。
凌筱玥打个激灵一喜:“锦誉?”
“不然你以为呢。”邵锦誉道:“你在哪儿呢。”
“我在公司啊,你怎么用的137的号啊。”
“我回国了,刚刚买了个号,你赶紧来接我,我在机场门口呢。”
“你神经病吧,到了才打电话。”凌筱玥说着站起身看向陈正。
“别的事儿都先推一推,我们去见Y先生。”
“Y先生回国了?”
“恩,准备辆车,我们去趟机场。”
“好的。”陈正与她一起去机场接人,所有行程都往后推后了。
眼看着陶艺展举办在即,他还以为这事儿黄了呢。
没想到邵云霆办事儿倒牢。
来到机场门口,凌筱玥老远就看到了一身正装的邵锦誉。
时隔将近一年再见到彼此。
两人都激动的给了对方一个很大的拥抱。
“你怎么变样儿了呀。”凌筱玥上下打量邵锦誉:“方便面头都不见了。”
“我花好几万块做的发型被你嘲笑到现在。
我怎么可能还敢用啊,开玩笑呢。
看我现在,怎么样。”
凌筱玥抿唇:“恩…帅呆了。”
邵锦誉手自然的搭在凌筱玥的肩头:“这一年咱们变化都不小啊。
你看看你,正儿八经的白领装备啊。
不错呢,看起来也不像是土包子了。”
“人往高处走吗,你都变成著名的陶艺师了。
我要是一直不上进,还怎么配得上做你的朋友啊。”
“其实你呀,什么也不用做,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把你当成我最重要的朋友来对待的。”
凌筱玥哈哈一笑:“哎呀,咱俩别酸了。
走吧,我带你回市里。”
邵锦誉手揽着她:“就是就是,我这都困死了,要赶紧回去睡觉。”
“大白天的睡觉,有没有天理了啊。”凌筱玥白他。
“没办法,著名的陶艺设计师吗,有手艺,任性。”
回到南城市中心,邵锦誉拒绝回家,直接让人把他送到了酒店。
将邵锦誉安顿好后,陈正就催着凌筱玥赶时间。
陈正率先出了门。
可邵锦誉却一把拉住了凌筱玥的手腕。
凌筱玥回头:“还有事儿要嘱咐我?”
“不是要嘱咐你,是我有话要跟你说。”
凌筱玥看到他正经的样子,忽的就笑了:“诶,别这么严肃,我老想笑。”
“别笑,我要跟你说的是正经事儿,很正经。
这事儿我忍了很久了。”
第168章云子安眼底的挑衅

凌筱玥将手从他手心里抽出抱怀。
“来,让我听听你憋了很久的正经事儿到底是什么吧。”
邵锦誉深吸一口气扬头看她。
“你还打算跟我二叔结婚吗?”
凌筱玥白他:“这就是你的正经事儿?鞅”
“别打岔儿,回答我。”
“你看我像是有病的样儿吗?旎”
邵锦誉心下一喜:“这么说,你不会跟我二叔结婚了?”
“对。”凌筱玥点头,神情很是认真。
“那就好,接下来的才是我的正经事儿。
如果你不跟我二叔结婚。
那你就不是我二叔的女人。
你是自由的。
土包子,你要不要考虑考虑我?”
凌筱玥愣了一下,可随即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邵锦誉,你这笑话讲的真心的不咋滴。”
“我不是在说笑,我是认真的。
我们男未婚女未嫁,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而且,我喜欢你很久了。
从前我不学无术,没有能力守护你。
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同了nAd1(
我敢很自豪的告诉你。
我虽然出道时间晚,但在整个陶艺界,我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大家。
或许我的财力依然没有办法跟邵云霆匹敌。
但是我可以给你和孩子很安逸的生活。
最重要的是,我会对你们好。
筱玥,这次陶艺展结束后,你跟我回美国吧。
我在那里组建了一个公司。
靠我自己的本事养你们母子对我来说已经成了小菜一碟。”
看着邵锦誉真挚的双眼,凌筱玥蹙眉。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愿意?”
“锦誉,对不起,我…可以跟你做朋友。
但我不想再跟邵家人在感情上有过多的牵扯。
我知道你现在很优秀。
可是我不会答应你的。
我不能再让我自己成为任何人的累赘了。”
“什么累赘,你在我心里从来都是鼓舞我前行的动力。
筱玥,我这样说可能太突然了。
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吧。
我还会在南城呆很长一段时间nAd2(
你慢慢回复我就好。”
门口陈正轻轻敲了敲门:“凌总,我们赶时间。”
凌筱玥第一次觉得陈正催时间催的真是恰到好处。
她对邵锦誉点头:“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忙。
你先休息吧,公司的具体事宜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研究。”
“好。”看着凌筱玥转身离开,邵锦誉补充道:“别忘了我刚刚说的话,好好考虑。”
“知道了。”
凌筱玥跟陈正一起离开后,脸上多了丝忧愁。
晚上七点多下班,她觉得疲惫不堪。
从公司出来的时候,邵云霆的车等在大门口。
老李坐在车里等,邵云霆优雅的依靠在门边,手里点着烟。
见她出来,他将烟掐熄迎了上去。
“怎么才下班,每天都这么晚你怎么吃得消。”
“你怎么来了?”凌筱玥四下里看,陈正给她安排的车呢?
“我来接你,昨天我不是说了吗,以后每天都会陪你回去看卡卡的。”
凌筱玥侧头:“这个陈正,怎么还不出来。”
“你在找车?”
凌筱玥看也没看他:“恩。”
“陈正的车已经别我打发走了,走吧nAd3(”
凌筱玥一抬手,邵云霆本要牵她手腕的手扑了个空。
她抿唇一笑:“邵云霆,我昨天的话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你不也说要给我时间好好考虑吗。
怎么,我这还没考虑完,你就又出现了。”
“我总也得时常来刷刷存在不是。
万一我好几天不出现,你忘了我的模样怎么办。”
“该忘的,即便天天都在眼前也是可以忘记的。”
凌筱玥说着转身走到马路边去伸手拦车。
一辆出租车停在身前。
凌筱玥伸手将车门来开。
邵云霆却固执的直接将出租车的车门推上。
凌筱玥转头斜他:“你想干嘛。”
出租车司机在车里喊道:“走不走。”
“走走走。”凌筱玥再次将车门拉开。
这次邵云霆没有阻止她。
只不过他也很快的跟着挤上了出租车。
凌筱玥瞪他:“你下车。”
“你都在
车上,我怎么能下去呢。”
“邵云霆,你有意思吗。
你放着好好的车不坐来跟我抢,
我到底要跟你把话说的多明白才行呢?
你能不能别纠缠我了。”
凌筱玥暴躁的呵斥了起来。
前面出租车司机本来要问两人去哪儿的。
结果看小两口在吵架,他回头看了好几眼都没能问出口。
还是邵云霆优雅的将门关上,抱怀把凌筱玥的吵闹声关在了耳后。
“师傅,去鸣丽华苑。”
司机开车,凌筱玥不爽的一句话也不愿意跟他说了。
到了地点,邵云霆付了钱,两人下车一起进了别墅。
进了客厅才发现,原来云子安今天也回来了。
她正跟付馨瑜在客厅里有说有笑的聊天。
见到凌筱玥,付馨瑜起身:“米粒回来啦,云霆怎么也一起过来了。”
“阿姨,我来看看孩子。”
云子安起身望向邵云霆,一脸的凄楚和迷恋,声音都有几分可怜。
“云霆哥…”
邵云霆对云子安点了点头,却并未说什么。
他转头看向凌筱玥:“卡卡在哪里?”
凌筱玥没做声,付馨瑜道:“米粒,孩子在你的房间里。”
凌筱玥嘴角淡淡的扯了扯,往楼上走去。
邵云霆跟在身后,云子安僵直的站在沙发边,神情尴尬。
“妈,看你挺好的我就先走了。
这几天天凉,你出门的时候注意加衣服。
我过几天再回来看你。”
“子安,不是说好了在家里吃饭的吗,怎么又要走呢?”
“妈…我其实就是想你了,饭我就不吃了。
你保重身体。”
“子安…”付馨瑜拉住云子安的手:“这些日子我对筱玥的关心的确比你多。
不过这不代表我不爱你了。
你一直都很懂事,应该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吧。”
“当然啊妈,我都懂的,你放心好了。
虽然我真的在吃醋,但我没有嫉妒。
筱玥能回来,比什么都好,对不对。”
付馨瑜伸手抱住了云子安:“子安,谢谢你理解妈妈。”
凌筱玥上楼后见邵云霆也跟了进来。
她索性把空间让给他,旋身又走了出来。
可是刚下楼又看到付馨瑜在抱着云子安。
那种心情,真的让她觉得她在这个家里是多余的。
付馨瑜背对着凌筱玥所以并没有看到她。
但是云子安仰头却看的一清二楚。
她抿唇冷笑着望向凌筱玥,眼底带着一抹挑衅。
凌筱玥转头无所谓的一笑,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下楼。
付馨瑜松开云子安回头:“筱玥,你怎么自己下来了。”
“恩,饿了。”凌筱玥下楼后绕过扶梯往厨房走去。
“阿姨,今晚吃什么呀。”
保姆笑道:“小姐,今晚做了好几道小吃和点心呢。”
付馨瑜扔下云子安走到凌筱玥身边:“马上就准备开饭了。
你去把云霆叫下来吧。”
“不用,一会儿他会自己下来的。”
凌筱玥说着从付馨瑜身边走过来到正厅坐在沙发里开始看电视。
云子安尴尬了几分:“妈,我先走了。”
“别呀,都说要吃饭了你却走了,不合适吧。”凌筱玥扬眼望向云子安。
云子安浅笑:“我在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说的好像我赶你走似的。
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聊的有说有笑的。
我一回来你就要走,连饭都不吃了。
我就让人看着这么反胃?”
“米粒,子安她不是这个意思,她…”
“我知道,她特善良,想要让你跟我都不为难吗。
其实没有必要的。
谁是什么人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何必做这个样子呢。
不过是一起吃顿饭而已,我不会怎么着的。”
“对对,留下吃饭,我这就让阿姨开饭。”
阿姨把饭菜收拾上桌后,上楼将邵云霆请了下来。
这母女三人已经围在桌边做好。
付馨瑜坐在一边,凌筱玥跟云子安坐对立的位置。
三人都望着他,云子安热络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云霆哥,大家都等你呢,快过来坐吧。”
邵云霆迈步走过去。
凌筱玥身边也是空闲的,她抬眼望向邵云霆。
&gt
他现在离云子安更近。
可是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会坐在谁的身边。
第169章 我们都没错,只是不适合
? 云子安满怀期待的看着邵云霆。
可是邵云霆却绕过座位来到了凌筱玥的身边拉开椅子坐下。
凌筱玥嘴角微微隆起一抹笑意看向云子安。
云子安咬唇垂头。
这一幕被付馨瑜看在眼里,难受在心里澉。
这两个孩子到底要怎样才能和平共处呢。
一个是她生的,一个是她养的,她真的都很喜欢玛。
这世上为什么就不能有点圆满的事情呢。
真是越想越难受。
邵云霆坐下后佣人给上了碗筷。
四人开饭,饭桌上是静谧的沉默。
除了碗筷相碰的声音外,还有一道道不明意味的视线。
付馨瑜看云子安和凌筱玥。
云子安看邵云霆和凌筱玥。
凌筱玥专心的看菜。
邵云霆夹起一块糖醋肉,刚要往凌筱玥的碗里放。
就只见云子安连忙夹起一筷子的凉拌油菜放到了邵云霆的碗里。
“云霆哥,你不是最爱吃这种辣椒油扮的小菜吗。
你尝尝,阿姨的手艺还是这么好呢。”
邵云霆抬眼不解的看向云子安nAd1(
凌筱玥抿唇将米饭送进嘴里。
一旁付馨瑜沉默着不知道该说呢什么。
云子安忽的就觉得不对劲,连连道歉。
“对不起,筱玥对不起,我这是…习惯。”
“什么习惯?”凌筱玥抬眼望向她带着冷笑。
“我…从前吃饭的时候就总是观察云霆哥喜欢夹什么菜。
久而久之也就看出了几分云霆哥的喜好。
所以,后来吃饭的时候我就总是会把云霆哥喜欢吃的放在他的面前。”
凌筱玥转头看向邵云霆笑:“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这么好的女朋友,你当时怎么就没能看住呢。
还给了她跟别人跑掉的机会。”
邵云霆抿唇看向她也笑了起来。
“你不知道有个词儿叫有缘无分吗?
我们都差点订婚了,结果也没能走到最后。
那就只能证明我跟她不合适。
跟她错过就是为了遇到最适合我的你。
这是我命里的定数。
我就该着要被你套牢。”
凌筱玥白了他一眼笑着继续吃饭。
对面的云子安脸上有几分尴尬nAd2(
付馨瑜道:“大家都多吃点啊,多着呢。”
凌筱玥这时抬眼望向云子安。
“子安,作为姐妹我想提醒你一句。
成功的女人不是能事无巨细的记住男人的爱好。
而是让男人记住自己的喜好。
我虽然不知道邵云霆喜欢什么。
但我敢说,他知道我喜欢什么。”
邵云霆认可的点头:“你喜欢吃肉。
什么肉都爱吃,糖醋味儿的最好。
你怀孕那些个月天天那么挑食。
我早就知道了。”
云子安脸色有些僵。
付馨瑜道:“是吗?这些我都不知道呢。
以后我记下了,我会多让阿姨们做你爱吃的菜的。”
凌筱玥耸肩:“谢谢,还有子安。
你如果真的知道邵云霆的喜好的话。
应该知道他有洁癖吧。
他从来不碰别人碰过的东西。
你看,你给他夹的菜他虽然没有从碗里拣出来,却并没有吃呢。”
云子安咬唇,缓缓将碗放下转头看向付馨瑜nAd3(
“妈…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些事情要做。
饭,我吃饱了。
云霆哥,筱玥,你们慢点吃,我先走了。”
她说完爬起身就走。
“子安。”付馨瑜起身叫她却并未叫住。
凌筱玥抬眼:“妈。”
付馨瑜浑身一震,米粒叫她…妈?
这还是相认以来,她第一次叫自己妈呢。
付馨瑜激动的低头望向凌筱玥:“哎,米粒,怎么了。”
“子安不是说还有事吗。
让她去忙吧,总不能让她晚上加班,你说对不对。
你让阿姨给她打包些饭菜回去吃不就好了吗。”
“好,好。”
身后阿姨听到了凌筱玥的话已经转身去了厨房。
付馨瑜叫住云子安,一直把她送到了门口。
“子安,别介意啊。”
“妈,不会的,如果不是因为筱玥。
我连做您女儿的福分都没有呢。
我不会生她的气,你放心
tang吧。”
“这就好,你既然有事忙就先回去忙吧。
我给你准备了夜宵,你别忘了吃。
忙归忙,身子重要。”
“好,谢谢妈。”
屋里,邵云霆和凌筱玥还在淡定的吃着饭。
邵云霆道:“筱玥,你变了。”
“没有。”
“不,变了,你的气场变的强大了。”
“那你觉得这是好事儿啊,还是坏事儿呢?”
“是好事儿也是坏事儿。
好事儿是因为你强大了,就可以不用受人欺负了。
坏事儿是因为我的无能才给了你变强大的机会。
如果我一直都把你像个公主一样守护好了。
你根本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凌筱玥心一顿,她转头望着邵云霆……
两人四目相对,凌筱玥咬唇:“其实我知道,不是你的错。”
邵云霆蹙眉:“什么?”
“我说,不是你的错。
发生了许多事情之后,我才读懂了那句歌词。
我们都没错,只是不适合。
从前我不知道,原来这句歌词里饱含了那么多的痛。
我们的成长背景不适合。
我们的家人不适合。
除了相爱,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可是相爱之后,我们还有很多责任要负。
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父母。
我们能为对方做的事情有很多。
可是当我们的敌人是我们的亲人的时候,我们就会变的很无力。
我知道,你已经为我做了你能做的一切。
我其实挺感激你的,大叔。”
凌筱玥眼中带着泪花。
邵云霆抬手握住了凌筱玥的手。
他望着她,面带痴缠。
“只要相爱,一切都不会成为困难。
筱玥,如果你不愿意嫁我,那我这辈子都会成为光棍。
我有的是时间和精力等你。
等到死的那天我都不在乎。”
凌筱玥蹙眉,忽然想起了今天邵锦誉的求爱。
她摇头,抬手擦干泪珠吃饭。
忽然觉得,她是不是真的该考虑嫁人了?
总不能误了自己又误了邵云霆吧。
如果锦誉真的喜欢她,那她嫁给锦誉,锦誉应该会幸福吧。
这么多人因为她而不幸,总要有一个幸福的才好吧。
深夜下起了绵绵细雨,凌筱玥听着雨滴声醒来。
她打开床头昏黄的台灯,披上外套来到窗边。
心有一个角落是痛的。
她唇角勾起浅浅的笑看着窗外,雨滴啪嗒啪嗒,一滴滴都像是打在了她的心里。
她想邵云霆,撕心裂肺的想。
她其实真的不懂,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会那么难,那么难。
别人明明都很容易不是吗。
她还记得小时候晚上睡不着郝臣哥哥陪她去看星星。
郝臣哥哥指着夜空说,‘你看这世上有多少颗星星就有多少个人。
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
别觉得我们是孤儿就不幸福。
那些有父母的人也有有父母的烦恼。
筱玥儿,只要我们能守住初心,我们的幸福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郝臣哥哥,呜呜…你骗人…
我们谁也没能得到快乐。
我们根本就是被老天爷抛弃的孩子。
我那么努力,那么努力,可是…还是不幸福。”
她擦干眼泪,头倚靠在窗边。
怎样才能摆脱现在的逆境。
怎样才能重拾初心。
谁能救救她呢。
谁能呢。
第二天她迟到了。
无可厚非,迎接她的自然会是陈正的冷脸。
“凌总,你如果连自己的时间都管理不好。
就更别提管理自己的人生了。
以后你如果再迟到的话就…”
凌筱玥打断他:“就怎么样,你还打算开了我不成。”
“我就开除我自己,”陈正板着脸。
凌筱玥撇嘴:“陈正,你是不是整容手术失败了。”
“什么意思?”
“我怎么从来也没有见你笑过呢。
你说我压力得有多大。
生活已经够累了。
每天还要面对你这张大冷脸。
大哥,咱俩是搭档,没事儿给个笑容会怎么样?”
“凌总,我是来工作
拿工资的,不是卖笑的。
你都迟到了,别贫嘴了。
赶紧准备一下去会展公司了。”
唉,好吧,她觉得自己跟陈正是根本就没法儿沟通的。
她败了,收拾收拾准备跟陈正出门。
两人才刚出了办公室的门,就看到穿着黑色皮夹克带着墨镜的杨晋池走了过来。
“凌总,还好你在,我找你有些事情。”——题外话——奇怪,怎么写这章还能写哭了,我最近又变成感性动物了?有人看这章的时候伤心了没?
第170章面对威胁

凌筱玥蹙眉:“我赶时间,回来再说吧。”
“我就耽误凌总五分钟的时间。”
凌筱玥低头看了看手表望向陈正:“行吗?”
陈正蹙眉有些不悦:“我在这里等你。”
凌筱玥转身回了办公室,杨晋池斜了陈正一眼跟了进去。
她抱怀在沙发上坐下:“找我什么事儿?鞅”
“我又想到了一个对付云子安的办法。
只可惜,我手头最近紧张,许多事情都没法儿张罗。”
原来是要钱来了。
凌筱玥冷笑一声:“我前前后后给了你二十二万了吧。”
“没错,凌总真是好记性。”
“按照我们谈的,我已经多给了你两万。
我自认为相比你做的那些事儿,我给的钱已经够多了。”
杨晋池耸肩:“凌总,我也不是没地儿工作的人。
我可是为了你特地辞职回来的。
云子安那里我会继续的。
但是费用不够,我也没…”
“行了,不用找借口了。
我给了你那么多钱,这才不到一个月,你居然又说没钱了。
我不是什么钱罐子,可以这辈子下辈子都养着你nAd1(
杨晋池,我们的合约到此为止。
我会让秘书给你订好回美国的机票。
你回去吧。”
凌筱玥说完转身就走。
杨晋池上前展开双臂挡住她的去路:“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凌总,做人要讲良心的。
是你把我请回来的,现在又想把我当成要饭的打发掉是吗?
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哼,像你这样的人,我就是看不起你了,又如何?”
杨晋池唇角微扬,带着抹邪性的笑了起来。
“凌总,你以为我会没有任何准备的就回国吗?
我打听过,你有个喜欢录音的习惯没错吧。
刚好,我也有这个习惯。
我回国后我们第一次谈话的内容全都被我录了下来。
如果你不想就此毁了你的前程的话。
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我就算是要死,也不会一个人死的。”
凌筱玥冷笑抱怀,她缓步靠近杨晋池。
“你以为把你这个人渣请回国,我会一点准备都没有吗?”
“你什么意思?”杨晋池蹙眉nAd2(
凌筱玥诡异的一笑,她对着门口大喊一声:“陈正。”
陈正从外面推门而入:“凌总。”
“我想让这个男人滚回美国。
可他却用我第一次跟他聊天的录音来威胁我。
我现在是头也不舒服,心里也不舒服,恐怕不能工作了。
你说这可怎么办呢。”
陈正目光落到杨晋池的脸上。
杨晋池高傲的扬起脖子:“看什么看,以为我会怕你们吗?
我有筹码我在手中的,你们最好给我放聪明”
陈正扬唇走向杨晋池。
“杨晋池,原名杨洪秋,男,1979年4月20日生于南城梨花市的一个小康家庭。
19岁的时候父亲因癌症去世背下债务。
21岁第一次开始赌博。
26岁借高利贷无法偿还后骗梨花市一商人之女结婚,利用对方偿还了债务。
27岁因挪用岳父公司的公款被岳父赶出家门,与前妻离婚。
28岁因偷窃入狱两年,出狱后更名为杨晋池,并来到南城生活。
34岁拖关系结实了云氏集团养女云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