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3部分

道有件事儿超级巧。
你跟我们总公司的总裁同名诶,他也叫邵云霆呢。”
“南城邵姓是大姓,同名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邵云霆转头看她:“吃饭了吗?”
“还没呢。”
邵云霆将车子掉头:“那我先带你去吃饭。”
“不用了,我回去吃点方便面就可以了。”
“以后那种垃圾食品不要吃。
还有,你抓紧时间开始学做饭吧。”
“啊?”
邵云霆跟她说话的时候总是用命令的口吻。
可奇怪的是她竟然完全不会生气。
她大概是天生的贱骨头吧。
“你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吗nAd2(
孤儿院的孩子不是都自食其力吗。
你为什么却不会做饭?”
凌筱玥笑:“大叔,你想太多了。
不是所有孤儿都像电视上演的那么可怜兮兮的。
也有我这种成天跟在照顾我的郝臣哥哥屁股后面蹭吃蹭喝的。”
“郝臣又是谁?”邵云霆不自觉的蹙眉看她。
凌筱玥脸色哀伤了几分:“我们住的那个房子真正的主人。”
“那他人呢?”
凌筱玥咬唇抬手指了指头顶。
邵云霆愣了一下:“不在人世了?”
她点头:“恩。”
“你跟他关系很好?”
“他在我心里是爸爸,是妈妈,是哥哥,是…反正就是非常非常的重要。”
“他什么时候走的?”
“前几天。”
邵云霆边开车边不时转头看她佯装坚强的笑容。
她一定很难过。
只是,她还不懂得要怎么表达。
莫名其妙的,他忽的腾出一只手按住了他的手。
“以后我来照顾你nAd3(”
凌筱玥确定,这是自臣哥哥离世后,她听到的最温暖的一句话。
她目光有些痴迷的看向他。
心中默默的想着:大叔,你是臣哥哥派来继续守护我的吗?
是吗?
第22章 雷雅音眼中奸诈之光尽显
? 那晚,鲜少流泪的她眼眶湿润的样子直到后来的许多年邵云霆都未能忘怀。
他说,她那一刹梨花带雨欲滴未滴的模样就像是幅画一样。
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某一根弦。
那一瞬间的她,太美了。
从前梦想中的工作是与同事们和睦相处。
每天都很开心的样子。
可自从与雷雅音闹翻了之后。
凌筱玥觉得每天在办公室都像是在踩地雷。
与同期进入公司的邵锦誉比起来。
她简直就是被打回了奴隶时代。
“凌筱玥,你去把这份房地产核算报表送到项目部。
记住了,要亲手交给雷副部长。”
“是。”
凌筱玥拿着报表来到项目部。
刚一进门,就先看到了赵涵。
她热情的跟赵涵打招呼。
赵涵走到门口:“筱玥儿学妹,听乔乔说你来到公司上班了。
还一直没有时间给你接风呢。
你这会儿怎么有空下来了。”
“学长,咱们之间就别客气了行吗。
我是下来给雷部长送报表的nAd1(”
“用不用我帮你?”
“不用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
赵涵指了指两个独立办公室中的一个。
“左边那个是雷副部长办公室。”
“谢啦学长。”
凌筱玥对赵涵笑了笑走过去敲门。
见到雷副部长,她很礼貌的将报表放到了办公桌上。
“雷部长,这是我们雷组长让我交给您的报表。”
咦?这两人都姓雷呢,太巧了。
雷部长抬眼打量她,这不是那天在酒吧里援交的学生妹吗?
那天文部长还说,没能吃到嘴里太可惜了呢。
“好,放在这里吧。”
凌筱玥鞠躬后离去。
雷部长用内线拨通了雷雅音办公桌上的电话。
“喂,雅音呀。”
“爸,核算报表收到了吗?
我可是亲自给你核算好的。
只要你做事的小心点,这笔料你就定下吧,他们给的不少,稳赚。”
“收到了,谢谢我的宝贝女儿。
这次捞了钱,爸分你一半nAd2(”
“咱们父女俩还说这些干嘛。
爸没事儿的话就挂了吧,我忙着呢。”
“等会儿,我问你,你派来的那小丫头是干嘛的?”
“那个讨厌精啊。
我们部门新来的财务助理。
怎么,你认识啊。”
“前一段时间我跟文部长一起出去吃饭见过她。
她为了能够进春华。
去酒吧接近文部长做援交小妹呢。”
“是吗?”雷雅音眼神一转,唇角扬起了邪魅的笑意。
“这么说,她是靠文部长的关系进来的?”
“那倒不是,那天因为总部总裁临时打电话。
文部长没能吃上那口小鲜肉。
他还一直觉得可惜呢。”
“原来如此啊。”雷雅音眼中奸诈之光尽显。
“爸,你跟文部长说,他没能吃上的肉,我给他送过去。”
凌筱玥回到办公室跟雷雅音报备:“雷组长,东西已经送过去了。”
雷雅音抬眼看她,眼神中满是讥讽的笑意。
“凌筱玥,没看出来啊,你做事挺果敢的吗nAd3(”
“啊?”凌筱玥完全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没事了,你去忙吧。
对了,今晚准备一下,跟我一起加班。”
第23章 去酒店送报表
? 中午,凌筱玥难得的来食堂吃顿饭。
这还是她来公司近两个礼拜以来第一次中午不用加班可以吃饭。
她前脚坐下,吊儿郎当的邵锦誉后脚就端着餐盘来到她对面坐下。
凌筱玥蹙眉,大家不是说他从来不来餐厅吃饭吗?
她有没有那么倒霉呀,第一次来吃饭就遇上他。
“这里不欢迎你。”
“公司你家开的吗?我就要坐这里,管得着吗?
不喜欢看见我,你走好了呀。”
“凭什么呢,我先来的。”
邵锦誉耸肩:“那可就没办法了。”
他说着将自己的筷子伸进了她的餐盘里夹起了她最爱的鸡腿放进自己盘里。
“伙食不错吗,孝敬小爷我了。”
“你有病啊,干嘛抢我的鸡腿。”凌筱玥连忙将鸡腿抢回。
可邵锦誉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他再次将鸡腿抢过直接要了一口放进了他餐盘里。
“看你不顺眼就抢了怎样。”
凌筱玥气的直瞪他。
邵锦誉以为自己完全气到她了,正得意呢。
却没成想,凌筱玥对着鸡腿‘呸’了一声吐上一点口水沫子nAd1(
“抢吧,随便抢。”
“哎哟喂,你这女人,恶不恶心呀。”
他嫌恶的一把将鸡腿扔回了她餐盘。
凌筱玥得瑟的用手抓起鸡腿,开啃。
“你…呕。”邵锦誉恶心的差点吐了。
“太恶心了。”
他餐盘都不端就起身离开了餐厅。
这辈子绝对是第一次见到为了吃的拼成这样的女人。
奇葩。
凌筱玥见他打的都是肉菜,直接帮他一起解决了。
浪费就是犯罪吗。
她可是将那蠢蛋从犯罪的道路上拉了回来。
她实在是太善良了。
这一局,邵锦誉完败。
傍晚下班时间,办公室的人都陆续离开了。
凌筱玥还在跟雷雅音一起加班。
七点多的时候。
雷雅音将她手上的一份报表扔给她。
“凌筱玥,核对一下里面的数据。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送到霆云大酒店1703室。
那里会有人负责接收的nAd2(”
“啊?送到酒店啊。”
“怎么?有问题?”
凌筱玥蹙眉:“那么晚了,去酒店不好吧,明天不行吗?”
“凌筱玥,你可真有意思。
工作还怕什么早晚。
而且,今天公司有人在酒店接待外宾开会,不然我干嘛要加班?
按照你的意思,难不成让人家全都等你吗?”
凌筱玥沉声:“知道了雷组长,我一会儿就会送去的。”
雷雅音冷冷的白了她一眼转身先走了。
凌筱玥是带着满肚子情绪把数据核对完的。
九点,她准时出现在霆云大酒店。
穿过旋转门,她直直的走到电梯口按电梯。
因为太过专注,所以她进门的时候没有发现有个熟悉的身影跟她擦肩而过出了旋转门。
那人看到凌筱玥进了酒店不禁停步蹙眉。
这个时间,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凌筱玥上了十七楼找到1703敲了敲门。
“谁。”
房间里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您好,我是春华集团财务部财务助理凌筱玥。
按照领导指示,来给您送财务报表的nAd3(”
门打开,开门的中年男人只穿着浴袍,看起来刚洗完澡。
而且这人凌筱玥认识,是赵涵的领导文部长。
文部长上下打量着她,唇角勾着邪笑。
“进来吧。”
第24章 不要碰我,救命啊
? “文部长您好,我就不进去了。
报表在这里,请您接收一下吧。”
凌筱玥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将报表递上。
文部长蹙眉不悦:“你搞什么呢,让你进来就进来。”
他说着已经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往里拽她。
凌筱玥吓的尖叫了一声:“啊,文部长,不好意思,我还有急事。”
文部长才不管那一套,强硬的将她扯进了房间。
房间里只有文部长一个人。
根本就不像雷雅音说的有什么外宾在开会。
这么一想,她一下子就慌了神。
她开始拼命的反抗往外跑。
可是这肉已经到了嘴边,文部长怎么会松口呢。
洗手间门口,他就地将凌筱玥扑倒在地伏在她身上。
可因为凌筱玥的左右躲避,他始终未能亲上一口。
反倒是文部长脸上被她抓出了几道血口子。
文部长恼羞成怒。
抬手就扯住了她的头发:“你这死女人,想死是不是。
我告诉你,今天可是你主动走到这门口的。
想要反悔?门儿都没有。”
“不要,救命啊…不要碰我nAd1(
救命啊…”
凌筱玥边挣扎边大喊。
文部长还是第一次碰上力气这么大的女人。
想要制服她真是费劲。
他抬手就要给她两巴掌。
可正这时,门却突然被一脚踹开了。
文部长抬头去看的功夫。
就已经有人在他肩头狠狠的踹了一脚。
“妈的,谁这么找…”
死字尚未说出口,文部长就已经看到了来人的模样,立马噤声。
“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想欺负年轻的小姑娘。
真是败类,你给我小心”
那人走到凌筱玥身边将凌筱玥搀扶起:“土包子,你没事儿吧。”
凌筱玥咬唇眼泪边哗哗的往下掉边看向邵锦誉。
脆弱的神经松懈下来,她坐起身就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呜呜的哭了起来。
第一次觉得这个方便面也没有那么讨厌。
如果不是他,她现在真的是…
想想都觉得好可怕。
被凌筱玥这样一抱,邵锦誉傻了。
刚刚他看到她走进了酒店,本来是来看热闹嘲笑她的nAd2(
却没想到站在门口的时候听到了她在里面撕心裂肺的喊救命。
英雄救美这种事儿本来不是他的爱好。
可那一刻他却毫不犹豫的将门踹开了。
说不出那是个什么心情。
见她没事,他心里真的是松了一口气。
诡异的是,他明明讨厌这个土包子来着呀。
“邵…”
“闭嘴。”那边,文部长刚想说什么,就被邵锦誉给冷冷的喝住。
“还不快滚。”
文部长回身就拿起自己的衣服,穿着浴袍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房间。
这会儿,房间里只剩了她跟邵锦誉两人。
她本能的松开他,连忙跑到了房间外面的位置。
邵锦誉不悦蹙眉:“我说土包子,你躲这么快是什么意思呀。
你以为我会跟刚刚那个尖嘴猴腮一样怎么的你不成?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好吧。
你压根就不是我的菜。”
“谢谢你救我,我得走了。”
邵锦誉小跑着跟出去:“诶,你这可不是谢谢别人的态度。
嘴上说谢是最没有诚意的谢法nAd3(
想谢我,最基本的也得请我吃顿饭。
正好,我还没吃晚饭呢,走吧。”
“现在?”凌筱玥傻了一下,貌似,她也没吃晚饭。
算了,现在就现在吧。
第25章 你跟邵云霆什么关系
? 两人肩并肩一起离开酒店。
邵锦誉问她:“你这土包子怎么那么大,大晚上的跑到酒店来给色鬼送资料,亏你想的出来。”
“才不是我呢,是我们组长啊。
她说这边需要资料急用,让我送过来。
我哪里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儿。”
想起刚才的事情,凌筱玥还觉得有几分心有余悸。
“雷组长?不会是她故意整你的吧。”
凌筱玥蹙眉想了想:“不会吧,我虽然能感觉到她不喜欢我。
但我们无冤无仇的。
她没有理由这样对我啊。
没有进春华集团之前,我见过那个文部长一次。
那次的印象是,这个文部长的确是很猥琐,很讨厌。”
“废话,那可是公司里出了名的老流/氓呢。
要不我说你勇气可嘉。”
凌筱玥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这么心平气和的跟邵锦誉聊天。
邵锦誉有车,而且还是个宝马。
“这真是你的车?”
“反正绝不是偷来的,放心上来吧。”
凌筱玥将信将疑的上了车:“你能开得起宝马,干嘛还要去公司做财务助理?
那点工资连你的油钱和保养费都不够吧nAd1(”
“这车不是我的,我哥的。”
“我就说吗。”凌筱玥松了口气:“对了,问你个问题。”
“说。”
“你为什么叫邵云霆二叔?”
“他没有告诉过你?”
“他不让我问。”凌筱玥嘟嘴,心里不停的咒骂那个该死的试婚合同。
邵锦誉嘴角微扬,有意思了。
二叔干嘛在这小丫头面前隐藏身份?
“那你先告诉我,你跟我二叔什么关系。”
“我跟他…算是朋友吧。”
“是吗?”邵锦誉忍笑。
“我奶奶18岁的时候未婚先孕生下了我爸爸。
我爷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着家里举家搬迁到了市里再没有回来。
后来他三十岁的时候娶了我二叔的妈妈。
我二叔的妈妈是个大家闺秀,家里很有钱。
我爷爷靠他妻子家过上了富裕的日子。
后来,他们有了我二叔。
之后,我奶奶病逝,我爸靠着一张杂志上的照片找到了我爷爷。
就这样在我小奶奶和我二叔都不同意的情况下nAd2(
我爷爷让我爸还有我们兄弟俩认祖归宗了。”
凌筱玥吐舌,怪不得邵云霆不让她问关于邵锦誉的事情呢。
邵锦誉带他去到他常去的那家西餐厅。
两人才刚进门,邵锦誉就眼尖的看到了餐厅里的大熟人。
邵云霆和一个混血美人儿在一起共进晚餐。
邵云霆也看到了他们。
凌筱玥见邵云霆这个时间竟然和一个大美人儿在餐厅吃饭。
心里莫名其妙的不爽了一下。
他不是她的试婚男朋友吗?
大半夜的夜会美人儿,过分了吧。
邵锦誉头往她身边侧了侧:“你看,世界多小。
我最不愿意遇见的人却总是能遇上。”
想到他尴尬的身份,凌筱玥竟然同情了他几分。
邵锦誉拉着凌筱玥走近:“二叔,这么巧。”
邵云霆眉眼不悦的看向凌筱玥:“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餐厅,自然是为了吃饭的。”
“云霆,不介绍一下吗?”对面的美人儿优雅的放下了刀叉看向两人。
第26章 女人不能宠,否则必骄奢
? 邵云霆脸色阴冷:“没有什么好介绍的。
你们是要一起吃,还是单独吃。”
“一起吃。”邵锦誉笑
“单独吃。”凌筱玥与邵锦誉异口同声。
可显然,两人不够默契。
邵锦誉拉着凌筱玥坐下。
他坐在邵云霆身边一脸兴奋的看向那个混血美人儿。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邵锦誉。
你身边这个土包子叫凌筱玥。
我们两个是同事。
我认识你,你是南城炙手可热的中英混血模特儿温妮莫里斯,没错吧。”
温妮扬唇笑了起来,好看的异域风情的眼眸把邵锦誉迷的七晕八素的。
“过奖了。”
凌筱玥在一旁有些气嘟嘟的。
邵云霆至于呢吗。
居然还说她没有什么好介绍的?
她就让他这样丢人吗?
的确,像邵锦誉说的那般,她是个土包子。
身边坐着的女人却是打扮精致的模特儿。
跟这个美人儿坐在一起,她完全像个笑话。
可他真的有必要这样吗?
用餐过程中,邵锦誉与温妮聊的很愉快nAd1(
而邵云霆跟凌筱玥几乎没有说话。
吃过饭后,邵锦誉说要送凌筱玥回家。
凌筱玥摆手:“不用了,我自己坐公车回去就好。”
她说完转身就走了。
邵云霆对邵锦誉道:“既然你开了车,那你就把温妮送回去吧,你们顺路。”
“二叔,这绝对是个美差。
你放心,我保证会完成任务的。”
温妮对邵云霆道:“明天我就飞美国去执行计划。
我一定会帮你报复个痛快的。
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邵云霆了然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有温妮出马,一定会事半功倍。
这世上的男人,尤其是像杨晋池那样的男人。
有几个能抵抗的了温妮的魅力呢。
邵锦誉带着温妮离开。
邵云霆快步追上凌筱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哟,大叔,你怎么跟过来了。
不用去送美人儿啊。”
凌筱玥嘴上在笑着,可口气却是讽刺的nAd2(
邵云霆没有回应她,只问:“你怎么会跟邵锦誉在一起。”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试婚合同第四条,女方需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不可在试婚期间与第三方异性来往频繁或暧昧,发生恋爱行为或者性/行为。”
“我没有跟他来往频繁,所以你不用拿合同来吓唬人。”
凌筱玥说完转身就走,邵云霆脸色一沉拽住她口气不悦。
“以后少跟那样的人往来。”
“大叔,试婚合同上没有写明女方不许交朋友吧。
你能跟美人儿一起吃饭。
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回家独守空房?”
她一甩手拦了辆出租车就上了车。
邵云霆唇角邪魅勾起,这小女人,脾气倒不小吗。
将云子安宠的无法无天之后,他认清了一个道理。
女人不能太宠,否则必骄奢。
第二天清晨起来,她才知道昨晚邵云霆一夜未归。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一肚子的火气。
她整理好吃了早点去了公司。
经过公司大厅的时候,看到许多人都围在宣传栏边上对着一些照片叽里呱啦。
她这人一向不爱凑热闹,所以自然也就没有过去看nAd3(
可是打卡的时候却隐约听到那边人群里传来惊呼声。
“哎呀天哪,这不是我们财务部新来的那个凌筱玥吗。”
第27章 为谋职不惜援.交的最努力女职工
?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点到。
凌筱玥自然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
她打了一下卡后回身走到宣传栏旁。
见她过去,许多人都认出了她。
他们对她一通指指点点后,转身离开了。
可凌筱玥却不能淡定了。
这宣传栏里贴的满满的全都是她与文部长前后进酒店的照片。
照片底下还明确的将时间标记了出来。
还有文部长进了1703房间和她站在1703房门外的照片。
照片下机打的那些大字差点让她气晕了过去。
为谋职不惜援交的最努力女职工。
她咬牙切齿的上前将照片全部撕下,气势汹汹的去了财务部。
进办公室转了一圈儿,没有找到自己要见的人。
她旋身又走了出去。
才刚走到电梯口,电梯门打开,邵锦誉双手抄在口袋里走了出来。
见到凌筱玥,邵锦誉心情不错的摆了摆手:“早啊土包子。”
凌筱玥上前狠狠的推了邵锦誉一把喝道:“邵锦誉你有病吧。”
“死土包子,你犯什么神经病了。
我又怎么你了。”
凌筱玥一把将照片全都扔到了他身上:“别装了nAd1(”
邵锦誉将照片掀开看了看,顿时忍不住爆起了粗口。
“我考,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凌筱玥,你不会以为这是我干的吧。”
“难道不是吗?”凌筱玥怒吼。
“当然不是,我吃饱了撑的。
我他妈要真想整你,昨晚费那力气救你干嘛?”
凌筱玥顿了一下,也对啊。
“难道真不是你?”
“当然不是我。”邵锦誉跳脚:“我要整你就光明正大的,才不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可除了你,还有谁会做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邵锦誉盯着照片气愤的瞅着:“老子也想知道。
谁他妈害的白我挨了一顿揍。”
如果是邵锦誉,凌筱玥心里还能放松几分。
可偏偏不是他。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这公司里还有别人想要整她?
凌筱玥站了好一会儿才挪着沉重的步伐回办公室。
可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却停了步子。
办公室里这会儿议论声响炸了天。
“哎哟,真没想到那个凌筱玥看着清纯,居然能做出这种事儿nAd2(”
“谁说不是呢,佳音,昨天你不是跟那个凌筱玥一起加班了吗。
就没看出什么端倪。”
“我又不是她家负责看守她的老妈子。
忙完工作我就走了。
谁知道她那么晚了去酒店干嘛呀。
说不定人家是那里的常客呢。”
门口凌筱玥紧紧的握住了拳头,雷佳音,是她。
她忽然就想起了那天在走廊尽头雷佳音的话。
她让她自己滚出公司,不然,她就会想方设法的赶她走。
身旁邵锦誉抱怀:“看吧,我昨晚就说了那个雷佳音有问题吗,你还说你们无冤无仇不会是她。
你不是有录音笔吗,出去,将她一军。”
凌筱玥转头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他眨巴眨巴眼,对了,她录音笔被他踩碎了来着。
他以为这一次凌筱玥非得哭死不成。
可没想到,她非但没有哭死,反倒扬着头进了办公室。
第28章 没想到有朝一日也会进局子
? 凌筱玥像是没有听到别人的议论似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办公室里的议论声曳然而止。
她走到雷雅音办公桌前:“雷组长,请问今天我的工作是什么?”
雷雅音随手扔给她几份资料:“整理出来。”
这是办公室有人呛声:“今年度的最红员工出现了。
筱玥,你挺厉害的呀,才来没几天就引起了整个公司的轰动。”
苏琪的话音刚落,整个办公室里都传来了哄笑声。
邵锦誉一拍桌子喝道:“你们这群老娘儿们这么成天没事嘀咕别人的事儿,不嫌烦啊。”
“哟,新人,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嘿我这个暴脾气的。
新人凭什么就不能说话了。
你们一个个的在这儿看了张照片就讽刺人。
你们谁亲眼看到凌筱玥跟姓文的流氓干什么了吗?
没看到就别给我乱说话。”
“这种事儿还用亲眼看到吗,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凌筱玥抬眼看着讽刺人的苏琪笑。
“苏前辈,马路上有条狗,看到别的狗吃屎,它也吃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琪蹙眉没说话nAd1(
凌筱玥笑的更好看了:“不是因为别的狗干什么它就干什么。
而是因为狗改不了吃屎。
就像有些人爱说闲话一样。”
“凌筱玥,你行啊,除了陪睡的本事不差外,骂人的功夫也挺好啊。
听说你是从孤儿院出来的,果然没爹妈教的孤儿就是没教养。”
凌筱玥本来已经在极力克制了。
可听到苏琪说孤儿怎么样,她就真的克制不住了。
她扑上前就将苏琪按倒在地。
“你说对了,我是孤儿,所以没有教养。
但是你有爹妈,为什么也这么没教养。
今天我就替你父母好好教育教育你。”
见两人扭打到了一起,大家都上前帮忙将两人拉开。
苏琪脸上多处被凌筱玥挠出了伤口。
她不听大家的劝解,哭着打了电话报警。
坐在警察局录口供,凌筱玥在心中禁不住嘲讽自己。
人活着还真是什么事儿都会经历。
没想到她这样的老实人有朝一日也会进局子。
人的潜力果然是无限的。
她难过的都有些想笑了nAd2(
苏琪的父母来到警察局,看到自己的女儿脸都被抓花了。
担心女儿会毁容,他们哭着闹着说要让凌筱玥被判刑。
加上同事们作证,的确是凌筱玥先动手的。
苏琪又坚决不肯和解,所以凌筱玥暂时被关押了起来。
臣哥哥不在了,她跟凌汉韬分手了。
想来想去,实在是没有人能帮自己。
所以她只好让警察帮忙给昨晚才吵过架的邵云霆打了电话。
她不知道邵云霆是怎么帮她把事情给按住的。
反正之后苏琪主动来找她和好,并跟警察说这事儿翻篇儿了。
警察这才将她放了出来。
她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看着警察局门口站在灯光下抱怀看着她的男人。
凌筱玥鼻子酸了。
第29章 感觉天都塌了
??
她悄声走近,咬唇,垂头:“大叔,谢谢你救我出来。”
邵云霆本来是要说她几句的。
可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却终是忍不住的揉了揉她的头。
“傻丫头,打人不打脸,懂吗?下次捶她肚子。”
凌筱玥愣了一下,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她扑进邵云霆怀里,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委屈的不行不行的。
“大叔…呜呜呜…对不起。”
“好了,你都把人打了,还委屈什么。”
邵云霆抱着她,觉得她浑身软绵绵的,抱起来很舒服。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
明明说好了不惯女人坏毛病的。
可刚刚警察给他打完电话后。
他竟然中断了签约仪式跑来救她。
他其实也想不明白,这个小丫头何德何能。
可他偏偏就这么做了。
回家的车上,凌筱玥红着眼圈。
邵锦誉打来电话,她接了。
很难想象,她跟邵锦誉本来不合的,可他竟然会给她电话。
“土包子,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说要做担保人救你的,可办公室里的那群人都非说我拉架的时候帮你打了那个苏琪nAd1(
我们算是一伙儿的,警察说没抓我就不错了,不让我做担保人。”
“那你真打她了?”
“那是自然。”
她笑:“你放心吧,我没事了,邵云霆把我救出来了。”
他说:“行了,那咱俩这就算是和好了啊。”
“恩。”凌筱玥点头。
“我跟你说,我研究了这照片一天,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照片只有两个角度。
一个是大厅,一个是1703房对面拍的。
这证明他们是有帮手的,起码两个人。”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帮我。”
挂断电话,邵锦誉躺在酒店的床上傻笑。
邵云霆转头看向愁眉不展的凌筱玥:“我不是说过吗,离邵锦誉那混小子远”
“这次他是要帮我的。”
“因为照片的事儿?”
“你怎么知道的?”凌筱玥惊讶了一下。
“我看过你们在警察局的口供。”
凌筱玥嘟嘴看他:“大叔,你相信我吗?”
“只要你说你是被冤枉的,我就相信你nAd2(”
凌筱玥各种感动:“我是被冤枉的。”
邵云霆点头,前面红绿灯忽然掉头。
凌筱玥身子晃了一下问道:“大叔,你这是要去哪儿。”
“既然被泼了脏水,那就要洗净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有洁癖。”
邵云霆带她来到霆云大酒店。
他打了一通电话后,霆云大酒店的保安部经理来带两人去保安室调取了监控。
凌筱玥当时就觉得,这位大叔真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啊。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这么厉害。
可好奇心很快就被视频中出现的人给打断了。
凌筱玥一直都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感情叫亲情。
可当她看到凌汉韬进入1703对面的房间时。
她那股信念完全被压坍塌了。
爱情不在,亲情也消失贻尽了。
所以,凌汉韬可以毫无顾忌的伤害她了。
是这样吗?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的心好疼,快要喘息不了般的疼。
她忍不住站起身夺门而出,感觉天都塌了。
第30章 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哭

凌筱玥出门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
来到凌汉韬租住的公寓门口,她用力的砸着门。
好半响后,凌汉韬身上穿着一件睡袍来开门,口气不耐烦。
“谁呀…筱玥儿,你怎么来了。”
凌筱玥倔强的扬起下巴看着他。
“小韬,我来就问你一个问题。
听到我在房间里喊救命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凌汉韬眉心皱了一下,别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啊,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说什么呢。”
凌筱玥咬唇,不肯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即便我们分手了。
可我们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人。
我们相依为命过。
我们一起被那些有父母的孩子嘲弄过。
我们知道彼此的喜好。
我知道你最喜欢吃的水果是苹果。
我知道你最喜欢的女演员是汤唯。
我知道你最喜欢熬夜玩儿游戏。
我知道你生病的时候从来不肯吃药。
我知道…”
凌筱玥忍不住哽咽nAd1(
她伸手拍着自己的心口,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
可是眼泪还是忍不住哗哗的滴落。
“小韬,你知道吗,曾经我以为即便我的天塌下来了。
你也会在我身边陪着我。
因为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
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
真的…没有想到。
那么残忍的事情,居然是你做的。
你怎么…忍心,呜呜…”
凌汉韬愧疚的垂头握拳。
他想要伸手握住凌筱玥的肩膀,可却不敢。
凌筱玥擦干眼泪。
“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哭。
凌汉韬,这一次,我真的放弃你了。
从现在开始,你连我的亲人…都不是。
我不会恨你。
不过,我也不会再在意你。
你好自为之吧。”
凌筱玥转身跑走。
凌汉韬沉声,静静的站在门口。
房间里,同样穿着睡袍的雷雅音走了出来nAd2(
她身子轻轻攀到凌汉韬身上。
嘟着嘴摸着他的脸:“韬,你伤心了?
难道你还在乎她?”
凌汉韬转头看她:“不管怎样,她还是我的妹妹,我…”
雷雅音的手指轻轻抚摸到他的锁骨上,眼神魅惑的看他。
“那你觉得,是妹妹重要,还是老婆重要吗。
我知道让你做这样的事儿的确为难了你。
不过…人家可以补偿你吗。”
凌汉韬挑眉抱住她的腰:“怎么补偿?”
“肉,偿,”雷雅音的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凌汉韬将刚刚的愧疚一扫而空,抱起她往卧室走去。
凌筱玥回到家门口才发现包被她扔在了监控室。
她按了两下门铃,邵云霆没有回来。
她反身在门边坐下,后背倚靠在墙上。
夜已经深了,她坐在黑暗中肆无忌惮的流眼泪。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她知道她是没有父母保护的孩子。
所以即便受伤了,她也从来不哭不闹。
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坚强,没有人能帮她勇敢nAd3(
她很少哭,即便哭,也一定会躲起来哭。
可现在她才发现,真的受伤的时候,是没有时间去寻找角落躲起来的。
因为悲伤已经无法压制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
邵云霆的声音从头顶响起,凌筱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脸上还挂着泪痕。
她站起身扑到邵云霆的身上紧紧的抱住他。
第31章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 这个丫头把脏东西都挂到他身上了。
邵云霆眉心微蹙,他是不是该重申一遍他有洁癖?
“大叔…呜呜…你为什么才回来。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她哭的伤心极了。
邵云霆见她如此可怜兮兮,心想算了,饶过她这一次吧。
他伸手抱住她:“你就那么跑了,手机也不带,我不用去找你吗?”
凌筱玥从他身上起来脸上挂着泪痕看他。
“所以,你是去找我了。”
“不然你以为呢?下次要去哪里告诉我一声。”
凌筱玥忽然觉得心里好温暖。
她再次紧紧抱住他哭道:“大叔…呜呜呜。”
“凌筱玥,我有洁癖。”
凌筱玥反应过来,可却并不松手:“大不了帮你洗衣服就是了吗。”
邵云霆无语,衣服本来不就得她洗吗?
是了,这么悲伤的时候,如果没有人陪伴,真的很难熬。
多么庆幸呀,她还有大叔。
从此以后,她再也不用偷偷躲起来哭了。
“那个男人你想怎么处置?”
哭够了,进了家门,邵云霆边脱外套边问她nAd1(
凌筱玥蹙眉:“那件事…就这样翻篇了,我不想再提起了。”
邵云霆冷笑一声:“你不提,你的同事们也会忘了吗?”
“清者自清。”凌筱玥呼口气。
邵云霆一把将衣服扔给凌筱玥:“去洗了,还有,我房间的床单被套也该换了。”
凌筱玥嘟嘴,这个大叔真是的。
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邵云霆进了房间烦躁的换衣服。
拍照的那个男人有问题,不然以凌筱玥的个性来看,应该不会就这样算了。
他才刚脱下裤子,凌筱玥推门而入。
不过这次她反应很快,接着就关门出去了。
邵云霆脸黑了黑,慢悠悠的换好衣服。
“进来吧。”
凌筱玥红着脸进门。
“你擅闯别人房间成习惯了是吗?”
“是你说要我给你换床单的啊。”
凌筱玥红着脸顶嘴。
“我记得我也说过让你进我房间的时候要敲门。”
“对不起嘛。”凌筱玥红着脸走到床边去揭床单。
“那边那几身西装也洗了,洗的时候分一下类nAd2(”
“拜托,洗衣服这种小事儿不需要你教我,我很擅长的好吗。”
邵云霆站在身后抱怀看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xxshubao.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